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莫须有,吃苦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28 2019.07.05 14:51

  “为什么刘贵妃和楚介绑在一起?明显楚秀的才能仅此于先太子,远不是楚介比得上的。”苏久只觉得这女人太想不开了,夺嫡之争中放着一个更优秀的儿子不去支持,反而护着逊色太多的那一个。

  “嗯……这原因嘛……”慕珣卖了下关子,看到苏久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心情大好,“其一,楚秀无心皇位。”

  啊?

  “其二,楚秀自幼养在太后跟头,和楚介与刘贵妃的亲昵相比,自然落了下乘。”慕珣缓缓道来,吐字清晰让人不自觉地跟着他的思维走动,“最后一点,就是楚秀太聪敏了。”

  苏久前世也看过宫斗剧,稍稍一想便明白了慕珣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忙问:“难道刘贵妃意图操控根基不稳的年轻帝王,把持朝政?”

  “对了。”慕珣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刘贵妃是太后的远房侄女,属杭州豪族刘氏一脉。虽说杭州离帝都甚远,近二十多年来却已有不少子弟入朝为官。刘贵妃早年虽不得圣宠,但还有她母族姐姐现今嘉贵妃和太后帮衬,日子并不太难过。”

  “再加上膝下的两个儿子,在后宫中养着养着,胃口就养大了。”

  听着慕珣不厌其烦的回答自个儿的种种问题,苏久古怪的瞄了他一眼。

  “欸,你这是什么眼神?”

  苏久讪讪:“话说,殿下您怎么什么都知道?你穿来不也只有两年吗?”

  慕珣屈指敲了她一计,满是傲娇的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穿来就那么丁点的微薄记忆?除去孤现在还不认识的人,所有一切孤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是曾经的慕珣留下来的?”

  “嗯哼?”你说呢?

  苏久揉着脑袋想:看来曾经的楚王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连很多不宜见光的事情他竟然都知道!

  “殿下,可能,也许……”苏久不知道这话能不能问出口,可心里总是百爪挠心,这也是关乎她生死的问题。

  “怎么了?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和个女人一样。”

  呵呵!

  “殿下,您有谋反之心吗?”她这话问得极轻极轻,生怕别人听了去。其实用不着如此,在外面赶车的人耳朵都是听不见的。

  “换句话来说,曾经的楚王,他想不想造反?”

  慕珣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有必要让她深深明白“慕珣”的为人处世了。

  “他不会。”慕珣摇头,“他是楚帝手里的一把刀。”

  “刀?”苏久脑海里闪过借刀杀人这个成语,“以人作刀,莫非表明他们手足之情有假?”

  “苏小久,你知道的太多了。”慕珣忽然冷了语气话里头还带上了丝丝邪肆,微微靠近苏久,“知道太多的人活不长的……”

  苏久打了个寒颤,想到前世因为她知晓的秘密太多而丧命,顿时捂住了双耳:“你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了!”

  “哈哈哈哈!吓你的,瞧你这傻样。”慕珣拉下来她的手,安慰一下,“别怕啊,我是不会对你如何,这些你知道了就知道了。如果别人硬要说些什么机密给你听,一定要转移话题。懂?”

  “懂了懂了。”苏久忙不迭地点头。

  “乖。”

  “这把‘刀’的意思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楚帝有一锦衣卫队,负责人是我,自然前朝后宫大事小事都蛮不过我这个首领,仅此而已。但……”慕珣略作无奈,“这只是建立在楚帝绝对信任我的份上。”

  他的话还有半句没说,可苏久觉得她该死的懂了。如果哪天楚帝不再信任他了,第一个要弄死的,绝对就是慕珣!

  想到他会死得不明不白,甚至还要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苏久心尖儿便止不住发颤:“不会有那一天的……”

  “嗯。当然不会。”慕珣摸了摸她的脑袋,笑得温柔。

  车内温馨的气息弥漫,慕珣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只是未来愿意和他细水长流岁月静好的人,会是苏久吗?

  “殿下,苏府到了。”

  慕珣没有应声,轻拍了拍苏久的后背,告诉她,“苏小久,你到家了。”

  家?

  苏久下了马车,楞楞的看着匾额上方正楷体的“苏府”二字。前世,苏久的家是伴她成长的孤儿院,哪怕挣了钱拥有自己的房产证,她都从来没有把它当作是家。因为没有人气,没有亲人。此刻,望着面前白墙黑瓦的院落,心底生出了一抹熟悉。

  凭空多出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面前映出一张苍桑的脸,脸上满是皱纹和折痕,却挂着亲切的笑。他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轻声逗着她。娃娃哭了,竟还显得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的哄着,嘴里还唱着不伦不类的童谣……

  苏久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吱嘎”一声大门从内拉开,一男一女两位六十岁上下的老人泪流满面迎了出来。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婆婆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搭上了苏久的肩膀,“瘦了,也高了。”

  “张妈。”苏久无意识的将她的称呼唤了出来,握住了那双带着老茧的手,“我回来了。”

  “好好。”她突然哭得泣不成声,“回来好啊!我高兴,高兴着呢。”

  “好了好了老婆子,你快别哭了,大家伙都瞧着呢,可快些让少爷进府。”张伯虽然是这样说的,可他自个儿也不停的用袖口擦着眼角的泪花。

  “欸,是是,少爷快进来。”

  苏久也刚抬步,猛然想去送她回府的慕珣。回头一看,连车带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倒留下不少看热闹的百姓。苏久红了面颊,有些尴尬。

  “苏小神医回来了?”

  “那可不!听说在边防立了不少功,陛下还给小神医赐了婚!”

  “对对对!好像是杨侍郎的嫡女,杨家唯一的女儿。”

  “这圣旨快下了吧?”

  “嗯,不出意外,估摸着就是今明两天。”

  ……

  府外百姓如何议论,苏久倒是没怎么在意,张伯张妈却是一脸心疼。世人只知凯旋归来的风光,哪里想到他们苏府的小娇娇在外吃了多少苦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