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开局一副神级眼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突发情况

开局一副神级眼镜 小妖日记 2036 2020.10.17 07:35

  竖日清晨,天机门颇为热闹,只因一年一度的新人大比开始了。

  路飞飞坐在贵宾席上,双手托着下巴,有些没精打采。

  整个比赛区大约一万平方米,共二十五个区,每个区域四百平米左右,这对普遍在凡命境界的新生弟子而言,已经足够。

  新来的弟子通过抽签,分好了组,其中周梦璐被分在了第一区。

  “少年郎,过来一趟。”叶致风拍了拍路飞飞的肩膀,指着后方道。

  路飞飞皱了皱眉,马上跟了上去。

  来到空无一人的角落,叶致风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路飞飞,道:“少年,你可知昨天那手拿扇子的人是谁?”

  见他突然一脸严肃,路飞飞也是一头雾水,道:“怎么?那人吃你家大黄狗了?”

  “你就别开玩笑了。”叶致风显得有些急躁。

  “那人自称是宋天机,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路飞飞实话实说。

  “如此说来,你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叶致风眉头微蹙。

  “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他是谁?”路飞飞淡淡的道。

  “如果本大爷的记忆没有出错,他应该是星月帝国的二皇子……哦不,因为前太子已经被本大爷砍了,他应该……是星月帝国的天机太子!”叶致风一脸严肃的道。

  “哦,所以呢?”路飞飞一副关我屁事的样子。

  太子怎么了?就算是星月大帝来了,我也不见得会眨一下眼睛。

  叶致风乜了他一眼,也是无话可说了。

  这家伙,还真是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啊。

  “咦?你砍了前太子,那宋天机若是知道了你的身份,会不会……”路飞飞嘴角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会不会砍了本大爷?告诉你吧,不会的。”叶致风自信的笑了笑,“他呀,感谢本大爷还来不及呢。”

  “哦?何出此言?”路飞飞装出一副不懂的模样问。

  其实,其中的大致原因他已经猜到了。

  皇室之中,皇子们为夺王位勾心斗角,手足相残的剧情,早就被那些古装电视剧演烂了。

  “他们两兄弟,是最有可能登上王位的两人,可奈何宋天机要比他哥哥少点心眼,所以星月大帝身边的人,几乎都被前太子收买了。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星月大帝退位,宋天机注定会败下阵来,可本大爷,却是帮他除掉了他哥哥,你说他该不该感谢我?”叶致风扬了扬下巴。

  “原来如此,皇家内部还真是复杂呀。”由于早就猜到了原因,所以路飞飞脸上并无太多表情。

  轰隆隆!

  天空突然响起几道雷声,路飞飞和叶致风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唯见几朵乌云正在聚拢。

  “要下雨了吗?”路飞飞不由苦笑,“新人大比的时候下雨,这雨来得可真不是时候啊。”

  “不,我想是要下鱼了。”叶致风双瞳中跳闪过一缕锐光。

  不多时,乌云盖顶,眼前的景物都如蒙上了一件灰色轻纱。

  轰!

  一道曲折的电光,在墨一般黑的天空中颤抖了两下,大地被震得微微颤抖。

  “不会吧,偏偏在这种时候。”路飞飞眉头一皱,只见一双双紫色的眼睛,在云层中倏隐倏显。

  ……

  半小时前,陆家,药堂。

  药堂的中央,是一口十尺高的瑞兽火炉。炉底紫色的火焰跳动,无数珍贵灵药被两名药童有节奏的投入火炉中,一股怪异的药味弥漫在药堂之内。

  陆雪心玉立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火炉中被炼化的药汁,精致的小脸上流露出满意之色。

  虽然她对所谓的体膏不是很了解,但就看着那渐渐变得金黄的颜色,她都知道体膏快要练成了。

  这是女人的直觉。

  “投放千年灵木根。”药堂的长老大喝一声。

  灵木根,乃是炼体膏所必须之物,像陆雪心修炼的体术,所需体膏怎么说也得用上万年灵木根,可奈何灵木根实在珍贵,这一份千年灵木根,就已经是陆家最为珍贵的东西了。

  扎着两小辫子的药童谨慎的拿来一个白银宝箱,宝箱一开,一截长约半尺的金黄色木根,便是暴露在空气中。

  药童小心翼翼的将林木根投放进药汁中,很快一股生命的气息从药汁中散发而出,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

  灵木根,乃是灵木最重要的部分,它蕴含了整颗灵木四分之三的命力,浓缩了整颗树的精华!

  可以说,一颗灵木的生死,就在于那小小一截灵木根是生是死。

  咕噜咕噜~

  药汁沸腾了起来,颜色很快由橙黄彻底变成了金黄。

  “成了。”药堂长老看着陆雪心,兴奋的道。

  “我何时能进去?”陆雪心低声问。

  “五分钟后便可。”药堂长老熄掉炉火,道。

  五分钟后。

  金色的药膏散发着阵阵清香,刺激着人的神经。

  两名丫鬟替陆雪心脱下淡绿裙袍,轻手轻脚的退到了一旁。

  此时的陆雪心只穿着粉色肚兜,莹白滑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小胸脯微微挺起,如待放的娇嫩花苞。

  她深吸了口气,便跳入了炉中。

  粘稠的药汁,慢慢将她吞噬,最后她只剩下一小撮黑发,还浮在药汁表面。

  开始时,她只觉得自己快要被灼热的药汁融化,可片刻后,那股灼热感却是慢慢退却,变得温和,让她全身毛孔都散发出一股清爽的感觉。

  她能感觉到,全身的筋骨正如一块锈铁在经历锤打,不少杂质都被药力挤出了体外,全身的血肉在被慢慢摧毁的同时,也在慢慢重塑,整个过程从天堂般的清爽,到地狱般的痛苦,最后又回到仿佛高潮的舒爽。

  不足半个小时,药液的颜色便是淡了下来。

  轰隆!

  一道惊雷突然响起,那声音仿佛贯穿天地,震得尚在体膏中浸泡的陆雪心耳朵嗡嗡地响。

  药堂长老也是老眉一皱,捋了捋胡须,有些震撼的道:“这雷声,居然能影响精神力!”

  “师尊,您说小姐不会有事吧?”药童有些担心。

  长老担忧的看了火炉一眼,道:“但愿她能承受得住才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