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开局一副神级眼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穿上裤子不认人

开局一副神级眼镜 小妖日记 2893 2020.09.23 19:20

  “周宗主,你是穿上裤子不认人啊。”

  路飞飞此言一出,整个大殿顿时静的可怕。

  七位长老更是一脸懵逼。

  穿上裤子不认人?这句话出现在两男之间,是何等低俗的表达!更何况,两男之间的年纪还相差如此之大。

  何远山更是欲哭无泪,吓得双腿发软。

  “你这小子,竟敢在宗主面前胡言乱语!该当何罪?!”大长老刘庆元气得胡须都直了。

  “来人!给我把这小子轰出去!不!给我直接剁了!”二长老也是气得发抖。

  “敢污蔑宗主,该杀!”

  其他五位长老也是愤慨发言,恨不得直接将路飞飞碎尸万段。

  至于周天痕,茶杯都给捏碎了。

  他堂堂血宗宗主,三十多岁便成就皇命,乃星月帝国的十大天才之一,这方圆百里内谁听到他的名字不得闻风丧胆?

  而今,一小小少年,居然敢出言抹黑他,他岂能容忍?

  看着周天痕冰冷的表情,路飞飞却依旧从容淡定,用教训小孩的语气道:“周宗主,正所谓贫贱之知不能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难道,你真的能忘记,我义母高敏吗?”

  “嗡!”

  听到“高敏”二字,周天痕身上的暴戾气息顿时如湖面水泡般消失,眼中的冰冷,也是由震惊所替代。

  高敏是周天痕的前任妻子,这是一个只属于他的秘密,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可这小子为什么会知道?

  “高敏?高敏是谁?”余守真老眉一皱。

  “高敏是谁?呵呵,原来,周宗主还没把这件事告诉你们啊!“路飞飞一副痛心的模样,仰天流泪,“义母,你在天之灵,看看你曾经喜欢的,是个多么没心没肺的男人啊!”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周天痕只觉得他是个想跟自己攀关系的危险人物,完全没受他的演技所影响。

  “我是谁?我是高敏的义子!”路飞飞目光冰冷,胸脯因太过生气而剧烈起伏。

  “……”何远山顿时懵逼。

  这不是我弟吗?什么时候成谁谁的义子了?

  “哦?你是她的义子?那你可证据?”周天痕目光幽幽。

  “证据?呵呵,我能有什么证据?”路飞飞苦涩一笑,轻轻摇了摇头,“我只听义母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二十年前,你还只是血宗少宗主,血宗有规定,要成为下一任宗主的人,就必须得出门历练五年。由于你是第一次出宗门,见识不够,缺乏经验,以至被几个不长眼的骗子骗光了身上的钱。”

  “……在宗门享受着皇子待遇的少宗主,第一次觉得钱是那么的重要。为了挣到钱,你选择去完成讨伐强盗团的悬赏任务,但由于那时的你,实力还不够强,所以差点死在强盗团团长手里,后来是我义母救了你!”

  周天痕越听越震惊,右手微抬,惊讶的问道:“这……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只跟敏儿说过。”

  “这些,都是义母告诉我的。”路飞飞习惯性用中指推了推眼镜。

  他当然不可能说这些都是用眼镜看到的。

  有了这幅眼镜,路飞飞可以比周天痕他妈还懂周天痕。

  “是……敏儿告诉你的?”周天痕内心有些动容。

  路飞飞轻轻点头,红红的眼睛又有泪水滑落:“义母一直记得,你最爱吃猪肉馅的饺子,她用自己全部的积蓄,开了一家饺子馆。她常常坐在店门口发呆,我问她说‘义母你在想什么啊’,她说‘我在想你义父’。”

  “……每次看她露出慈祥的笑,我都会很痛心,因为我知道,她的笑容都是装出来的,她常常会躲在暗处哭泣,常常会念叨那个负心汉!”

  最后三个字,路飞飞咬得很重,看周天痕的眼神充满怨恨。

  周天痕听完,鼻子一酸,眼角隐约有泪光闪烁。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回去找义母?!她明明那么爱你!”路飞飞怒吼着,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周天痕完全落入了路飞飞的圈套,泪眼婆娑。

  “别跟我说理由,我不想听!所有的理由,都是骗人的!骗人的!”路飞飞双拳紧握,激动得脸都红了。

  他不想听周天痕的理由,其实是因为理由他已经通过眼镜得知。

  其实早在周天痕遇到高敏之前,周天痕的父亲就趁着周天痕历练在外,向白家下了聘礼,商量好了两家联姻大事。周天痕历练归来,说出要与高敏成婚之事,周父听后,大为震怒,关了周天痕三天禁闭,最后更是通过下药的方式,使得周天痕与白家白玉清生米煮成熟饭。

  当时周天痕虽然也是万分生气,但事情已经发生,他又能怎么样?

  就这样,他为了不让高敏伤心,从此断绝了与她的联系。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周天痕痛心疾首,双拳紧握,指甲都陷入了掌心肉中。

  下一刻,周天痕拉下了脸,眼中杀机爆射,一股澎湃的杀意从他身上迸发而出,周围的空气顿时如凝固了一般,殿内温度更是急剧下降。

  “你刚才说在天之灵?是怎么回事?”周天痕面沉如铁,忽然看向路飞飞,让后者从心底泛出一股寒意。

  “义母……已经死了,据说是被一个叫唐什么铁的人杀死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因为当时我出门打酱油了。”路飞飞被他吓得眼镜都快掉了。

  后来他干脆摘下眼镜,收进了裤兜里。

  “唐铁?你说的可是天机门的天才弟子唐铁?”周天痕牙关紧咬咯咯作响。

  “这个……我也不清楚。”路飞飞当然不会不清楚,只是,他现在必须模糊这件事,否则到时候周天痕把他带到唐铁面前对峙,此事就穿帮了。

  “嗯……既然不清楚,那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上天机门,毕竟我们两大门派渊源很深,一旦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大战。”

  周天痕深思熟虑了一番,看路飞飞的眼神顿时柔和了不少,道:“既然你是敏儿的义子,那就是我的义子,你就放心呆在血宗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就承蒙义父厚爱了。”路飞飞松了口气。

  尼玛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对了,你刚才戴在眼睛上那东西是什么宝贝?”周天痕问出了何远山等人一直想问的问题。

  “因为我眼睛不好,光线一强,眼睛就会疼,所以义母就给我做了这个东西来保护眼睛,义母她给这东西取名叫‘忆天痕’。”路飞飞摸出眼镜,开始编谎话。

  听到“忆天痕”三字,周天痕的身体微微一颤,有些怀念的道:“敏儿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弄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

  “那么义父,我能先随哥哥下去了吗?”路飞飞实在不愿在这地方多待,几大皇命强者无形之中散发的气息,实在太难承受了。

  “去吧。”周天痕点了点头。

  出了大殿,何远山脸上的震撼之色还未褪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的弟弟,居然还是宗主的义子,那他身为哥哥,岂不是也跟宗主有着一丝亲情所在?

  靠!如此一来,往后他还怕不被宗门重视?

  “小弟啊,你还真是厉害,谁实话,在你当面对宗主说出不敬的话时,我都快吓晕过去了。”何远山夸赞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路飞飞从容的道。

  “哈哈,不聊这些了,我先带你去房间。”何远山爽朗的笑道。

  路飞飞轻轻点头,跟随何远山来到了一个简朴的房间。

  与此同时,大殿内。

  “宗主,你真的相信那小子吗?”

  刘庆元显然不是很相信路飞飞,因为像这种试图跟血宗攀上关系的人,几年来又不是没出现过。

  “我相信他,因为他的眼睛很清澈。”周天痕眼中尽是信任之色,“另外,几位长老,难道你们没注意他的修为吗?”

  “这我倒是没注意。”刘庆元摇头道。

  “我也没注意。”

  “我也是。”

  七位长老纷纷摇头。

  “如果我没感觉错,这个何飞飞,现在应该是九转凡命。”

  周天痕此言一出看,几大长老顿时满脸错愕。

  如果只是说九转凡命,这在血宗并不少见。可是,何飞飞才多大?十一岁?十二岁?就算是十三岁,能有如此修为,纵观整片大陆,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宗主你不会看错了吧?”余守真满脸不敢相信。

  “如果连我都会看错,那谁能看对?”周天痕笑着摇摇头。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得想办法让他留在血宗了,这等人才,如若流失,对我们血宗可不是件好事。”刘庆元目光灼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