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晴天霹雳

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布衣李默 2400 2017.02.11 08:15

  纽约位于美国东海岸的东北部,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大约有800万人,居住在789平方千米的土地上。纽约拥有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和洛克菲勒大学等名校。

  抄底任务完成的李默和伊萨贝拉在美国只有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见胡安。当然猥琐的李默还有一个愿望,就是看一眼美国纽约世贸中心,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

  在纽约见到李默,胡安非常开心,之前两人在东南亚的合作,胡安大发一笔。在曼哈顿岛地价最贵的地区“上东区”(UpEastSide)买了一套200平的高级公寓。

  而且事业和爱情双丰收,胡安和一位叫纽约银行家的女儿卡莉.克劳斯已经有了婚约,卡莉.克劳斯有着超模般的身材,和胡安算得上是郎才女貌。

  伊萨贝拉见到未来的嫂子很开心。愉快地答应参加胡安在8月16日举行的婚礼。李默稍有些不安,考虑不是9月,就没有拒绝。

  胡安现在对李默是心服口服,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要问李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怎么赚钱。

  胡安先问李默“你怎么看美国这次网络泡沫危机”。

  李默回答:“股票市场看好互联网板块及相关领域带动下的快速增长。也就是“COM”的互联网公司。股价的飙升和买家炒作的结合,以及风险投资的广泛利用,创造了一个温床,使得互联网公司摒弃了标准的商业模式,突破底线,盲目不计成本增加市场份额。”

  “1998年至2000年间,美国从东到西,到处是高科技风险投资在狂舞,到处是北电网络,朗讯科技,甲骨文等重量级的IT大公司在疯狂招人,只要跟IT沾点边,就被拉入公司从头培训,只要有个IT学士,硕士,都能拿到8万美元的年薪,招聘人员甚至每招到一人就有数千美元的提成。”

  “但是利润在哪里?盈利模式在哪里,这些都被忽略了?”

  “这次危机是市场对泡沫化的网络股的一种自然反应,但如果网络股和高科技股能找到盈利模式,还是大有可为”。胡安又接着问:“你觉得那哪几只股票值得投资?”

  “微软、思科、苹果,现在还是不是时机,也许12月以后”,李默毫不犹豫,不光是说说,李默自己也委托胡安在12月后购买了这几家的股票,相信胡安不会无动于衷。

  拜访完胡安后,李默三人返回马德里,伊萨贝拉开始想自己的儿子了。

  李默的论文《中国加入WTO对世界的影响》在马德里大学学报发表后,获得不少赞誉。

  玛丽莎觉得李默应该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可李默不大想读。自己的儿子慢慢大了,应该回到汉语的语言环境,毕竟他是一个中国人。

  李默认真地和玛丽莎讨论了毕业后的去向,玛丽莎虽然想李默和伊萨贝拉一直陪着自己,但毕竟李默还有个集团公司在香港,虽然公司现在不算大。玛丽莎最终还是通情达理的人,7月李默开始搬家,其实也没什么可般的,李默带上自己的狗和随身衣物,伊萨贝拉带着孩子,又回到香港清水湾的大宅。

  听说儿子带着孙子要回香港,这次不等李默回原平接,李默的父母让二姐请假,提前到了香港,在香港等着。

  好久没见孙子了,老太太一见面,就把孙子抱过去,两岁的孩子估计是忘记奶奶了,一下就哭了起来。

  “哎呀,我的心肝啊,都把奶奶给忘了。”老太太有点伤感。

  在香港陆续约了潘社长、梁锦成、林忆莲、许鞍华、舒淇、黎明等人见面。没有这些朋友,李默会觉得很孤单。人毕竟是社会动物,哪怕是酒肉朋友,有时候也比没有朋友强。

  8月12日,李默和伊萨贝拉出发到纽约参加胡安的婚礼。这次,老太太死活不让孙子离开自己的视线。

  婚礼前的准备工作还是很多的,伊萨贝拉全家都已经提前赶到纽约,包括迭戈。

  说实话,李默对西方婚礼的这一套真不清楚,他纯粹就是打酱油的。

  他的任务是陪胡安的狐朋狗友,然后监督胡安不要玩大了,西方的男人在结婚前,“最后的一次单身疯狂日”确实是很疯狂。

  包括前世,李默对这个都不大清楚,“单身疯狂日”有多疯狂,李默没有任何概念,所以胡安没事,李默玩大了。

  李默只记得自己和一群男人,先是去了一个又一个酒吧,最后是一个钢管舞酒吧。然后是男男女女在一个总统套间喝酒跳舞,再然后......。

  等醒来的李默,晃着疼痛不堪的头,发现自己躺在像垃圾堆一样的大床上。

  一看表,坏了,中午12点,看来怎么也赶不上胡安的婚礼了,李默打开电视,突然像中了定身术一般。

  “今天早上9点,纽约遭受恐怖袭击,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分别撞向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和世界贸易中心二号楼........”李默傻了,不是9月11日吗?难道是李默这个小蝴蝶影响的?

  李默赶紧打开关闭的手机,一下全是短信和未接来电。胡安的、玛丽莎的、迭戈的。就是没有伊萨贝拉的。

  李默感觉很不好,赶紧打胡安的电话,李默先是听到一阵阵哭声。

  “快接啊,TMD”,李默有预感伊萨贝拉出事了。

  “John,伊萨贝拉上午去世贸大厦,现在还联系不上....”胡安哽咽着断断续续地告诉李默不幸的消息。

  “WHY?,伊萨贝拉这么会去那里”李默喊着。

  “卡莉的戒指忘在办公室,伊萨贝拉一早去世贸大楼的办公室帮她去拿,谁知道。。。。”

  “你们在哪?”“世贸大厦”。

  等李默赶到的时候,警察在很远处已经拉上警戒线,到处都是人,迭戈抱着玛丽莎。胡安不停地埋怨自己,新娘卡莉傻傻地站在那里。

  李默流着眼泪拥抱了两个伤心的老人。

  “John”,一见李默,胡安紧紧地抱着李默,嚎啕大哭,就像一个孩子。

  一家人在纽约待了半个月,还是找不到伊萨贝拉,哪怕是她的衣服。最后警方告诉李默,伊萨贝拉已经算进失踪人口。是的,李默宁愿伊萨贝拉是失踪。

  李默的心一直就像被割去了一半,白天有人还好,晚上一个人,李默常会撕心裂肺地默默流泪。

  伊萨贝拉走了,李默永失吾爱!

  李默陪着两位老人回到马德里,两人的情绪受到很大的打击。没办法,李默只有先回到香港,说服父母,让文起回到姥姥身边。

  “多好的闺女啊,说走就走了”母亲抹着眼泪,看着哭着要妈妈的孙子。

  知道消息的朋友和员工,纷纷来到香港,安慰李默。李默把公司的事情委托给王瑜负责,把家交给表弟,然后带着文起和富贵回到马德里。

  因为纽约的事,“文明冲突”又一次成为热点,顺便带动李默的第二本书,而李默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