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笑傲不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岳掌门出行

笑傲不群 空中云舒云卷 4285 2018.12.26 18:10

  阳春三月,华山上下积雪尽融,树枝上的绿芽儿纷纷展露娇嫩的身姿,花骨朵羞涩地探出色彩鲜艳的花蕊,到处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秦战和王扑肃容静立,少年的腰杆挺直如枪,目不斜视,值守在太华堂门前。

  “哈哈……”

  二楼传来掌门欢快的笑声,一楼进出找林易华办事的各部人员,均好奇抬起头,看向二楼掌门事务室,虽不知道是什么好消息,但不影响众人不由自主露出笑容,能让掌门如此高兴的,自然是华山有大好事,当真可喜可贺。

  “好小子,果然有头脑,这就把四个高手给收拢进华山口袋了!”岳群一脸赞叹,对令狐冲这段时间的作为真是百分之百满意。

  林易华担忧道:“令狐可是答应了任我行,一起去对付东方不败,那东方不败雄踞天下第一高手十数年,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岳群摆摆手道:“别担心,令狐冲会没事的。”

  林易华眉头一挑,惊讶道:“难道掌门你……”

  岳群笑着点点头,却道:“这黄钟公可是老熟人了,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啧啧,居然落到这个地步。嗯,既然要庇护于我们华山,倒是应该给予他相应的礼遇。”

  林易华道:“既然如此,我去一趟杭州,把他们都安排好。”

  岳群笑道:“不,我去,你留着山上主持事务。”

  林易华外出的打算被戳破,不甘道:“掌门也太看得起他吧,不如让哪个师叔走一趟。”

  岳群瞪了林易华一眼,道:“我这次要大张旗鼓出去,让江湖人士看看我们华山的威风。我想想看,哪些人可以抽出时间一起去?”

  林易华一听,不由垂头丧气,掌门要大张旗鼓,他按例只能留守华山了。

  旁边的冯少杰和李笑却眉开眼笑,这次怎么也少不了他们两人了。

  李笑眼珠子一转,觉得应该加个保险,向冯少杰使个眼色,蹑手蹑脚出了太华堂,跑到教育部,找到悟道班,见班上学员正认真听课,忙向教习招招手,教习见了,出来问道:“李师兄有事情?”

  李笑道:“我找灵儿有事,说几句就好,你让她出来一下。”教习点点头,进去把岳灵儿叫了出来。

  岳灵儿见到李笑,高兴道:“笑笑哥哥,找我有什么事?”

  李笑道:“掌门要大张旗鼓出去,估计要走好多地方,你不是想到全国各地看看吗?这次可是好机会。”

  岳灵儿喜道:“真的,那可太好了,我也要去,中午回去就跟爹爹说。”

  李笑道:“灵儿,你看,我给你通风报信了,如果掌门不让我去,你可得给我说好话,我也要去。”

  岳灵儿点头道:“没问题,笑笑哥你这么讲义气,我保证给你说好话。”李笑舒了口气,只要灵儿给自己说好话,掌门可拒绝不了,这次出去肯定有自己一份了。

  李笑得到岳灵儿保证,心满意足道:“那你快去上课,中午记得回家。”岳灵儿点点头,高高兴兴跑回教室。

  这边岳群却拉住满心不情愿的林易华,一起合计那些人事务较少,离开几个月不会影响华山体系运转。

  算来算去,大部分人都走不开,只抽出律院薛长乐,情报部刘安,行动部齐易山、申扬,还有就是太华堂围着岳群转的几人,离实现岳群大张旗鼓出动的要求相差甚远,不字辈几人倒是不怎么忙,却一个个一大把年纪,没有谁愿意出去闲逛,岳群一气之下,把事情丢给林易华,转身走了,眼不见为净。

  回到家,平时在童生班吃饭堂的灵儿,竟然乖巧帮着母亲端菜装饭,满脸笑意,一见到岳群,嘴里甜甜道:“爹爹,洗手吃饭了。”

  岳华从外面端了一大锅鸡汤走进来,岳群笑道:“哈哈,今天还真是齐全,我们一家子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岳华拿了汤碗,给父母亲、妹妹盛好鸡汤,道:“就是,妹妹去学堂后,就很少在家吃饭了。”

  岳灵儿摇着岳群的手撒娇道:“人家不想这么特殊嘛,大家都吃饭堂,我怎能一人走开呢?”

  岳群受不了,道:“好好,知道你有好姐妹,要一起吃饭,以后多回来就是。”

  宁中则微笑看着儿子女儿,摆好筷子,一家四口,高高兴兴吃完午饭。

  饭后,岳灵儿给父亲泡好茶,端了过来,笑道:“爹爹,你喝茶。”

  岳群狐疑看着她,道:“说吧,又有什么事?在学堂被教习批评了?”

  “没有,没有,灵儿现在可刻苦了,教习昨天还表扬我呢?”岳灵儿骄傲道。

  岳群看着女儿,已经十二岁了,和当时见到师妹时一样高,却还是小孩模样,无忧无虑,正是不知愁的时节。

  “那是要买什么东西吗?你和你娘亲说就是,他们内务部好东西最多!”

  “不是!”岳灵儿陪笑道,“爹爹,听说你过几天要出去了!我也想去。”

  岳群惊讶道:“你怎么就知道了,哦,我知道了,是笑笑这个卧底给你通报了消息。”

  岳灵儿忙道:“笑笑哥也是好心,爹爹你可别为难笑笑哥,否则人家就成叛徒了。”

  又抓住岳群的手臂,摇晃着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旁边岳华轻轻咳了一声,岳灵儿忙道:“哥哥也要去,爹爹,哥哥也要去。”

  岳群转头看向岳华,岳华笑道:“爹,我已经回山一年多了,正好出去散散心,等你们回转华山,我就出海去琉球。”

  岳群一想,好像华山上下真抽不出多少人手,不如自己一家都出动,好歹也增加了师妹这个高手,师妹去了,商丫头也会跟着去,还可以把杨静静也带去,反正自己走了,她在太华堂也闲下来了,这就三个一流高手了。

  嗯,李笑、冯少杰这次要带去了,还有华儿几个好兄弟,也可以带去,这么一算,人手不算少了。

  当下对岳灵儿道:“你要去可以,但是功课可不能拉下,还得说服你母亲一起去。”

  岳灵儿高兴道:“娘亲也会去,我们全家人一起去。我跟着爹爹你身边,怎么可能把功课拉下呢?爹爹你可是超级大高手,比学堂的教习厉害多了。”

  岳群毫不客气收了女儿的马屁,理所当然点点头,一副就是如此的模样。

  主意既定,很快就通知到了各人,得到通知的自然欢欣鼓舞,做好准备。

  林平之得到消息时,正和岳华一起练剑,道:“我外公久居洛阳,热情好客,我们此次经过洛阳,不如就到我外公家居住。”

  岳华自然愿意成全自己兄弟,回去和父亲一说,岳群才想起林平之那个号称金刀无敌的外公王元霸,既然要展示华山武功,少不得要和这些江湖人士打交道,遂点头答应。

  这一日,岳群带着大队华山弟子,在林易华等华山高层的目送下,出了华山,来到华阴,早有弟子准备好三十匹高头大马,众人跨上马,雄赳赳气昂昂向东而去。

  华阴到洛阳不过四百余里,岳群等策马而行,每日行程两百,第三日就到达洛阳,林平之在高根明和陆大有陪同下,先行一步,去向外公王元霸报信。

  岳群等来到王府,只见府邸广阔,气势不凡,七十余岁的王元霸,已带着儿孙迎出门外,岳群见了,甩蹬下马,带着老婆儿女及一干弟子,快步行去。

  王元霸须发皆白,满脸红光,老远就高声道:“岳掌门大驾光临,在下未曾出城远迎,当真失礼。”

  岳群朗声道:“在下出门访友,第一个就是拜访中州大侠金刀无敌王老爷子,今日却是叨扰了。”

  王元霸见岳群如此抬举自己,高兴道:“岳掌门威震江湖,今日一到,蔽府真是蓬荜生辉,天大喜事呀!”

  说话间,两人走近,均长揖作礼,却是平辈相见。

  王元霸握住岳群手臂,深情道:“岳掌门收录我那外孙进入华山门楣,授予高深武功,却是我全家的光荣,又帮我那可怜的女儿女婿,挡住贪婪的青城派,恩同再造,小老儿要多谢岳掌门,才不使小老儿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青城派的打算,王元霸事后自是了解清楚,深知如无华山派出手,女儿一家定不能幸免。

  岳群笑道:“王兄不必客气,平之既然拜入华山,我们就是一家人,多说此等客气之语,不免显得生疏。”

  王元霸高兴道:“对对对,我们两家,不用客气。伯奋、仲强,快来见过岳掌门。”

  王仲奋和王仲强两人均四十几岁,在中原武林也有相当地位,虽知岳群武功高强,武林地位崇高,但一见面,看去不过三十来岁,比自己两个还显年轻,却与自己父亲平辈见礼,自己两人,却是低了一辈,需要磕头见礼,心里老大不愿意。

  听得父亲招呼,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就欲屈膝磕头,岳群也看出两人不愿意,伸手一抬,道:“两位世兄不需多礼,你俩是平之的舅舅,我们平辈相交即可。”

  王仲奋和王仲强刚要下跪,一股无形的巨力托住两人,两人竟一动都不能动,心头大骇,这华山掌门的武功当真深不可测,却是远高过自己父亲了。

  巨力缓缓散去,两人听了岳群的话,均心悦诚服长揖到地,脸上神情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宁中则带着儿女弟子走前,又是相互见礼,熙熙攘攘一番才作罢。

  王元霸把住岳群手臂,当下领着众人,从中门进了王府,在大厅坐下。

  申扬、梁发、施戴子、岳华四人,奉上四色礼物,王元霸叫儿孙接了过去,看那礼物,价值当值数千辆银子,心里暗叹,华山当真财雄势重。也叫人给华山弟子奉上礼物,特意交代每人又封了二十个金币,总算没有失礼。

  当晚,王元霸遍邀中州武林豪杰,一起宴请岳群,觥筹交错宾客尽欢,自不需细言。

  当晚,王元霸叫来林平之,细细询问在华山习武情况,林平之把能说的都说了,自言在华山过得极好。

  王元霸道:“平儿,你现在武功练到什么地步?”

  林平之笑道:“已经突破华山心法第六层。”

  王元霸惊讶道:“华山心法第六层,那可进入二流好手行列了,平儿,可真想不到,你练武资质如此之好,难怪岳掌门把你收入华山门楣?”

  林平之不好意思道:“外公,我这两下子,在华山可不算什么,只能说还算不错?”

  王元霸高兴道:“好好,谦虚点好,十八岁的二流好手可不多见,但也要戒骄戒躁,才能不断进步。”

  回头对孙儿王家俊道:“俊儿,你和表弟切磋一下。”

  说完,想起林平之已进入二流,又改口道:“仲强去,和平儿切磋一下。”

  王仲强不是很相信外甥竟然达到二流,听了父亲的话,站起来道:“来,平儿,咱舅俩练练。”

  林平之曾在母亲面前吹牛说和舅舅差不多,听了这话,正好验证一下,高兴站起来道:“舅舅,是比试拳脚功夫?还是比试兵器?”

  王仲强笑道:“好家伙,信心满足的,你哪个练的更好?”

  林平之笑道:“当然是剑法了,华山剑法可是最有名气的。”

  “那好,就看看你的剑法!”王仲强叫人拿来练习用的钝剑钝刀,一家人来到院子空旷处,观看甥舅俩比试。

  王家俊对弟弟道:“我觉得平之接不下父亲三十招。”

  王家驹道:“那可不一定,华山武功还是很厉害的,最少能接五十招。”

  林平之在前面听了,回头道:“表哥,你们可别看不起人,我最少能接一百招。”

  王家驹道:“要不打个赌,你能接下父亲一百招,我和哥哥每人给你一百个银币,如果接不下,哈哈,你那二十个金币拿出十个来,给我们每人五个。”此时,工商行以海外流传进来的名义,大量发行金银币,由于金银币制作精美,含量充足,币值稳定,携带使用方便,又时额定价值,没有损耗,先是在江南之地使用,很是得到各地商家的欢迎。

  然后借助四海行及联盟商家的推广,还有舟山物资集散的优势,慢慢向大明各省蔓延。像王家这样的豪强,自然第一时间就接纳了这种便捷的货币,却不知这是华山派的手脚。

  林平之笑道:“好哇!看我今天把你们的零花钱全部赢走。”

  王元霸和夫人,见儿孙打赌,也不劝阻,乐呵呵看着,接口说道:“平儿,你如果能接下你舅舅百招,我再奖你十个金币。”

  林平之大喜,高兴道:“哈哈,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发这笔财了。”王元霸等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举报

作者感言

空中云舒云卷

空中云舒云卷

建了个群,群号:959259556。书友们有兴趣可加群讨论或吐槽,谢谢支持!

2018-12-26 18: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