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悠闲的大学时光

重回1990之大学时代 布衣李默 2886 2017.01.09 09:45

  手里里有粮,心里不慌。李默就是这种状态

  下学期的课程轻松了很多,高等数学、化学原理、物理化学这些压在工科生上的大山已经搬去。魔都科技大高达50%的高等数学不及格率噩梦已经远去。

  大三的学生基本上已经演变成油子了,学会抽烟、喝酒、打牌、跳舞、、逃课、泡妞。这就是青春,美好的时间不多了,再有一年大部分人就要为今后的出路而焦心和奔波。

  李默本来想把王瑞萍发展成舞友,但王瑞萍心里好像很抗拒这件事。没办法李默只有自己自个去。

  舞厅里,大多还是大三和大四的学生,偶尔有年轻教工、研究生和痞子出没。

  心里不自信或有些羞涩的男女生,喜欢同性一起跳舞,这时候很普遍,也很正常。

  前世20年后,可能有被怀疑成同性恋的风险。当然现在同性恋也是有的,只是深藏不露,也没有人朝那个方向去想。

  不过毕竟是魔都,得风气之先。魔都师范大学的舞厅已经开始朝迪厅加黑灯方向转变了。

  前世李默也曾经去见识过。魔都师范大学两个舞厅,室内体育馆改的舞厅还很正常。

  食堂周六、周日的舞厅就不同了。开曲是正常舞曲,后半段改为DISC加黑灯贴面,在1993年,普通人绝对会被震撼到。

  等前世李默毕业后几年去学校,舞厅消失了。估计DISC加黑灯贴面的风气在魔都大学流传出去后,被禁止了吧。

  李默基本上是上了课,去学生会勤工俭学中心转转,然后就消失了。有事CALL机啊。时间大多花在李默的业余爱好上。

  80年代以来,不少地方在暴富心理的作用下,盗墓之风颇为盛行,李默经常能在肇嘉浜路上看到一些真正的文物。然而这样的东西李默不想碰。

  其实那个时候,魔都、苏州、中阳等地一些文物商店的东西并不贵。魔都南京西路SH古玩商店,里面瓷器挺多,多以清中后期的实用器为主。这里买卖的人大多是外地和外国人居多。

  在这里李默买了不少清代瓷器、牙雕、漆器、文房书宝等,器型优美,有实用装饰价值的,按自家洋房需要买。

  钟表和老家具更是如此,李默在文物商店、二手商品店、肇嘉浜路看到这些,只要是精品,按家里每个房间需要,都给陆续配上。

  这些家具现在的价格真心不高,即使是李默去买新的,也便宜不到到哪去。

  李默把这个当成了乐趣,今天把这个桌子放这个屋,明天再换个地方,新东西买来后,各屋都先摆摆看,一定要找到合理的位置。

  由着前世40多岁大叔的品味,房子搞得像旧SH资本家外室居住的地方,而李默却乐此不疲。跳舞、买古董,偶尔请王妹妹吃个饭。李默的日子过得颇为逍遥。

  很快5月份就到了,前世李默和学生会成员一起去了扬州。纯粹是杨景涛为了泡扬州师大的高中同学,竭力撺掇的。

  烟花三月下扬州,前世李默两下扬州,瘦西湖的景色已在心中。这一次,李默已经没有了兴趣。

  一块上专业课的也门同学加拉热,邀请李默参加他的生日PARTY。李默愉快地答应了,前世李默也参加了,送了一块肇嘉浜路15元买的太平天国铜币做礼物。

  晚上七点多,留学生楼的餐厅,被改的灯红酒绿。一群留学生伴着强劲的迪斯科舞,已经崩了起来。留学生大多是老黑和阿拉伯人,还有朝鲜人。

  他们拿着每月2000元的补助。出入都是二手嘉陵小摩托。有时后面还搂着不知道从哪贴上的魔都姑娘,在校园里呼啸而过。

  李默有一个非洲小国的同学,舅舅是总统、叔叔是总理,在发生政变的时候,这哥们开前掩护。结果腿部中枪有了残疾。

  小伙子高高瘦瘦,每天衣冠楚楚,夹着皮质公文包。人称秘书长。他是魔都非洲留学生会的秘书长。

  另一个安哥拉的同学,父亲是国营企业经理,暑假不回家,我问他为什么不会,他说回去,每天在自家院子上的炮楼坐着,抱挺机枪,看有乱兵过来就扫射。在魔都有酒有姑娘,干嘛回去。

  当时也门分南北也门,加拉热是资本主义也门来留学的,经常给我说社会主义也门好。90年代还碰到了萨达姆入侵科威特。也门兄弟一色地说萨达姆是英雄,科威特活该。

  奇特地是,李默前世20年同学会时居然遇到了这两个老兄,居然都留在魔都做生意,把中国的药品和电气贩到老家,一幅成功人士的样子。

  PARTY里还是有几个魔都姑娘,有魔都科技大的也有别的学校。这样的姑娘基本上在校园里挺受歧视。

  这时候的魔都已经开始了用身体换金钱的女学生。魔都科技大学90级的女神,一个来自昆明的妹子,很快就被人发现在外面傍了大款。

  前世大四毕业晚会,这个妹子孤单地坐在角落,没有一个人邀请。20年的同学会,她摇身一变成为魔都某文化企业老板。一幅白领女强人派头。不禁让人唏嘘这社会的巨变,和人性的复杂。

  最典型的是,90级一位女生,毕业后留住在学校,在外面卖被公安抓,牵扯到学校后勤的一个科长为她安排铺位。

  这些乱象,对前世的李默来说,看的不那么清楚,只是道听途说。

  像前世一样,李默很快离开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来只是对前世的一种怀念。

  五月的魔都,空气都是一种黏黏地、潮潮的感觉。李默的精神恋爱虽然甜蜜,但解决不了荷尔蒙的问题,晚上基本是靠五姑娘解决问题。

  这个时候,BJ有家丹侬公司做期货的,主动赞助李默15张崔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巡回演唱会的票。

  前世也是93年,时间已经记不得了。丹侬公司的人在演唱会前一天,让李默去拿票,李默当时只是听说崔健,对他基本不了解。约好后到万体馆旁边奥林匹克酒店四楼的房间。

  那人给了票以后,突然问李默,“你想不想要崔健的签名,他就在傍边的游泳池里”,李默当时有点蒙:“那太好了”。其实李默是处于礼貌,不好意思说不好。

  那哥们带着李默从窗户跨过去,边上就是游泳池。一群人在里面游泳。当时李默不认识崔健,叫住泳池一喝啤酒的哥们,自我介绍以后,问崔健在哪。那哥们长头发,看出李默的窘态,挺热情地帮李默把崔健喊过来。

  崔健痛快地用圆珠笔在李默的笔记本上签了名。这是前世李默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追星,也是搞到唯一一个名人签名,后来笔记本丢了,一直后悔。

  这一次,李默拿了票,主动问丹侬公司的人,问可以不可以找崔健签名。

  李默又一次来到游泳池,崔健留着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头发,李默扫了一下池里的人。前世21世纪看了不少崔健的报道和音乐节目,但还是认不出几个,只是觉得大多披着长发,瘦而强悍。

  拿到签名,李默说声谢谢就走了。心里想,这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啊,以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一群人了,心里默默地致敬。

  崔健的门票市价120元一张,免费票拿回去,在学生会就被疯抢了。当然要是庾澄庆、谭咏麟的票,抢的可能更凶。第二天晚上,李默坐公交车去了万体馆。温度很高,观众的热情更高,座位还有空的。当时老崔曾顾虑,觉得摇滚在南方,怕没市场。李默的票估计也是主办方怕人少送的。

  但铁杆的摇滚迷还是不少,看到崔健标志性的装扮出场,绿军装,红头巾,挎着一把贝斯。万体馆尖叫声、喊声一片。大家都站着,跟着崔健的歌声喊。

  尤其是唱一无所有的时候,全场一片和声。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和前世不同的是,前世觉得崔健的发音不清楚,不知道他在唱什么,只是感受气氛,现在的李默一直跟着崔健在唱,结束后,大家发现嗓子都说不出来话。退场时,一地和舞台呼应的烧坏的打火机,还有挤坏的扇子等杂物。一群美女,在万体馆门口高喊崔健的名字,要崔健出来签名。

  真是一个激情的年代啊。

作者感言

布衣李默

布衣李默

自娱之作,不好意思昨天断更了。前面又提出家教的价格问题,当时魔都就是这个价格,家教供不应求。

2017-01-09 09: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