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唐诗群侠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在劫难逃

唐诗群侠传 十八子夏 2623 2017.01.06 23:47

  哎呀,近来父亲对我的学业越加严格了,指出他的错误他还跟我急,要不是母亲说情就又不能到院子里玩儿了,话说我这偷偷溜出来会不会待会儿又是一顿海扁?我默念诗文护体倒是不怕挨打,可是看见月娃担心难过我真受不了……无论如何他们也是我这一世的生身父母,我本不该老是乱跑,可家里实在憋屈……

  “小公子觉得我朝街坊如何啊。”

  “哎呀古人真是愚昧,满大街都是伪科学,你就拿这将要流传千年不衰的茶鸡蛋来说,”李白随手指着路边一个熟食摊位:“茶和蛋是原本是两种营养很高的食品,但是两者一起烹制后会造成贫血症状,易导致缺钙和骨质疏松,因为长时间的沸煮会产生很多重金属和亚硝酸盐……”李白猛然一惊,向前飞出一步转身摆好架势,只见一位耄耋老者矗立于前,左手扶须虽未持兵刃却巍巍然一身剑气,令人不寒而栗。

  “呵呵,看来我没找错人,果然不是我朝正人君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老者两臂画弧掌心交于胸前瞑目运气,突然向前抢一步大喝一声:“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此掌一出就感觉周围的空气被烧热了似的波动起来,李白虽已有所防备但还是被震翻在地。

  “好你个老东西,来啊!”李白爬起来就像前冲去并大喊道:“日照香炉生紫烟!”老者一个侧身便让了过去,反手一推反而将李白掣出老远。

  “诗还不错,只是没能发挥出它最大的功力,”老者掌心向下把地上的两片枯叶飞升到胸前,那两片叶子明明枯黄焦皱却慢慢变得翠绿起来,边缘部分也出现犹如刀锋般的光泽:“放心吧孩子,不会很痛苦的,这里人多我们速战速决……勿使青衿子,嗟尔白头翁。”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砰!双拳两掌虽未相及但已火花迸射犹如金石相撞,那老者赫然耸立于前,两片飞叶酝酿着在瞄准李白的喉结,李白一个踉跄终于没有倒下,更让李白不解的是,自己刚才所出的诗句,无论字秀,句秀,还是境界都要远远超过前者,怎么还是输了一招?

  妈蛋,李白恨恨的想,以往都是和没有功力的小屁孩儿们练练把式,我还希望碰到个真正的写诗之人过过招,不料第一次遇见的竟是这一等一的绝世高手,就算易安在怕也难全身而退,哦不,我五岁时他才会来救我,这可如何是好。望着老者阴鸷的面容,李白心里没底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李白心中默念锦句,向前虚挥右拳,气力所及老者只是轻轻一拂便荡然无存,而李白也趁此机会转身飞跑,他心中默念绝句不停,身子也虽诗歌的起伏而飞腾,被他打翻瓜果的小贩只是诧异地望着在半空中飞越的李白,连骂几句都忘了。虽是如此,那老者三步两步就要追上,李白没有办法,只好急转弯猛掉头,慌不择路,狼狈了好一阵子李白直觉胸中空乏,再念出的诗句也没了一丝感情,他被迫停下来望望四周,两手撑着膝盖像夏天里的狗一样喘着,只见四周竹林密布,山泉静淌,正是山涧低洼之处,好一个葬身之地。那老者在李白面前徐徐落下,后者只是苦笑,再没有一丝力气。

  “你倒是会给自己选地方。”那老者凝神屏息两掌又和出一团热气。

  “我,我……不过三岁黄童,为何……要下此毒手……”

  “我不喜欢矫揉造作,到了下面你自然清楚……”说着,那热气就要炸裂飞来。李白内心却突然淡定下来,死了死了,不知道是读档重来还是万劫不复,死之前我得试试软的看他吃不吃……

  “你不是陈伯玉嘛,咱俩,可是通病相连啊,”李白终于安静下来:“我非常钦佩你这个老乡,尤其是我们同样郁郁不得志的遭遇,我觉得我们在诗歌上是有共鸣的。”

  “哦,真是要乱我大唐的后世妖物,说点儿我不知道的吧……”陈子昂用力甩出空气波:“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喀嚓——!”李白在半空打了几个转,重重地摔在夯实的土地上,他的嘴里尝到一股潮湿的青草的腥味儿,所幸没有后脑着地。

  “哼,你也配统一大唐诗坛,笑话,”陈子昂不屑道:“看来你已黔驴技穷了,能逼我使出绝唱也算你没白来世上一遭……”

  “桥豆嘛待!”

  “什么?”

  李白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急切道:“李白和德何能,敢于前辈比肩,能令唐初四杰黯然无光者,除了长安摔琴的海内文宗,谁敢迥绝于后。不过,不过你……临终之际应刚过不惑,如今见到,怎是耄耋老者?”

  “我就但说无妨,”陈子昂原本闪烁的眼睛变的空空洞洞:“老夫本该两年前就驾鹤西去,我在狱中受那几十丈的笞刑已肝胆碎裂,自觉不久于人世……”

  靠,易安啊易安,说好的过来搞文艺怎么变成惊悚片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一定不会跟你来。李白觉着还有周旋的余地便从地上爬起,踞坐在被身子砸出的土坑中。

  “后经一神人大君所救,给我一线生机,只要我杀了你这后世穿越而来的假李白就能够重生。这两年来我每天都在加速老去,四十又三却如同八九十岁一般……”陈子昂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双手,仿佛那是面镜子能看到里面那哀婉凄凉的面容。

  “即如此为何不去手刃仇人杀掉武攸宜,反来为难和你一样生不逢时、壮志难俦的我,况乎你已达到诗歌的巅峰,我的人生还没有真正开始。”

  “我不能改变历史人物的命运,但你不一样,你是后世转生来乱我大唐的,老夫岂能容……”

  “这简直就是悖论!”

  “什嘛?”

  “我是说,这是自相矛盾的,”李白的屁股已经被青草浸湿,他尽量抑制住不要瑟瑟发抖:“无论我以前是谁,今生我被李客月奴夫妇精血养育,我不管我是否能如后世记载般锦绣于这个盛世,我之所愿与陈拾遗您一样,就是能够陪伴父母亲走完最后一程,也算是报恩情之万一,再者,今天你绝我于世上世间已无李白,难道历史还会遵循原来的轨迹吗?”

  “……”

  有戏!李白暗自窃喜,今儿个死不了了,他明白,对于被误导甚至洗脑的陈子昂,和他争执文伥魔的对错只会适得其反,眼下迫在眉睫的还是顺着当前的思路走,一切都待熬过了这关再说:“那么你轼掉其他的诗人是否也能延缓自己的衰老?”

  “没有,我没有杀任何人!”陈子昂虽竭力呼喊但周身已无剑气。

  “你对别人下不去手,非用两年死等和我的相见,就算你今天能够用我的头颅续命,你已然回不去那个陈子昂曾经活过的世界,你还能回去见自己的亲人至友吗?你还能入朝为官吗?你去祭拜忘父的时候能告诉目瞠口哆的乡亲邻里你其实没有死,你又回来了吗?你这两年是怎么过的,你真的开心吗?我想,你即使走回熟悉的坊间,故人问到已面目全非的你,你也只能强颜欢笑答说客居此地吧,你的心,你的良心真的没有在向我出手前颤抖过吗?”

  孤独的眼泪被戳破,陈子昂闭上双眼逆流成河。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对面站着的三岁孩童难道成了知己吗?陈子昂右手亮出剑指对着李白用丹田之气沉沉地说了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招式之凌厉怵的李白身后的翠竹也惶惶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