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笑傲不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令狐闯江湖

笑傲不群 空中云舒云卷 3836 2018.12.22 18:10

  令狐冲一觉睡到中午,懒洋洋起了床,随便洗漱头脸,也没在客栈就餐,就出门满大街乱逛。

  他走了好几条街,进了十几家酒楼,可酒楼里吃饭喝酒的,要不是商贾士子,要不就是街坊邻居,一个江湖豪杰也没有看到。

  令狐冲心中不免有些丧气,随便在街边找了家小店,要了份廉价的酒菜,慢慢吃喝起来。

  饭菜还没吃完,就见旁边桌子来了两个汉子,也点饭菜,边吃边说话。

  “刚哥的伤怎样?”

  “送到医馆处理了,医师说,只要不化脓,这命就保住了。”

  “南老大怎么说?还打吗?”

  “不打了,刚哥都被人打成这样,还伤了几十个兄弟,只好把南行街让给他们黑衣帮了。”

  “哎,要是我们能靠上漕帮就好了,运河南北,谁敢欺负我们。”

  令狐冲边吃边留意旁边两人,听他们谈到漕帮,不由心里暗笑,孙正义师兄的漕帮,居然这么威风,等假期结束,可要去孙师兄那里好好喝上几杯。

  “拉倒吧,多少人舔着脸去巴结,人家漕帮理都不理,去巴结一下神教,倒有可能。”

  “神教可危险呐,说不定什么时候,那些名门大派就杀了过来,赚这点钱,也不知有没有命花呢?”

  令狐冲心中一动,放慢吃饭速度,开始慢吞细嚼磨时间。

  看着两个大汉出了门,令狐冲付了饭钱,远远跟着两人,一路向南走去。来到一条小街,小街里人来人往,店铺林立,却是南来北往的货物集散地,只是距运河码头还有一段距离,看来是码头货物集散地的边缘。

  那两人汇入小街,很快就不见人影,令狐冲也不在意,在街上闲逛,观察街上行人和两边店铺情况。

  此处行人与城内大街果然不同,令狐冲多次见到怀内鼓鼓,内藏武器之人,更有人手持长条包裹,看那形状,显然是刀剑之类,看来这次找对地方了。

  令狐冲想了想,找了家还算干净的小客栈,开了间房,又回到原来内城居住的客栈,把房间退了,拎着小小的包裹,住进了那家名为‘如家’的小客栈。

  令狐冲给自己编了个商行大伙计的身份,来扬州了解市场,加上出手大方,很是请人吃喝了几顿,虽喝的都是劣酒,下酒之菜也不过是卤猪头之类,却交了几个朋友,从他们口中慢慢打听这一块街市的情况。

  大力是扬州土著,身材中等,因为他是这南行街上扛包的,所以力气比寻常人稍大一些。难得有人请自己喝酒,大力喝得极为高兴,对令狐冲这个伙计是言无不尽。

  “不是我吹牛,冲哥,在这南行街,没有谁比我更熟悉的了,你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大力十八岁,从小在南行街上混,小时候跟着老母亲摆的针线摊子帮忙,长大了帮人扛包,一辈子离开南行街最远的地方,就是到内城去看花灯。

  “听说这街上换了个黑衣帮,做生意还安全吗?不会经常有打打杀杀的事出现吧?”令狐冲忧心忡忡道。

  大力左右看看,低声道:“这事你不要怕,跟你们做生意的没关系,不管是猛虎帮还是黑衣帮,他们来了,你只管交钱,记住收钱人的相貌姓名就行了。如当月又有人来收钱,你就告诉他,把钱给了谁谁谁,他们自己会解决。他们争地盘,不会在这街面上打斗,这里可是钱盘子,打坏了谁也收不到钱,你就放心吧。你只要交了钱,就是街面上的三只手,也不敢到你店里出手,你发现了,下次交钱的时候,告诉收钱的,他们就会帮你出头。”

  令狐冲给他斟了杯酒道:“怎么这么多帮派,哪个最厉害,靠上最厉害的,是不是就不用交钱了?”

  大力夹了块大大的猪头肉,猛嚼几口,舔了下嘴唇的油水,把酒杯中的酒喝完,笑道:“冲哥,你可真敢想,运河上下几千里,谁不知漕帮势力最大,要是能靠上漕帮,兄弟也不去扛包了,就跟着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令狐冲惊讶道:“漕帮这么厉害,我们投靠他,他也不收。”

  大力忙道:“冲哥,小声些,叫人听了笑话。你是不知道,漕帮最少一半是漕丁,要运粮的,剩下的,管着大运河几千里水路,还有沿途的码头、仓库、搬运,人家不稀罕你去投靠。”

  “那,这里是漕帮管的吗?”

  大力摇摇头道:“不是,漕帮只管码头仓库五十丈内的地方,其他的不管。要知道,像我们南行街这样的小街,扬州城可有几十条,每一条都有帮派管着,只要不坏了规矩,漕帮懒得过问。”

  “哦!听说还有神教,他们管什么?”令狐冲道。

  “你还知道神教呀,他们都是些凶徒,不过他们主要是贩盐,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你可别沾上他们,否则被那些名门正派杀了,可就白死了,还落个坏名声。”大力小声道。

  “我告诉你呀,这扬州城里,有一些行当是神教管的,像赌场,青楼……”

  令狐冲就在这扬州城的角落住了下来,每天出去闲逛,和几个朋友吹牛打屁,转眼就过了年,南北各地的商家开始陆续运货进城,大力这帮苦力忙着赚钱,令狐冲就此闲了下来。

  这一日,听北边来的货商闲聊,河北有许多江湖人士在聚集,似乎在争斗什么,令狐冲在扬州已经呆烦了,收拾好包裹,与大力等几个酒友告辞,往北行去。

  一路步行,穿州过县,爬山涉水,也没见到个打劫的,手中宝剑一直没有开张。

  这一日,来到济宁郊外,见大道不时有神情凶悍的江湖人士往东而去,见有热闹可看,令狐冲也兴冲冲向东边跟去。

  行了几里,就见道旁一个凉亭边站着数十人,男女皆有,凉亭里坐着两个女子,一个身着青衣,头戴个小斗笠,黑色纱巾垂下,挡住面容,另一个却是外族打扮的青年女子,形容秀丽,眼光流动,露出几分妖娆。

  令狐冲放慢脚步,多看了两眼,一个凶恶头陀喝道:“兀那小子,看啥,快滚!”

  令狐冲脚步一停,转头乜眼看去,麻蛋,看我不顺眼,这是要打架了?

  “看你咋的!”

  “混蛋!”头陀抽出一把弯刀,骂骂咧咧就要过来。

  “好了,别多事!”亭中那坐着的青衣女子轻声道,声音虽轻,头陀却立马禁声屏气,老老实实退回了亭边。

  令狐冲一看,没架打了,瞪了那头陀一眼,看那亭中女子还算和气,也不好发作,举步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前面却是个三岔路,也不知往那边走,干脆就坐到路边,等后面那帮人带路。

  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妇人喊道;“那小子,怎么还不走?”

  令狐冲没好气道:“不会路!”

  亭边站着的人群不由乐了,一个富商模样的胖子道:“是个傻大胆!”众人嘿嘿一笑,也就不在意了。

  等了片刻,亭中女子站起身,出了凉亭,向前走去,众人拥簇左右前后,从令狐冲身边走过。

  令狐冲抬眼望去,只看到那女子白皙的下巴,老妇人喝道:“傻小子,别乱看!”

  令狐冲见是个年轻女子,不好意思低下头,也没和那老妇人顶嘴。

  一行人脚步慢慢加快,令狐冲忙站起来,跟了过去。

  一个书生模样的中年问道:“小子,跟着我们干嘛?”

  令狐冲大声答道:“去看热闹!”

  人群中传来一阵轻笑,那青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似轻轻笑了笑,却也没理会,快步向东赶去。

  令狐冲跟着走了十数里,来到一个山脚下,却见山脚边一个小亭子,两三百人堵住了南边道路,看服饰却是正道诸派人士,有嵩山、泰山、青城、峨眉弟子等等。

  北边却是统一的黑色服装,令狐冲认得是魔教服饰,也有三百来人,刀枪盾钩,看起来比正道诸派森严齐整得多。

  那女子带着数十人,跟在正道诸人后面,也不吭声,正道之人回头看看,见众人衣饰杂乱,也不在意,继续盯着前面凉亭。

  令狐冲垫脚看了看,前面凉亭被黑压压人头挡住,什么也看不到,转过前面的人群,向北边走去。

  那青衣女子见令狐冲向北走去,好奇看了看,旁边众人见了,也转头看去,见令狐冲走向北边,均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

  令狐冲毫不在意,来到两帮人中间,三四丈宽的空隙中,就站着令狐冲一人,两边之人均好奇看着他。

  没有人遮挡,令狐冲一眼就看到凉亭中,一个白衣清瘦的老头,背着个小背包,腰挂一柄弯刀,拿着个酒壶,若无旁人喝着小酒。

  那酒极香,隔着三四丈远,清冽香气仍飘进令狐冲鼻孔,令狐冲好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喉咙不由咕噜一声,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脚下又上前了几步。

  两边均是武功高强之辈,这咕噜声一出,两边更多的眼光看了过来。

  魔教教徒前排,一个精瘦汉子冷冷道:“向左使,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也许东方教主看在你多年为神教效劳的份上,会饶你一命。”

  “啊!”一声大叫,亭子周围数百人,均看向中间,只见那大大咧咧站在正邪两道中间的胡子拉碴的青年,正一手指着刚说话的魔教长老,一脸骇然,双眼圆瞪,说不出话来。

  正道这边好心的喊道:“小子,傻站着那干嘛,小心魔教凶徒害了你!”

  精瘦汉子说话被打断,老大不悦,转头怒道:“小子,快滚蛋,今天你走运了,爷爷没空理你。”

  又转头对亭中老者道:“我敬你也是神教好汉,难道非要杀得血肉横飞,让那些正道的伪君子看笑话不成。”

  “原来你们是魔教恶棍!”令狐冲恍然大悟,伸手抽出背上的配剑,大喝一声:“除魔卫道,杀尽魔教!”说着,向魔教众人扑去。

  啥情况!才反应过来那是魔教恶徒?

  要一人独斗魔教三百人!

  正道这边看到有人对魔教众人动手,纷纷抽出兵器,就欲上前帮忙。

  里面几个老成持重的忙喝止道:“先办正事,杀了向魔头,再去帮那个少侠。”

  众人看着令狐冲已经扑到魔教众人身边,挥剑刺去,一个手持双铁牌的魔教教徒,跃身而出,左手横牌一挡,右手一挥,铁牌砸向令狐冲,令狐冲身子一蹲,避过铁牌,一剑斜刺,把那人右手刺穿,大吼一声,左肩撞在那人左手铁牌上,那人左手抵不住,脸面被铁牌砸扁,狂叫着倒飞而出,砸向魔教众人。

  “好!少侠好武功!”正道之人见令狐冲取胜,大声喝彩。

  话音刚落,背后传来十数声惨叫,那青衣女子属下,抽出兵器,转眼砍倒十多个毫无防备的正道之人,后排正道之人怒不可竭,纷纷抽出刀剑。

  那数十人飞身而上,与正道战成一片。

  那精瘦汉子看见下手受伤倒出,勃然大怒,喊道:“去几个人,把这傻子杀了。”

  一个手持双刀的中年妇女,眼中凶光一闪,双刀交错,瞬间向令狐冲连劈十几刀,令狐冲脚下一顿,手中长剑连连击出,拦下那妇人双刀快攻,刚刚要还击,左右两条软鞭如毒蛇般窜出,缠向令狐冲双腿,令狐冲刚要后退避开,两个链子锤呼啸着兜了个圈子,从脑后砸来。

举报

作者感言

空中云舒云卷

空中云舒云卷

建了个群,群号:959259556。书友们有兴趣可加群讨论或吐槽,谢谢支持!   今天二更,一是多谢前天书友(在红包广场没查到是哪位书友)的推荐,二是今天冬至,与各位书友同乐。

2018-12-22 18: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