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皇叔,太子亡故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8 2019.06.23 19:02

  但很快,他又自我开导了过来。他不受点委屈谁受委屈?等着别的男人去献殷勤吗?

  但别忘了苏久是个女扮男装的货。所以,殿下您该防备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当然,这是后话。

  “殿下,苏久不习惯坐马车,能否要匹马来?”

  “你会骑马?”

  她当然会骑马,她前世不还在慕珣的庄园里养了一匹马吗?哦,她忘了,那是前世。现在的这副身子会不会骑马,那还很难说。

  但不管如何,还是要试一试的。当即,慕珣二话不说命人牵出一匹战马来。好吧,那是自己手下一位副将的。

  军中人不讲究门第之分,谁的功劳多谁就是老大。既然是苏小神医要的,那必须得供上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驹。除了楚王殿下的汗血宝马以外,就数他们的马最好了。

  瞧那汉子乐呵呵的跳上一旁不算健壮的矮马,苏久心里颇有些不好意思。

  “李将军,我瞧着这匹矮马也是极好的。不若咱俩换换?”

  “欸,苏小神医是咱军中的大恩人,哪能委屈了您不是?不换不换。”那将士说罢打马上前,豪爽非凡,苏久不由暗赞军中男儿的好性情。

  牵了这匹马,苏久脚踏马鞍翻身而上。马儿不动如山。

  “倒是挺温驯的。”

  温驯?这词其实用不得。战马岂能同家养的马一般,性子烈的很。这是休战时期,战马也知道休整,要是让它跑起来,苏久可有得罪受。幸而班师回朝走着慢慢来,不急于一时。毕竟仗都胜了,还怎么会提心吊胆?

  苏久翻身上马,动作倒是利落,可她察觉到这具身体还有些抵制情绪,若非凭借前世的经验,只怕连鞍绳都不知该如何控制了。

  果然是才子佳人一心只读圣贤书,从小学医却忽视了强身健体,连上马都有些踟蹰,苏久整个人都不妙了。不过也不能怪她,她如果不一心扑在医术上,现在的处境只会更加糟糕。看来,苏久之后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慢悠悠地坐在马背上,苏久享受着迎面吹来的风,微眯了双眸。

  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兵士们无法体会什么叫风姿卓绝,但好歹明白小神医是除了楚王以为皮相最俊郎的一个。骑着马更添了几分神采。不知道哪几家姑娘有福气嫁予咱们东楚的战神和神医。

  日落,军队到了城主府,城主前来接驾。慕珣寒暄了两句,收了城主的接风洗尘,安顿好众将士,便去了城主给大肆装潢了一通的府邸。

  其实跟着慕珣一同进城的不过两千余人,那数十万大军在回朝途中兵分数十路,还安排不同营的人驻扎在村庄、小镇,否则区区一座城如何容纳得下这些兵士?他们回到帝都的时间也是不同的,只要确保主要人员在皇宫的洗尘宴铺张开前到就行了,慕珣一行人绝对是第一批。

  军中纪律甚严,不到帝都不得饮酒,就怕发生意外。慕珣身为楚王以及全军元帅,自然以身作则,回屋的时候眼神清明,气质脱然。

  苏久待他离席也早早地跟了出来,亦步亦趋进了他的院子。虽说穿来的那天做了一场关于原身的梦,但除了知道外祖父苏常几人以外,其他的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对于帝都的局势那更是一概不知。是以,先穿来的楚王定会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上首,面如冠玉的男子以手抵额,一副困顿的模样。一旁,一身太医常服的苏久讨好的给他端茶倒水。室内就此二人,除了茶水入壶声,便只有细细碎碎的衣料摩擦声。

  “都说饱暖思**,孤有些困了。再者天色已晚,小神医有些什么事,不若明儿个再说?”慕珣一脸慵懒的开口,还顺势打了个呵欠。

  苏久再一合计,楚王尚未传唤,你这小太医趁着夜色屁颠屁颠的跟来,看在别人眼里,着实不太好。何况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有半月呢。

  苏久想着,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慕珣一看,这不得了,小妮子要跑了。他也只是逗逗她而已,怎的这么不禁逗?

  “等等。”慕珣整了整衣袍,坐直了身子,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按照现代的时间,才八点半,这时候睡太早了。我就来听听你有些什么事吧。”

  “殿下,苏久寻思您伤口还还没好全,今儿又骑了马,您还是早些休息吧,苏久不打扰您。”

  想好了那些个弯弯绕绕,苏久才不会没心没肺的多待。

  “不行。”

  慕珣斩钉截铁的声音吓了苏久一跳,她略带疑惑的看着他。

  “明日出了城主府,我们可是要在郊野驻扎,周边闲杂人等众多,你确定要等到那时再和我讨论?”

  靠!引她走的是他,让她留的也是他,是不是有病?苏久告诉自己别生气,他是老大。狠狠“自我检讨”了一遍,皮笑肉不笑地坐在慕珣下首。

  “您知道,我到这里才两天,对于帝都完全不了解。您老人家来此多时,不如给小的讲解讲解?”

  “唔,这个嘛……好说好说。”

  二人便展开了“和谐又愉悦”的讨论。

  楚王慕珣,众所周知是太后娘娘在先帝驾崩后诞下的遗腹子,与当今圣上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比两年前亡故的太子还要小上两岁。可以说,楚帝是看着慕珣长大的,其间亲厚朝廷内外都知道,且手足之情为百姓称颂。

  先帝子嗣不盛。除了太后所生的楚帝和慕珣,便只有丽太妃的伏王,也是和楚帝争夺帝位战败的一方。余下的便是三三两两的公主,或异乡和亲或指婚给大臣。

  伏王是个识时务的,败了领了封地带着太妃就走,这些年没少上供,连儿子似乎都已经养废了。

  楚帝比他父亲要好的多,子嗣兴旺,身下子女九人,除去已逝的太子和早夭的三皇子、长公主,还剩五子二女,都管慕珣叫皇叔,这辈分也是够大了。

  说道太子亡故,还扯到了慕珣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