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殿下今日超任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6上架
  • 9.27

    连载(字)

26位书友共同开启《殿下今日超任性》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东楚,我是终极王者?

殿下今日超任性 腾和 1955 2019.06.15 20:47

  苏久头疼,她究竟到了什么鬼地方?这四周一片荒无人烟,眼前还有一条滚滚长江混浪灼天,远处传来几声“嘎阿嘎”的鸦叫。

  河风吹来,挨着浑身湿透的衣衫,冻的直叫人心头发慌。

  她踉跄着站起,却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要死了,她难道把脚骨掰断了?竟麻木的连疼痛也不知。

  突兀地,一道声音响起:

  “死道友不死贫道10086前来报道。”

  “什么?”苏久吓了一跳,顾不得查看脚骨,迅速侧滚到一边警惕地看向四周。却突然发现自己手腕上缠着一条若有若无的红色丝线。

  “苏医师你好,请叫我系统君。”

  嗯?红色丝线扭成了声波,这难道是?boss花重金频人设计的医师养成系统?

  “答对一小半。”冷冰冰的机械音再度响起,“我是经过星河文明改造的再生系统,你是第一任使用者和试验者。”

  “根据系统需要,你将成为终极王者。”

  苏久略略兴奋,但……

  “你方才说,我是试验者?”

  “是的,本系统还有一些不足和需要完善的地方。”那声音突然变成了娇软的娃娃音,“所以,努力升级激发所有配置吧。”

  嗯?苏久禁不住揉了揉手腕,这声音太可爱了些,都舍不得怪它了。但正事儿还是要办的。

  “没能激发的话,我就不是王者了?”

  “不,您还是。只是系统里的所有东西您见着吃不着了呀。”而且,目测系统暂时不会出现大的误差。

  可见不可吃?这一点,还真是令人想想都觉得憋屈。

  “再者说,就凭您的武力值在这乱世又能撑多久?”嘴炮展开攻势,又一重击袭来。

  “哼,你分析的不错,”苏久拧眉,问到,“那便说说我现在在哪?我又是谁?”

  苏久可不认为boss爸会好心去救她,何况那一击的确毙命,而且她身上的古装也昭示着,她穿越了。

  “这里是东楚与北戎的边界,以赤水作为地标。您现在的身份是东楚随军太医,也叫苏久。原主上阵救治伤员,不幸遇难,被卷入赤水河中,魂入冥府。正巧,您与她身体磁场相近,我便引您附身。我还是第一次见有这般快速身魂相附的情况,没准儿她便是您的前世哦?”

  “她若是我前世,如何会有魂灵?”

  “这可不一定。”

  苏久轻笑却并未在意,此刻她大致也了解了自身情况,这原主不省心啊,竟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太医混在了男人堆里。

  苏久起身,上下检查了一番,除了脚腕处受了伤外并未发现其他伤痕,原主应当是溺着了水才魂飞天外。又一视,原主胸前缠了厚厚一层棉布,哪怕是湿衣也看不出窈窕身姿。她轻叹了口气,向着河畔走去,郑重说道:

  “苏久,你若有未了的心愿,定要托梦来告诉我,我既成了你,定会尽几所能给你一个交代。”

  她向着赤水河深深鞠了一躬,而后便转头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上游而去。

  河水顺流而下,往上游走应是没错。

  还不到一刻钟,便听到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苏久尚为确定来者可是东楚国人,四周却无处可藏身,她只得暗自警醒。

  渐近,一行甲胄盔帽的兵士翻身下马,朝着狼狈不堪的苏久作揖这般装束便是东楚国将员。其中似是首领的男子急急上前,说道:

  “万幸,我等顺流找下沿岸搜寻,苏小神医果真安好!”

  言词间可见情真意切,“苏小神医快快上车,我等护送您回营。”

  苏久未敢大意,她毕竟无原主的记忆:“将军多礼,我东楚可是胜了?”

  “胜了,大胜!北戎至少十年不敢再来进犯!这都是楚王殿下运兵如神啊!”他神色间倍感骄傲不似做作,苏久便也信了七分。然,他催促着苏久上车。

  当下,苏久道了声谢,也不矫情,踏上了为她准备的马车。入内,甫一坐下,方才觉得活了过来。

  车驾骨碌碌地前行着,室内一片安宁。座中摆放了瓜果茶点,苏久并未去食,毕竟得再留一分心神,到了大营再说。

  她掀帘远眺,日薄西山,尽头依稀可见错落有序的营帐。

  “苏小神医,大约还有半个时辰的功夫便能到了,您莫要着急。”

  “嗯,我省得,多谢将军。”苏久这回完全放下了心来,一来有大营为证,二来也是系统告诉她营上大旗锈有“东楚”二字。

  她按了按眉心,过会到了军营也不知如何是好,两眼一摸黑,竟是一人也不识得。

  这般想着,意识便陷入了模糊。梦中光怪陆离,两种梦境相互交织,不久,额际便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一梦是女医师苏久。

  她26岁却已操刀无数,刚巧从实验室回来便碰上大boss旧疾复发。尚未休息,就被拉去为慕珣开刀。

  慕珣先天心脏缺陷,早年又好用武力,哪怕各种医疗械器圣医良药轮番上阵,刚满30岁的他身体也早已不堪重负。

  脏器手术是个大工程,若是平常她绝对能应付,可现在……

  紧急掉医已经来不及了,她不上阵,他只有死路一条。

  去吧,他还有机会能活。

  苏久一切准备就绪,慢慢划开男子的胸膛。昏迷中的慕珣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俊美却冰冷。

  “苏医师,少主情况不太好,血压脉搏都已低于长规。”

  “我知道。”

  握着刀匕的手微微颤抖,超负荷的工作当真要不得。苏久沉了口气,略一沉吟,便将手术刀交到身侧助理手中。

  “你来!”

  “苏医师,我,我如何能行?”那助理连连推却,“那是少主,我不敢的,您来吧您来吧。”

  其他人也都不敢上前。

  苏久已带了些许愠怒之色,沉声说:“你开胸便好,此后七八步交予我手,这也不行?”

  “可,可!”助理忙接了刀,顶了主刀的活计。

  苏久则站在一旁加以指点,顺便活动了下腕上筋骨来消解疲累,后续还够她忙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