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异国女郎

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布衣李默 3133 2017.01.22 08:29

  12月17日,SH股市暴跌到884点收盘.17号是周未,20日,开盘为823点,比上周低61点开盘。终于跌穿了777点。当天,跌停地股票比比皆是。

  股灾就这样突然发生了!虽然SH股市第二天反弹了,但就是从那时开始,SH股票开始了阴跌。一直到1994年7月29日,SH股市跌到场333点。

  12月20日晚,股灾后,李默第一次见到杨帆,杨帆坐在二楼的卡座边,喝着闷酒,脸色有点不好。“怎么样,股市有损失?”

  “上次听你的话,把股票卖了点,把借来的钱还了,还有一些零花钱买的股票,跌惨了”杨帆郁郁不乐。

  “算了,花钱买个教训把”,“股市还是有风险的”,李默安慰杨帆。

  “哎,郁闷,后悔没全卖了”杨帆握起拳头,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好了,你亏得是自己的钱,看到跳楼的没有”。

  “想挣钱,机会多得是,来、来喝酒”李默的话明显有点作用。

  “以后有挣钱的机会要说啊,我一定听”,杨帆这次算服了李默了。

  快到圣诞,李默在店里营造了气氛,圣诞树、彩灯。明显店里的外国人多了起来。

  李默看杨帆心情好点,就走下楼,坐在吧台,让吧少倒了一杯芝华士,然后观察了下酒吧的情况。

  晚上9点多,昏暗的酒吧里,已经快坐满了人。在温柔地音乐氛围里,酒吧里大多是情侣,偶尔也有一些做生意的美女,只要不太过分,李默不干涉她们。

  “hi”,伴着香风,李默转过身,眼前一亮。

  一位拉丁美女坐在我身边,完美的脸庞、黑色的头发、浅棕色的皮肤,柔媚的曲线,和淡雅的清香。

  李默有点结巴地打招呼:“欧拉”,前世李默去过西班牙。

  “Hola.,Muchogusto,PuedesllamarmeIsabel.”拉丁美女以为李默会说西班牙语,有点激动,一串西语脱口而出。

  李默有点窘迫:“sorry,IcannotspeakSpanish”。

  美女说着磕磕绊绊的普通话说:“没关系,我现在在学中国话,我们可以说中国话吗?”

  这个李默当然愿意了:“OK。没问题,我是JohnLee”

  “John你好,我是伊萨贝拉”伊萨贝拉说中文很慢,夹着有点怪的发音。

  李默让吧少再倒一杯芝华士加冰,“我请你,伊萨贝拉”

  伊萨贝拉看上去很高兴:“你经常来?这里看上去不错”。

  李默乐了:“我是这里的老板”。

  “真的?BOSS,你家里很有钱?”伊萨贝拉看上去对中国有点了解。

  “啊,我写了一本书,然后开了这个酒吧”,李默稍作解释,自己不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

  “作家,你很厉害,你写的是什么”伊萨贝拉有点吃惊。

  “关于未来,科幻爱情小说”

  “那我一定要看看,我很有兴趣”,伊萨贝拉很认真地说。李默说了一句:“等一下”,然后上楼。

  下楼后,李默把自己的书递给伊萨贝拉。

  “不错,可惜我不大认识汉字,我会慢慢学习的”。

  李默说:“没事,送给你,慢慢看”。

  李默和伊萨贝拉交谈中知道,伊萨贝拉父亲是魔都西班牙领事馆的官员。伊萨贝拉是大三的学生,专门请假到魔都来看望父亲。在魔都还能停留两个星期。

  李默和伊萨贝拉磕磕绊绊地交流,伊萨贝拉看来很享受这样学习普通话的机会,而李默看着这美丽的面庞,怎么都不烦。

  一曲拉丁舞曲,伊萨贝拉把李默拉起来,进入舞池,教李默萨萨舞,据说是古巴籍的奶奶教给伊萨贝拉。

  李默看着一颦一笑的伊萨贝拉,有点晕的感觉。热情开放的西班牙女子丝毫不介意身体的接触。重生以来,禁欲的李默感觉内心深处和身体的某个部位都膨胀了起来。

  李默的变化,伊萨贝拉假装或者不介意,继续带着李默跳舞。随后的慢曲,李默脸贴着伊萨贝拉的脸,温柔地配合,直到站着不动,彼此感受对方的体温。

  夜深了,李默开车送伊萨贝拉回家。并约好明天开车带伊萨贝拉游览魔都。

  回来的李默,激动地睡不着觉,心里想着伊萨贝拉,虽然魔都已经是冬天,但李默感觉自己的春天来了。

  第二天,李默带伊萨贝拉去豫园吃小笼包子,去肇嘉浜路看古玩邮票,去徐家汇和佘山看天主教堂,去卧佛寺看玉佛。

  伊萨贝拉一路上像小鹿一样快乐而好奇。对老弄堂里的魔都普通人生活更感兴趣,随身的相机卡擦卡擦不停。

  晚上李默请伊萨贝拉吃了本帮菜以后,送伊萨贝拉回家,伊萨贝拉也答应李默第二天晚上回去李默的酒吧。送别的时候,双方都一点依依不舍的感觉。

  第三天晚上,李默一直坐在一楼吧台,看着门口。伊莎贝拉像个天使一样的飘过,坐在李默的身旁。

  “你好”,调皮的伊莎贝拉给李默一个贴面礼。李默稍有点囧。旁边的员工和客人开始哄笑。

  李默为伊莎贝拉点了她喜欢的百利甜酒,自己还是坚持芝华士。“John,今天有什好玩的吗”,李默笑着说:“随你了,酒吧三层都对你开放,包括我”。

  伊莎贝拉听了一会歌,端酒去了二楼,看到台球案子,立马放下酒,拿起球杆。看着身穿牛仔,身材修长的伊莎贝拉侧身击球的身影,李默真有点受不了,单身生活太久了。

  伊莎贝拉不知道是在练习击球,还是在展示身材。反正李默是心醉了。

  玩了一会,伊莎贝拉到书柜处,拿出李默的书拉着李默坐在沙发上,开始让李默教她学识字。

  “我给我爸爸说,我找了一个中文老师,就是你,大作家”伊莎贝拉得意的呵呵笑了起来。

  李默故意严肃地站起来,对着伊莎贝拉鞠躬,“我很荣幸,女士”。

  甜蜜的日子总是很快,李默还是在11点左右把伊莎贝拉送回住处。告别的时候,伊莎贝拉偷袭了李默,轻吻了一下,然后跑开了。

  李默默然回味,真是是个甜蜜的晚上啊。

  圣诞夜,李默去魔都的外交官公寓接伊莎贝拉。伊莎贝拉的父亲在公寓里等着李默。

  DiegoRodríguezdeSilvayVelásquez,迭戈.罗德里格斯.德席尔瓦-贝拉斯克斯,是一个英俊的中年男子,灰黑的头发,一身西装,抽着雪茄。他让李默称呼他迭戈。问了李默几个问题,感觉李默不像对伊莎贝拉有别的企图,挥手放行。李默感觉迭戈有点绅士、有点傲慢,基本上没把李默当回事。

  李默没有看到伊莎贝拉的母亲,伊莎贝拉和母亲在马德里居住。伊莎贝拉单独来神秘的国度来看父亲。

  伊莎贝拉没注意李默对父亲的观感。急切地想去参加李默酒吧的圣诞夜主题PARTY。

  外面是灰色外套、里面一身黑色修身羊绒大衣的伊莎贝拉一进SOHO酒吧,立即成为酒吧的焦点。

  应邀参加PARTY的杨帆和511哥们,以及客人们,看到时尚优雅的伊莎贝拉款款而行,光滑亮泽的长发,勾魂摄魄的眼神,性感丰满的红唇,浓郁的异域色彩。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脱俗的气质。

  李默的虚荣心得到极大地满足,把伊莎贝拉介绍给杨帆和511哥们。205的妹子没敢喊,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定会有打抱不平的妹子。不是葛莉,就是沈玉洁。

  欢乐的青年们,在欢快的舞曲下,打开了陌生的戒备。大家一个一个拉起了火车,边跳边走。这是一个多么纯真的年代。即使是性也很少掺杂其它的东西。

  陪着大家一起疯到快12点,在结束前的慢舞中,李默和伊莎贝拉脸贴着脸,身体像要融合在一起。李默无耻地硬了,伊莎贝拉的脸又红又热。

  “John,我们可以先走吗?”伊莎贝拉羞涩地问。

  李默先是一喜,然后不确定地问:“想去我的家吗?”

  伊莎贝拉羞涩地点点头。

  李默和同学们说了下,要送伊莎贝拉回家,然后出门。

  开车到兴国路的花园洋房,漂亮的外形、古董家具,让伊莎贝拉不停地惊叹。

  “亲爱的John,我发现你越来越神秘了”。

  “那你喜欢吗”李默指着清式花梨木大床,一语双关。

  伊莎贝拉直接把李默拉倒在大床上,亲热吻着李默,用行动表达心中的喜爱。

  一夜缠绵,一切都在不言中。

  第二天近中午,李默醒来,看了看还熟睡中如海棠花般的伊莎贝拉,出门开车买了小笼包子、豆浆。然后慢慢地等伊莎贝拉。

  “你醒了,洗洗,吃点早饭”李默看伊莎贝拉的睁开眼。

  “亲爱的John,中国男人真体贴”,伊莎贝拉有点感动。

  李默心想,40多岁大叔心,能不体贴吗?就这前世还没有混上媳妇。

  两人又腻了一个多小时,李默才把伊莎贝拉送回家。迭戈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很绅士地对待李默。李默知道西班牙是天主教国家,但对婚前的性行为,也因人而异。

作者感言

布衣李默

布衣李默

书荒,随性而写,前些日子有些忙,对不起大家。

2017-01-22 08: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