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开局一副神级眼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你的思想很危险

开局一副神级眼镜 小妖日记 2390 2020.10.07 06:59

  黑袍人在树干之间飞掠,如同地狱里逃出来的幽灵,悄无声息,最终停在一株大树下,猛地回头,冷视着追上来的银袍女子。

  女子手握如同寒冰锻造的长剑,黑色长发随风起落,美眸中透露着冰冷。

  正是玉晶灵。

  “莫冬生,你逃不了了。”她冰冷的道。

  “可恶!居然被你认出来了。”

  莫冬生摘下兜帽,目中猛沉,寒意凛冽。

  “乖乖束手就擒吧,不要做无谓的挣扎。”玉晶灵剑指莫冬生,脚下开始出现冰雾。

  “呵呵,要我束手就擒?你想想就好。”莫冬生拳头一握,身形爆射而出,靠近玉晶灵后,猛地一拳砸出。

  玉晶灵美眸中寒光吞吐,边退边极速挥剑,刹那间在半空中亮出流星般的弧度,最终致命的一剑点出,寒芒绽放。

  莫冬生抬手去挡,尖利的天冰剑,瞬间刺透了他的拳头,顿时血流如注。

  就在玉晶灵得意之时,她突然感觉胸口发闷,闷哼一声,脸色惨白的倒退了几步。

  莫冬生开始那一拳的劲力,已经令她受了伤。

  “嘿嘿,怎么样?还能打吗?”莫冬生面露狰狞的笑,完全没有在意手上的伤。

  “哼,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玉晶灵嘴角淌出一丝血来,用玉手拭去,刚迈出一步,马上身形一晃,差点摔倒。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感觉全身都麻痹了?

  “哈哈,虽然同为一转皇命境界,可你终究是太嫩了。”莫冬生得意的笑道。

  玉晶灵牙关一咬,马上注意到天冰剑上已经出现了丝丝黑气。

  “你的血有毒!”她突然意识到。

  “没错。”莫冬生冷笑一声,在玉晶灵绝望的眼神中步步靠近,“我的体质是可是万中无一的先天血毒体,别说是你,就算五转皇命的强者,碰上我也讨不到好!”

  先天血毒体,皇体中的一门恐怖体术,能将全身血液变成剧毒,而且毒性随着修为提高,会大大提升,倘若能修炼至圆满,可仅凭一滴血,就能毒死一座城的人。

  “去死吧。”莫冬生吐出宛若审判般的三字,拳头一握,砸向了玉晶灵的胸口。

  见拳头砸来,玉晶灵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该死,没想到我堂堂天机门三长老,居然会死在一个强盗头手上。

  咻!

  忽然,一道黑色流光伴随阵阵罡风从天而降,隔绝开了莫冬生与玉晶灵。

  地面微微一震,剑意的风浪荡漾开来,吹动着玉晶灵飘逸长发。

  看着插在地面的漆黑大剑,莫冬生暗自庆幸,还好退得及时,否则手臂就被切断了。

  “谁?”他眼中满是怨毒。

  “大爷我。”声音的来源是一个黑袍青年,他身形挺拔,相貌也称得上是俊逸。

  “叶致风!”看到青年,玉晶灵心中一喜。

  莫冬生却是没把叶致风当回事,冷声道:“你是来救这女人的?”

  “算是吧。”叶致风道。

  这女人好歹也是那少年郎身边的人,他可不能见死不救。

  特别强调一句,他绝对不是馋玉晶灵的身体!

  其实也有点。

  “你想怎么样?”莫冬生眼睛微眯。

  “这样,本大爷跟你做个交易。”叶致风盯着莫冬生,冷笑一声,开始脱去黑袍。

  “等等!我可不好这口!你别乱来。”莫冬生一想到面前即将多出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心里不由一阵恶寒。

  他有想过叶致风可能会拿出什么珍贵功法来进行交易,但他是万万没料到,对方会选择用身体勾引自己!

  道友你怎么说也是个男人啊!你身为男人的尊严放哪了?被狗吃了吗?

  没理会对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叶致风脱掉上衣后,侧过了身。

  “嗡!”

  在看到叶致风背后那七道横向伤痕之时,莫冬生顿时满脸错愕,双腿一软,差点瘫坐在地。

  那七道整齐排布的伤疤,狰狞无比,每一道伤痕都让人头皮发麻,莫冬生无法想象,这种程度的伤痕,到底是怎样造成的。

  虽然之前也有人伪造过剑魔的伤痕,可是伪造的伤痕,几乎都是过一两个月就可以消失的那种,所以像莫冬生这样的人想要识破,根本不难。

  而此时叶致风身上的伤痕,却是难以伪造的,因为他是货真价实的剑魔,背后的伤乃是传承惊鸿六剑之时留下的。

  “你……你就是独自一人杀穿太子殿的剑魔?”一向自诩冷静的莫冬生终于乱了阵脚。

  太子殿戒备森严,高手如云,那种地方,就算给他莫冬生十个胆,他也不敢去杀人。

  而剑魔……应该叫叶致风,他不仅杀了太子的人,而且还取了太子的脑袋,这件事令一国之主的星月大帝大为震怒,直接下令悬赏剑魔的人头,赏金十万金币!

  不过,就算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剑魔的真实身份,也一直都是个谜,就连当时活下来的几个妇人,也仅仅记得杀人者背后有七道让人脊背发凉的伤疤。

  而今,如此恐怖的存在,却是被莫冬生好死不死的碰上了!

  叶致风冷笑着点了点头,重新穿上衣服后,道:“大太子包庇杀本大爷父母的贼人,本大爷将其灭之,应该没什么不妥吧。”

  “是没……没什么不妥。”莫冬生额头上冷汗直冒。

  卧槽!今天的运气能再背点吗?怎么会招惹上这个魔头?

  “那就开始交易吧,你解了她身上的毒,本大爷饶你一命。”叶锁尘道。

  本来他可以一招就把莫冬生解决了,可这样一来,玉晶灵身上的毒就没法解了。

  “你不会事后反悔吧?”莫冬生自然也怕死。

  “放心,我们同为悬赏犯,大爷我没有杀你的理由。”叶致风拔出地上大剑,收入储物戒中。

  “但愿你信守承诺。”莫冬生这才一咬牙,咬破嘴唇,将一滴粘稠血液吹出。

  血液在半空炸成血雾,吸附在了玉晶灵身上。

  很快,她身上的黑气开始消散。

  “我能走了吧?”莫冬生退后两步,道。

  叶致风笑着点头。

  嗖!

  下一刻,莫冬生躬着身子用后腿在地上使劲一弹,呼地一声直窜出去,消失在树林深处。

  “你……是剑魔?”

  玉晶灵满脸错愕的看着叶致风,虚弱的问道。

  我的天啊,昨晚本姑娘居然在剑魔房间躺了一晚上!

  这件事要传出去,恐怕连赵门主都不信。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本大爷先背你离开这吧。”叶致风蹲下身,声音温柔。

  ……

  “回来了?”路飞飞抄着手,站在旅店外,不耐烦的看着陆雪心。

  陆雪心微微点头,笑容逐渐苦涩:“可惜没能抓到莫冬生。”

  “要是你真碰上了他,你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颇富磁性的男音响起,不远处,叶致风正背着玉晶灵走过来。

  “师尊,你怎么了?”见状,玉晶灵顿时一脸担心。

  “没事,只是被莫冬生阴了一把。”玉晶灵微微一笑。

  路飞飞见此一幕,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用肘部捅了捅叶致风,道:“不错嘛,进展这么快。”

  闻言,玉晶灵低垂臻首,俏脸微红,不再吱声。

  “少年,你的思想很危险。”叶致风白了路飞飞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