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唐诗群侠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仙人指路

唐诗群侠传 十八子夏 2770 2017.01.23 20:08

  那一刻李白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奇妙,冰冷的竹叶滑过被汗水打湿的皮肤,和着泥土的咸味儿时间仿佛都安静下来……

  “后生,为何不破我招式?”陈子昂的剑指停在李白吼结两寸以内,但全无剑气,李白此时若还有十足的内力一定一拳砸死这老东西。

  李白愣了一会儿恍悟过来,立刻摆开架势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双拳一挡遮住要害,那陈子昂再往前强逼一步后者只好口念诗词侧翻避让。

  “不好不好,你这是硬碰硬,待你成年之前内力必定单薄,”陈子昂收背两手继续问道:“你果真不解我诗中之意?”

  李白一下没反应过来只是沉默不语。

  “你很厉害,打中了我心底深藏着的,甚至连我自己都尚未发现的脆弱,我一生为国为民却只落得如此下场,如今苟延残喘绝非本心……”

  “你是个好人,拾遗前辈,你是有骨气的文人,你的诗篇将流传千年不衰,你坎坷的人生路也有无数后辈为你缅怀,你是登上诗坛顶峰的人。”李白没有再故意讨好这位时日无多的老者,只是实事求是有感而发。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终于可以确定,”陈子昂那枯槁的面容竟然瞿烁起来:“你李白才是能够一统大唐诗文的男人,来吧,让老朽助你若何!”

  “有劳前辈不吝赐教。”李白感动的奉答道。

  “献芹之计还望笑纳……”陈子昂扬首阔步,凌云壮志地说:“大唐诗坛看似百花齐放实则暗流涌动,数派并存相互倾轧。与只会使蛮力的边塞兵丁不同,我等文人只要能吟诗作对者便自得武功修为,诗人的境界越高,武艺功力越厚……你虽出口成章但却内力薄弱,如此看来你的诗文如同拾人牙慧,什么时候你真的是有感而发道出文章定然功力不俗,这与你现在的年岁没有太大关系,只是需广增阅历尔。”

  “哦,我好像明白一点了,境界有大小但不以是而分优劣,只要是真感情就能畏之境界。”一时迸出的灵感却让李白暗自蹙眉:怎么才能让李白的诗变成我的呢。

  “嗯,诚然,”陈子昂满意道:“但自古以来文人相轻,谁都想自成一派绝他人于江湖。想那唐初四杰,一时风光无限,世人皆道他们之中将会有人结束这纷乱的武林。但结局你也是知道的,除了处事圆滑的杨迥哪一个落得好死,这之中互别苗头的倾轧不言而喻。”陈子昂背过身,晚间的风凛冽而刺骨,吹去心中的浮尘,一老一少坦诚相待:“后生,打起精神来,老夫要点拨你了……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铛!李白用一只手挡住了陈子昂的进攻,而腾出来的右手出于尊重并没有做出动作。“很好,”陈子昂欣慰地说:“后生,只是默念就拆了我的招式,看来你开始上道了,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前辈,分明是你放水嘛,只有招式没有力量。”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嗯……”李白思忖片刻答道:“这首诗表达了诗人的孤独和怀才不遇……从你其它的篇章来看,本诗前两句是指那些礼贤下士的贤明君主,引出自我的生不逢时,身陷茫茫宇宙和天地长久中的寂寞,整个曲调慷慨悲凉深得后世无数英雄豪杰的共鸣。”

  “哈哈,不愧为有后世之鉴,往后多加历练必能独步武林,”陈子昂欣慰道:“可是你方才不仅能见招拆招还有还手之力,一定不会只是对中心思想的泛泛而论吧。”

  “与下午刚交手时不同,我这次从字句开始分析,”李白像一位优秀的学生在骄傲地回答着老师提出的问题:“前两句纵论古今写出了无限的时间,第三句登高望远横述地域之辽阔,这纵横间令人置身于无边无垠的时空之中,最末一句更是将落寞悲苦的情绪抒发至极,层次鲜明,俯仰之间格外动人。”李白闭上眼睛颇为入迷地说:“还有,本诗采取了长短参错的楚辞体句法,前两句短急干练,胸中不平迸发而出,后两句加了两个虚字,节奏较舒缓流畅,无可奈何、曼声长叹的情景跃然纸上。全篇前后句法长短不齐,音节抑扬顿挫,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乃古今之绝!”

  “那么这一下呢?”陈子昂拂袖荡去,一阵劲风扑面而来,其势之强令李白不能再缄口不言:“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又是两股剑气对碰在一起,李白往后退了两步,把对方招式硬接了下来。

  “其实我方才那招是‘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并不是什么高招,但由于我是默念,所以你无从破解,只能凭自己的诗文硬扛才能压制对方。”

  “可是默念力量很弱啊?”

  “你很聪明,默念只能发挥出诗歌威力的四五成,但隐蔽能力强,特别是与人群战中更不易被破解,让别人试不出你的破绽,大喊出招翔实有力,但暗自发狠也游刃有余,此乃一阴一阳,互化而又统一,同根然则对立,我等以诗为武之人必得阴阳调和之基,才能攻守兼备。还有,”陈子昂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道:“当然,也不是说胸中著书十万卷才能成为高手,但如果只有一首好诗那么战不了几合就要被人识出破绽更弗论闯荡江湖了。而且,在写作自己的诗文时当然威力十足,但脱口而出往往只剩两三成的功力,其原因也很简单,”陈子昂见李白兴趣正浓便也毫不保留:“比如身处小桥流水你偏偏吟赋‘昼夜避日月,秋夏共霜雪’就显得不合时宜了,所以武人斗狠是要与当时周遭的环境相辅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力。当然超一流的诗人无论身处何处都能旁若无人有感而发,并且我知道有一种神兵,无论何种境界的持有者都能发挥出天人合一的威力,也就是说黄口小儿得到它也能斩杀一等一的高手……”求知若渴的李白听得很激动,他用力喘息着试图尽量消化这闻所未闻秘籍。

  陈子昂走近李白赧然一笑:“我陈某何德何能敢妄言诗中魁首,后生啊,我看出来了,你必是能够继往开来一举荡清文坛沆瀣的救世主,不过很多东西还是要靠自己的磨练和探索,以后就算遇见再好的老师也要青出于蓝,一昧的拾人牙慧是成不了气候的反而误了你这天才之资。”说着,陈子昂从袖中取出一枚核桃大的木制挂坠,通体血色,幽幽然暗自发光。李白一见之下即知绝非凡间俗物,莫非就是所谓上古神器?但老人家尚未开口自己也不好多问。“看到你真是很难不怀念自己的过去,我孩提之时也是桀骜不驯,少而任侠,年近十九还不知诗书。后击剑伤人,游荡之机偶遇一位步罡踏斗的神仙道士,遂得此物,方能明心静性慨然立志,谢绝旧友深钻经史,不出期年便学涉百家,以致后来在我大唐诗坛能有一席之地……”“陈拾遗自谦了,想我当今诗坛您不称泰斗何人又敢居上。”陈子昂没有回答,继续望着掌中之物:“此物虽非神兵但通晓阴阳,能知未来事,我这一生如屡薄冰若不是它我根本走不了多远,不久前在狱中我也时时用它卜卦每每应验,……后生,”陈子昂从容而坚定地说,那样子更像是生死诀别:“我现将它转赠于你,虽不能令你平步青云但也可逢凶化吉,攘祸消灾。”李白接过那木雕内心复杂而激动,还想再请教一番只见陈子昂已拂袖而去。

  “哈哈哈哈,太好啦,我陈某这辈子就差这么一个转身,作为一名诗人我放荡过,努力过,得到过,失败过,至少我不会懊悔自己没有坚持下去,后生可畏呀,我大唐诗坛后继有人夫复何求,老夫去也……”

  李白很想追上去,但有道是“朝闻道夕死可矣,”强留之下反不为美,还是赶紧利用有限的时间提升自己吧,就先从——李白望着远处泛白的晨曦——回家挨板子做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