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亲手做,傻了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21 2019.07.11 17:24

  是已苏久也只是想想并不敢作为。不过,原身十四岁学习的弹针,并且通过了太医院的考核,只是在年龄上不达标而已,才只有通过随军成为太医。

  她现在仅仅就是接触了“弹针”这个词汇,说上手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如果哪天需要用上这门技巧,她不就完蛋了吗?虽然她的医学天赋百年难得一遇,可绝对不认为自己能速成针灸绝学。

  苏久满头黑线,思索着待会要找小白熊想想办法。

  将纸包收进了床头的柜台,苏久拿出药膏给慕珣上药。指尖滑腻的触感令慕珣心神荡漾。前世不管受伤还是昏迷什么的,都是一针管打进皮肤里完事,哪里享受得到苏久亲手涂抹药膏的贵宾级待遇?这算是穿越来的福利?

  苏久全神贯注都在伤口上,目光所到之处都显得格外认真,如何猜得出慕珣心里头不正经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苏久铁定要喷他一脸:我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你想的就是这些个鬼东西?哼!还敢说你对我没想法?

  不过苏久也掩不住心里的自得,哪怕再认真,眉眼里也稍稍带了些许骄傲:本姑娘这么有才华,连上药都是顶级的!

  “好了!”苏久缠抹完药再缠上了绷带,两手一摆,“你可以穿上衣服啦。”

  慕珣慢条斯理的拉上内衫,眼神若有似无的睨着苏久。他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美男子在这儿,你就真的没一点心动?

  不知道为何,苏久总感觉慕珣身上多出了些怨妇气质。一板一眼收拾好药箱,再回过头去关注慕珣时,那家伙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那隐隐约约的怨气又是从哪来的?出于这一茬,苏久连要好好教训他大半夜私闯民宅的意愿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殿下,您没事了吧?”不说要教训,苏久问话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惹了他不高兴:这家伙骨子里坏着呢。

  “哦。孤现在还能有什么事儿?”慕珣淡淡的回道,那傲娇的眼神差点没让苏久绷住。

  她嘴角抽了抽,没事您怨什么?没事,您走啊!当然,苏久也只敢心里头对自个儿说说。

  表面上嘛,噩梦那事揭过,金大腿她该抱还是得抱,谄媚什么的习惯就好啦。

  “殿下,您现在就不困吗?”

  “怎么?敢我走?”

  “不不不!”苏久连连摆手,心虚笑道,“我这屋子里有安神香,殿下您就没一点心神困顿?”

  慕珣斜睨着她,看得苏久觉得自个儿越发虚伪。就在她快撑不住时,大佛终于开了金口:“你都不困,孤如何会困?”

  靠!我那是被吓的!

  苏久一把将脑子里的小恶魔挥开,换了种说法:“殿下在侧,苏久可不敢先睡。”

  “是么?”慕珣反问,趁势打了个呵欠,“我也没看你点了香,这香气是从哪来的?”

  “这个……”苏久还在想要不要将实情告诉他。如果慕珣也想要一套这样的摆件,她是如何都推不掉的。可是,这样不就少了个大客户吗?按照今晚的这副模样和气氛,她是如何也开不了口去找慕珣要钱呀!

  唉,罢了。谁叫这人是金大腿呢?再说,她还不一定学得会那些手法。

  “殿下,外祖父为苏久做了一套安神摆件。那安神香料就藏在这些摆件的暗格里。”

  “唔……”慕珣略一沉吟,伸手摸了摸下巴,问,“你可会做?”

  “我,我不一定会。”苏久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外祖父说这些手法很奇特。原身学过,却一无所获。我的话,我曾跳过香,可这些并没有接触过。是以,苏久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既然如此,待你学会了,孤要你亲手为我做一套。”

  慕珣一瞬抬指勾住了她的下颚,脸颊贴了过去,鼻尖紧挨上苏久的鼻尖。呼吸交缠,有暧昧的气息在两人相视的眼眸之间缭绕不散。

  “记住,孤,要你亲手做。”慕珣启齿,嘴唇轻动的瞬间,苏久不由红了面颊。

  这下子还管她什么是男是女,她心慌着,意乱着,要是慕珣就这么吻过来……

  “哈哈哈!”慕珣放下了手,飞快的向后躺去,就倒在苏久的床上,一串爽朗的笑声自他发出。在静谧的夜中显得尤为“可怕。”

  苏久一个怔愣间,第一反应就是去堵慕珣的嘴。三步并两步爬上了床,柔软无骨的小手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也按住了他削薄的唇。

  慕珣看着倒在他怀里的人,完全没想着要计较她粗鲁的动作。怀里温暖柔软的小身子让他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绯红。

  而苏久也是不可思议。这,这是她?一个劲扑在了慕珣身上,还堵他的嘴!那么大大咧咧?那么女汉子?!唔,她的形象!

  七手八脚地起身,苏久恶狠狠地叮嘱:“殿下,深更半夜的,你就不能收敛点儿?”

  慕珣依旧红着面颊,在那娇躯离开的那一刻,还有些难忘与不舍。听了她的话后,只能顺着本意乖乖点头。

  苏久见此冷哼一声,幸好张伯张妈的屋子离得远,不到院门口去喊都是听不到的。真是的,就算是这样,大晚上的发笑,够吓人了好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楚王疯了。

  嗯?嗯!楚王?苏久硬着脖子一扯头,见那有钱有势俊美无筹的一字并肩王正仰躺在床上,两眼放空!

  妈呀!该不会被她打傻了吧?罪过罪过,她是不是要坐牢?不对不对,要被处斩?

  实则,那有钱有势俊美无筹的一字并肩王脑子里满是,低俗猥琐不可描述。

  他在心里喟叹了一声,原来苏小久的床是这样的!又软又暖。和他的被褥完全不一样,好想待在上面睡一觉……不想起来了……要是苏小久也在就好了。就像刚才那样,躺在他的怀里……唔……他们可以滚啊滚、滚啊滚……好幸福。苏小久,你怎么还不来?……

  慕珣呆呆地躺着,沉浸在自己美妙的幻想中,却让苏久误以为他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