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暴打,采花大盗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2010 2019.07.13 16:02

  善哉善哉,人心复杂,却在感情方面也有犯迷糊的时候。

  “殿下您就惯会开玩笑了。”苏久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心里头有个张牙舞爪的小人正暴打着同样呆萌呆萌的慕珣。她顺手拨弄了下头发,“呃,殿下你不回去休息了吗?”

  听到这话,慕珣只是淡定的看着她:皮痒痒了?小妮子又想赶我走?他坦然地与苏久对视,指尖在袖中摩挲,问道:“你方才做了噩梦,我若就此离开,你难道不会害怕?”

  “我要怕什么?”苏久死鸭子嘴硬,绝对不承认自个儿现在还真不敢一个人去睡。

  古代的夜晚就如同现代农村的夜晚一样,静谧十足,多少香艳诱人光怪陆离的人鬼情未了的故事是在这时发生的?

  不是说她迷信,受电影电视剧的影响,这些浪漫却带着恐怖因素的画面一个劲的在脑海里徘徊,她还真做不到忽视。

  可,大晚上的留一个男人待在她房间里又怎么能行?前世都不会这样做,更何况是在这样一个古板迂腐的封建王朝?很明显,她忘了自己现今是个男子。不过,即使是男子又怎样呢?男男就能授受得亲喽?

  苏久有些摇摆不定,却还是耿着脖子定定的望着慕珣,眼里的“排斥”不似作假。

  “好吧……孤回去了。”慕珣装作伤透了心的样子,一脚踩在窗棂上踏身飞去,孤单落寞地离开,那背影萧瑟而凄凉,引得苏久心尖儿一疼。

  该死的慕珣!

  她烦躁地躺上床,烛光未息,在幽幽的深夜里也算是给自己一点安慰。翻来覆去,眼前一会儿是梦中腐烂的尸体,一会儿又是慕珣孤寂的背影,两种情景交织,倒是让她越来越清醒了。

  “唉,就知道你睡不着。所以,孤又来了。”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耳畔,苏久一个翻身坐起,抱着被子愣在当场。

  慕珣此刻斜斜地倒在离苏久床铺有两米远的榻上,手撑额角,额际的两缕发丝柔顺的垂下,平添了几许诱人。

  “殿下……”

  没等苏久开口,慕珣便抢过了话头:“欸,你可别告诉我,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辱门风。我啊,只知道你现在是个活生生的男人,一个分明胆小却还嘴硬不肯承认的男人!”

  “咳……”苏久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却无端生出了一股甜滋滋的感觉。这么为她着想的霸道总裁,她要还是不要?如果她有足够的能力恢复女儿身……

  “好了,你快先休息吧。有孤在这儿坐镇,什么妖魔鬼怪都会躲着。”

  “嗯。”苏久点头慢慢躺下,脸颊微微发烫,“不过,殿下咱们要事先说好了。天亮的时候你可要悄无声息的走。”

  “知道了。”慕珣无奈的应声,唇角却禁不住上翘。跟这小妮子待在一块,笑的时候倒是越来越多了,好像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只是她还是真是个小没良心的,用过就丢。但是,好像更近一步了呢?像这种登堂入室的情况,前世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却不曾到了古代就这么容易了?

  压下心中的暗喜,慕珣也仰躺在榻上,鼻翼间若有若无的好像飘散着少女的体香。果然,离得近就是福利多多啊。果断地闭上眼,伴着苏久的呼吸,慕珣也放松了下来。

  好吧,咱大boss两香不分,屋子里满满都是安神香的味道,哪里来的少女体香?是该说他有特异功能,还是明知真相就是想满足一下自个儿幼小无助的心灵?罢了罢了,咱们看客也不戳穿,就当大boss乃神人也。

  再说那厢,苏久的呼吸放缓了不少,当然是刻意调整的。和大男人睡一个房里,怕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过的体验。哪怕就是在孤儿院也是睡在有男女之分的大院里,更别提在外读书的时候了。

  因为苏久本身是医生,对于人的身体结构极其了解,呼吸方面也不例外。刚开头两分钟,苏久还能明显分辨出慕珣在吐纳时沉重了不少,可过了这段时间就平稳了下来。

  What?睡了?

  苏久诧异,和女人待同一个屋里也能睡这么快?呃,好吧,好像在她的误导下,慕珣已经将她当成了男人。是吧?是吧?!

  特么的,我酸了。苏久撇着嘴,偷瞄了慕珣一眼,看他双手覆在小腹上睡得安心,反而更加哀怨了。

  闭上眼,这会子梦里的情景没再出现,却是慢慢的慕珣睡着的模样。靠!不盖被子,晚上会着凉的吧?他身上还有伤呢!

  认命的起身,轻手轻脚摸了一条毛毯,缓缓盖在了慕珣身上。近距离观察他的睡颜,苏久发现她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睡着的他当真好看,就是那冷硬刚毅的眉峰都瞬间柔和了。前世看他静静的躺着多半是在手术台上,那时候的他脸色苍白无力,气若游丝,连心跳都快消失不见了,就像没有生命的木偶。她总是为他做手术,每一次看到他的虚弱都会止不住心脏收紧犯疼。

  他是她有幸接触过最复杂的病例,也是她看到过最任性却也最令人心疼的病人。哪一次不会害怕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她手上消亡呢?

  苏久轻轻叹了一口气,曾经的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他再不用饱受病痛的折磨了。至少他这样看上去真的很乖呀。

  悄悄离开,苏久根本不知道她认为那个“很乖”的男人不自在的颤了颤。

  从苏久给他盖被子到在他榻前的沉思,他都知道。可以说,他从头到尾一直都没睡着,练武之人对于呼吸的调整当然也是小菜一碟啦。只是强忍着苏久“深情”的目光对他的关注,强忍着自己扑上去的冲动。哼哼,还敢说小妮子对他没兴趣?

  慕珣没有睁眼,心里荡漾着粉红色的泡泡。他就知道自己的睡颜是无敌的,苏小久都看呆了!啊哈哈哈,看来以后要多做做采花大盗这种事啦!

  夜更沉更深,两人都陷入了梦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