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笑傲不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1章 规矩和道义

笑傲不群 空中云舒云卷 3781 2018.12.28 18:10

  虽经嵩山派打扰,但华山众人毕竟赢了,而且都是少年玩性,并没有影响兴致,大伙吃过午饭,又在洛阳城玩了一下午,才心满意足回到王府。

  岳灵儿把买来的东西一股脑般了出来,向父母亲显摆,记起中午之事,就向父亲告状。

  岳群听了,夸道:“灵儿做的对,谁敢欺负我们,就打他,如果打不赢,就回来搬救兵,继续打,我们华山人多,不怕他。”

  宁中则翻了个白眼,道:“灵儿还小,不要教她打打杀杀的。灵儿做的对,有坏人来了,就叫哥哥们去打他。”以岳灵儿在华山的地位及受欢迎程度,一声招呼,几百个师兄呼啸而至,江湖上真没有几个门派能挡住这样实力的攻击。

  岳群也翻了个白眼,华山掌门的女儿,如果不会打打杀杀,那不是笑话吗?但知道师妹关心女儿,这会儿也不好再说其他。

  第二日,岳群带领华山众人,辞别金刀王元霸,策马向东,一路碰到的江湖门派,均放下身段登门拜访。

  学武之人,比试切磋却是到哪里都免不了的。

  二十岁以下的,岳华、林平之、陆大有去应对;二十岁以上的,有梁发、施戴子、高根明来对付;三十岁以上或一流高手,自有申扬、薛长乐接下;有那好强的女子,商洛和杨静静都不介意去欺负欺负她们,至于宁中则和岳群,早已是闻名江湖的顶尖高手,倒是没有冒失鬼敢来挑战。

  一路行出八百里,拜访十数门派,华山弟子无一败绩,华山弟子武功高强的传闻逐渐在江湖中传播开来。

  这一日,来到邵明湖附近,华山大队周围陆续出现一些骑士,远远观察华山众人情况。

  齐易山皱了皱眉头,手臂一挥,十个随行的外门弟子策马散开,向那些骑士逼去,那些骑士也不对抗,纷纷策马远去。

  过了不久,就见一个短打装扮的汉子,带着八人快步走来,远远看去,只见那汉子精神抖擞,眼中精光闪闪,显然内功不弱,刘安靠近岳群,低声道:“掌门,这人叫计无施,是魔教外围人物。”

  那计无施远远就高声道:“计无施见过华山岳掌门。”

  岳群见来人不失礼节,倒不好大大咧咧坐在马上,下了马来,朗声道:“岳某在此,久闻计先生大名,不知计先生有何见教?”

  计无施走近道:“我等久闻华山弟子令狐少侠大名,感其义薄云天,武功高强,剑法举世无双,恨不能相见。今日见到岳掌门,特奉上礼品若干,还请岳掌门代为转交。”

  岳群和华山众弟子均面露古怪,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要一个名门大派的掌门给门下弟子转交礼物。

  薛长乐脸上怒气一闪,就要上前,岳群伸手一拦,笑道:“如此甚好,把礼物拿来吧,我帮你们转交给令狐冲。”

  计无施哈哈大笑,转头吩咐身后八人,把礼物奉上。

  岳群叫人接了,抬眼看去,礼物倒是不轻,白玉玛瑙、人参首乌等等,价值怕不止数千两银子。

  远处数十匹马奔来,来到华山众人三箭之地,停了下来,看着华山众人说说笑笑。

  计无施笑道:“些许薄礼,不成敬意,都是我河北数十位好汉的心意,麻烦岳掌门了。”

  岳群笑道:“无妨,无妨,各位英雄还请留下大名,日后也好叫令狐冲给各位回礼。”

  计无施道:“我等贱名,不敢有辱令狐少侠视听,这就免了吧!”说完,向岳群及华山众人拱拱手,告辞而去。

  华山众人见此人如此无礼,均大感气愤,但见掌门一脸笑意,却不好发作。

  天空传来一阵鹰鸣,齐易山抬头看去,伸手解下背后的弓箭,略一凝神,一箭射去,羽箭瞬间越过两百多丈高空,一箭穿过老鹰头颅,老鹰瞬间死亡,双翅半收,翻转着向大地落下。

  齐易山喝道:“去一人,把老鹰接下来。”

  “我去!”林平之大喝一声,翻身上马,‘架’雪白的骏马猛地窜了出去,向那鹰落之处狂奔,那白马极为神骏,林平之骑术亦佳,一人一马配合默契,闪电般掠过那群骑士,赶到鹰落之处不远。

  不想前面竟是条三四丈宽的小河,看那老鹰落下轨迹,却正正落在那河心,那群骑士刚震惊于齐易山箭术,此刻见华山派弟子捡不到老鹰,不由都露出讥讽的笑意。

  却见那华山弟子,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大喝一声,白马瞬间加速,向那河道狂冲而去,临近河边,那华山弟子突然站上马背,极力一跃,身形高高跃起,在河道半空接住了那下落的老鹰,双臂一伸,身形向下落去,白马在主人跃出之后,奔出两步,亦从河边纵身一跃,半空中刚好接住华山弟子身体,落到河岸对面。

  “好!”华山派弟子大声喝彩,纷纷为林平之叫好。

  那群江湖汉子,面面相视,想不到一个华山老汉箭术超群,一个华山年轻弟子,马术轻功却都如此了得,不免面上无光,刚才轻视之心收了起来,也不愿得罪华山派,远远向华山派众人拱拱手,拉过马头,转身走得无影无踪。

  很快,林平之就策马跃过河道,回到华山众人身边。

  岳群夸道:“平之不错,有勇有谋!”

  林平之听了大为高兴,见众人都看过来,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嘿嘿直乐。

  陆大有跑了过来,接过老鹰,挺起大拇指赞道:“厉害!厉害!华山英侠,名不虚传!”

  齐易山走了过去,拍拍林平之的肩膀,赞赏点点头,把羽箭抽了回去。

  岳华笑道:“平之,今天表现这么好,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陆大有哈哈一笑道:“对对对!今晚庆祝,恭贺林平之荣登少侠之位!”华山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众人重新上马,向运河奔去,岳群领着众人,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船,一路向南而去。

  薛长乐向岳群道:“掌门,这些邪魔外道似乎在离间令狐师弟与华山的关系!”

  岳群赞赏点点头,道:“看出来了!嘿嘿,令狐冲现在,可是很受欢迎呀,魔教为了他,呕心沥血,可却把我岳某人看得也特低了!把我华山也看得特低了!”

  薛长乐脸上涌现怒色,道:“要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该死的魔教,竟敢低看华山掌门,绝对不可饶恕。

  岳群摇头笑道:“人家出手就是数千两银子的厚礼,说几句话而已,别这么小心眼?”

  薛长乐道:“这些跳梁小丑,看了心烦,真恨不得拔剑都杀个干净。”

  岳群斥道:“你也是要接手院部的人了,不能一味按心里好恶行事,别被表面的东西所迷惑。今天如果出了手,后果会如何?”

  薛长乐道:“难道魔教还会因为几个江湖散人和我们华山为难?”

  岳群道:“这倒不会,倒是事后你会对令狐会有什么想法?”

  薛长乐疑惑道:“令狐?不会有什么想法呀!”

  岳群叹道:“你都因为他乱交匪类而大动干戈,狠杀了一遍,心里居然会对他一点想法都没有?你是天生杀人狂?还是圣人?”

  薛长乐想了想道:“埋怨是会有一些。”

  岳群道:“何止埋怨,恐怕会有不满吧。你想想,令狐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错?”

  薛长乐道:“令狐师弟很好,没什么过错!”

  岳群道:“是呀!令狐现在没做错什么,动手的你们就对他不满,如再有类似事情,或真的令狐冲做了什么不是很令人满意的事情,你们还能如亲兄弟一样对待他吗?”

  薛长乐冷汗直冒,怒道:“好恶毒的诡计?要不是掌门阻止,我们就要铸成大错了!”

  岳群笑道:“别紧张,既然知道了,就看着他们继续把戏演下去。不是有礼物收吗?说不定陆续还会有呢?这礼物呀,我可是多多益善,再多都不会嫌弃。”

  薛长乐自动把掌门后面半句忽略,问道:“掌门,你说他们还敢继续做这恶心之事。”

  岳群呲笑道:“怎么不敢?巴掌还不打笑脸人,送礼难道有错?嘿嘿,说不定呀,这边红脸的走了,那边演白脸的就要来了。”

  薛长乐倏然惊醒,急道:“难道正道会因为令狐之事,问罪我们华山?”

  岳群懒洋洋道:“这不摆着的吗?多好的借口,傻子才不会用。”

  薛长乐迟疑道:“这…掌门,我们该如何面对?”

  岳群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薛长乐心里发毛,低头看了看自己,用不确定的语气道:“掌门,这是怎么了?”

  岳群叹道:“你学的是什么?手中拿的是什么?”

  薛长乐眼睛眨了眨,道:“我学的是华山武功,拿的是华山长剑。”

  岳群道:“那不结了,有什么如何面对?心情好的时候,听听他们胡吹,当作消遣。心情不好,感觉话不好听,你学的武功,拿着的长剑是干嘛的?给我打呀!”

  薛长乐想了想,摇摇头失笑道:“谢掌门开导,弟子不知怎的,出了华山山门,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满脑子胡思乱想。”

  岳群叹道:“这不怪你,恐怕好多弟子都有这样的想法!这就是江湖规矩的厉害!这就是江湖道义的厉害!你多对师弟们讲讲,不要出了华山山门,就不知道自己是华山人了。”

  薛长乐忙道:“是,掌门,弟子一定和师弟们说清楚利害得失。”

  薛长乐转到后舱,宁中则担忧道:“师兄,这样好吗?不会和嵩山派撕破脸面吗?”

  岳群笑道:“这要他左冷禅敢呀?再说撕破脸面又如何?他嵩山派能奈我们华山何?”

  宁中则道:“可他们拿江湖规矩、江湖道义说事,我们华山脸上也不好看。”

  岳群道:“江湖规矩有些是好的,江湖道义也是不错,可这规矩道义,不是他嵩山派说了算,他们代表不了江湖规矩和江湖道义。”

  宁中则叹道:“就怕他们觉得,自己就是江湖规矩,自己就是江湖道义。”

  岳群哈哈大笑:“那就和灵儿所说的一样,打他,把他打痛了,他就知道什么是江湖规矩,什么是江湖道义了。”

  岳灵儿在旁边听得云山雾海的,都不知道父亲母亲说的是什么,听得父亲提起自己,高兴道:“对,嵩山派的人最没有规矩,我叫笑笑哥哥打他。”

  岳群高兴道:“你看,灵儿最聪明,我们华山觉得他没有规矩,他就没有规矩,他就要被打,多打几次,他就知道什么是规矩,什么是道义了。”

  宁中则气急,狠狠瞪了岳群一眼,哪有这样教小孩的,小孩听了,长大还不无法无天?忙拉着岳灵儿细细解释,以免真的成了狂妄自大之人。

  华山派的船舶一路向南,果然,只要船一停靠岸边码头,就有人大张旗鼓给令狐冲送礼,委托岳群代为转交,言语虽客气,但其中毫无尊重的意味。

  华山众人早已得到交代,冷眼看着,如同看小丑演戏,一直到了长江以南,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华山众人仔细一盘点,居然收了十来万两银子的礼物。当晚,高兴的岳群领着众人停船靠岸,在丹徒住了一宿,好好庆祝了一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