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金大腿,面见楚王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08 2019.06.17 14:23

  苏久喝了药食了肉粥,精神已大好。此刻,她心内已然平静,这般活着其实也算是偷来的日子吧。

  她觉得原主的身世并不简单,在加上她身怀系统,终极王者的属性注定她无法平凡。

  既然如此,她便好好活,上辈子没能肆意,今生定要风生水起。

  “主人,您有这个想法是好事,可是您找到金大腿了吗?”

  “咳。”苏久微囧,“这不是正在找嘛。”

  “主人,友情提示,楚王殿下的大腿很粗很好抱哦!”

  脑海里一只小白熊眨着萌萌的大眼在地上撒着欢儿。

  楚王?原主也只在发兵时远远地看过,因而她只有一团有关楚王的模糊背影。

  苏久朝帐外看了看,此时天色渐晚,想着楚王派遣随医为自己看病,那明早必得亲自前去拜谢才不算失礼。再说要抱金大腿也不急于一时。如今还是早些休息,养足精神才是上策。

  万籁俱寂,只余帐外兵士巡营的脚步声。许是累极了,这一晚苏久无梦。

  待第二天晨起,苏久便一派神清气爽。换好衣袍挽上发冠,看到镜中的人儿微微一笑,好一个谦谦君子。

  这容貌与前世的自己一模一样,却平添了几许如玉风姿。木簪纶髻于顶,额前垂落几许碎发,眉眼间加以修饰,将少有的龙章凤姿掩去了女儿家天生柔媚。

  只这肌肤滑腻,不似那寻常男儿。倒也无妨,时下正兴魏晋风骨,加之她尚未及冠,少年正茂之时。唯独喉结一事却叫人犯难。

  原身的假喉结早已被水流击飞,营中兵士倒不会注意,回了帝都又该如何。假喉结难做,材料更是难寻。

  “主人主人。”

  脑海里的小白熊冲苏久招了招胖乎乎的肉爪子,手里正拿着一个类似喉结的物事儿。

  “小东西,你是哪来的这玩意儿?”

  小白熊献宝似的将它举起,傲娇开口道:“主人,您想要不?”

  “嗯哼。”苏久也不歪缠,斜睨着它,“可有条件?”

  “主人真聪明。”

  早知道这小家伙是个无利不起早的。

  “主人哪。”小白熊摇头愰脑了好半晌,方才开了玉口,“楚王殿下有一方上好墨砚香气诱人,不若您去取来?”

  “你一个熊宝宝何时懂得舞文弄墨?再说你这胖爪子捏得住毛笔么?”

  “我不管我不管!主人,我就要它。”小白熊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噗灵噗灵瞧的人心头发软。苏久一个不慎被击中,满脸无奈。

  “好,依你依你。”大不了凭着军功向楚王讨个好。

  她虽没见过楚王,但听朝臣百姓交口称赞,说他礼贤下士,重赏有功之人,应是个好相与的。

  苏久用过早膳稍加思索,便撩了帘幕向楚王大帐方向走去。

  “这位将军。”苏久拱手作揖,“还请通禀一声,就说苏久前来拜谢楚王。”

  那人回了个礼,道:“苏小神医客气了,我这便去。”

  苏久温润一笑,仪度翩翩。

  稍等片刻便入得内帐,苏久直接跪下叩首,朗声道:

  “殿下万安。苏久已无恙,特来拜谢殿下。”

  “小神医不必多礼,起身说话罢。”

  甫一听到这声音,苏久便愣住了。熟悉醇厚的声音回荡在耳侧,她脑海里浮现出慕珣的容貌。

  “小神医身体不是已经大好?怎的还不起身,可要孤来馋扶?”

  这般声音再度响起,苏久急急回神,连道:

  “不必了,多谢殿下,苏久失仪,万望殿下恕罪。”

  “小神医军功甚伟,何来失仪之举?”楚王轻笑着起身度步走来。

  苏久低着头看着愈来愈近的黑靴,怔怔抬头。

  入目,男子锦衣华冠端的一派风华,暗含皇室威压,步步走来更生满袖卓绝。

  最让苏久难以想象的,便是他长着一副慕珣的样貌。他眉眼生的精致,双眸如同林中深涧般的悄怆幽邃。鼻梁俊挺,菲薄的唇荡着一抹扣人心弦的弧度。面庞如刀凿斧刻,隐隐透着凄神寒骨的味道。

  那般熟悉的容颜又含着让苏久心悸的不安。

  “殿下。”苏久沉声着向后退了一步。

  “怎了?”楚王就势上前。

  “没,没。”苏久盘拨着语句,后衫已湿了一层,“久闻殿下气宇轩昂,今日得见才知何为东楚战神之姿。苏久一时,一时自惨形愧。”

  “哈,小神医过誉。”楚王摩挲着大拇指上青玉扳指,眼神似有若无的萦绕在苏久周身。

  沉默的苏久早已在心中将系统涮了个千八百回,不是又粗又好抱的金大腿吗?这分明是,是大冤家啊!

  小白熊掬了把心酸泪,它也很无辜好不?

  静了片刻,苏久拱手道:“殿下,苏久还要去配些药方。您若无事,苏久就不多待了。”

  她正要退出去,却未曾想那楚王声称自己身受重伤,要求诊治?

  什么?

  他这副耳聪目明的模样,哪里像个重症伤患?禺川大人呢?他随医呢?怎的不去找他救治?

  苏久听得头皮发麻,却又难以推脱,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更何况这不知大了多少级的楚王。

  苏久诺诺上前,正要给他把脉,猛然想起自己这个假太医真西医的身份,登时傻了。

  “小神医怎的又是一言不发?”

  从前听来悦耳的声音,如今便像催命符一般。苏久硬着头皮伸手上前。

  粗浅的脉理知识她还是懂的,可楚王的脉像混杂多变,她竟不知从何说起。

  “小神医,如何?”

  “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大胆的问出口,“殿下可是中了刀伤?”

  楚王沉默,须臾方才缓缓点头。苏久暗暗吐了口气,心下稍安。

  “那不知伤在何处?”

  “肩上。”

  这会子楚王道是答的很快,苏久却微微眨了眨眼。

  我岂不是要脱他的衣服来看伤,怎么办?好羞涩。

  “主人你羞涩什么,大boss的身体您不是看过很多遍了么?”

  小混蛋要你管!

  小白熊很委屈,说真话都要被骂。

  苏久拍飞了脑中思绪,定睛看着楚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