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是一段未了的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剑是一段未了的情 千月.QD 5461 2006.03.25 22:44

    一

  人生就是这样,被老天一次次作弄,再一次次摆脱作弄。在迷迷糊糊和天斗了很久之后,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赢过。

  我也输了。

  我伤好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带高老板去了关外最大的酒楼。

  说是我请她,其实用的还是她给我的那笔钱。高老板就是那种能够总是让你觉得很干净的女人。虽然我告诉过自己一百遍她早就不干净了,但还是对她改变了态度。

  我不好说对她的感觉,我躺在床上不能动的那段时间,她把一切都做的很好,最好。

  这样的女人总是很难让人拒绝的。

  我开始跟她说话,告诉她我的心已经被另一个女人装满了。而且是为了那个女人,我才会来到关外。

  她果然很知趣,自从我跟她说了这件事后,她再没有提出过过分的要求了。倒是很多时候,我觉得会很对不住她。

  我的剑法当然还不是天下第一,所以也不是谁都能杀掉。可为了早些存够钱,我会接一些很难办的生意。 杀人不光要靠剑法,还要一点运气。 我的运气一向都还不错。但好运气不能换来我的平安无事。能活着回来就是最好的运气了,所以每次就算只剩一口气回去,我都很庆幸。

  而且每次回去后还有她,高老板。 她总是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

  我的关外生活不再那么无聊了。因为有她在我身旁。很多时候我都是在睡前猛然醒来,然后告诉自己我是为了什么来关外的。

  就在我以为自己都快要忘记她时,竟然收到了她的信。她说有人向她家提亲了,她让我赶紧回去。我于是决定回江南了。

  但小高没让我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习惯叫她小高了。

  小高让我加快速度赚钱,不然回去也没有用。最多带她私奔,但那决不是爱她的做法。只有尽快凑够钱才行。

  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增加了接生意的频率。

  我开始变的越来越累,开始接一些和我的剑的原则相违背的生意,于是我我杀了我一生中杀过的第一个女人。接着就拿到了很多钱,接着就很难再杀人了,接着就决定回江南了。

  小高说要和我一起去江南,我是连想都没想就回绝了。

  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去?是不让我去还是怕当着我的面难以面对她,你是觉得那样会对不起她还是对不起我?你现在心里装着的究竟是谁?你都想明白过没有啊?????

  她的问题让我很难回答。那就不要回答好了。我推开紧抱着我的她,又推开紧关着的门,出去了。

  就在我踏出去第一步时,我又回头了,我又转身走进了屋子。她的眼里几乎发出了光来!但那光马上就暗淡了下去。因为我是回屋拿我所存着的钱。我不敢去想她当时的感受,以最快的速度远离她而去。

  真见鬼,就在我离开不到一柱香的工夫,关外又开始下雨了。 大雨!

  我似乎在雨中听见小高在很远的身后大声喊,你一定离不开我的!!走着瞧!!

  然后在我走了几天后,就真的又瞧见她了......

  二

  我真的已经走不动了,那就不要走了,我找了一棵大树靠着坐了下来。她就在那棵大树下站在了我面前。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把一个馒头轻轻放在我手边。

  既然选则了离开关外,回到江南。就选择了对小高的态度。如果现在不对她绝情,将来我和她都会后悔的。 我打掉了她手中的馒头。

  我看见她的手在抖,我没有看她的脸,是不敢,还是不忍?

  总之我再一次头也不回地走了。虽然现在走路对我来说就如在上刀山下火海一般。我是咬着牙在走每一步。我不明白我在此刻最想听到的为什么会是小高那决不放弃的高喊。但没有,我于是忍不住回头了,她已不在。

  我长叹了一口气,是为自己能彻底离开小高而觉得解脱,还是为以后身边不在有小高而觉得失落?我没时间多想了,我要尽快赶到她家中,去看她,去带她走......我还能带她走吗?我已经没有钱了,连手也没有了,我拿什么给她她应有的幸福?我真的还该去吗?

  啊!我记起来了,她是柳家守剑庄的二小姐,柳青青。

  守剑庄?我好象听谁告诉我的,说那是当今天下为数不多的没人赶惹的庄园。原因很简单,柳家的剑法太厉害了。有时候一剑挥出你还没什么感觉就已经少了一只手。 我用左手摸了一下腰间的剑......

  我还是支持着到了她家--守剑庄。因为有很多从不同地方来的人都在往那里去,我正好和他们结伴同行。而我所付出的唯一代价就是听到了一个足以令我崩溃的消息:柳二小姐要结婚了!!和四大世家之一的西门世家长子西门莫为成亲!!

  我记得青青说过会等我的,那为什么?为什么......也许这只是她家里的决定吧 ,毕竟能够和西门家结成亲家能够让他们守剑庄的江湖地位提高很多。

  我没再多想了,只是加紧脚步,不过,

  我似乎还是去晚了......

  三

  几乎是在城门口就能感到来自青青家的热闹气氛了。热闹是他们的,我只觉得无比的孤单。看起来能带走青青的可能性非常的小了。我左手用剑远没有右手用得好,而如果要动手,我所要面对的不仅是守剑庄的人,现在还要多一些西门世家的人。我真的能行吗?

  我还没有到守剑庄,就又遇见她了。

  我最后再求你一遍,不要去好吗?你的她是要嫁给西门世家的人!你怎么还不死心啊!!??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她的问题一向都很难回答。

  我只是走到她身边,漫漫地重复了一遍她的最后一句话:你怎么还不死心?

  恩,那好吧。这个给你,没有这张令牌,你进不了庄的。

  你怎么会有这个?

  你还问那么多干嘛?

  我没有再多问,拿过了令牌,进了--

  守剑庄!!

  场面真的很热闹,我用了点手段,就摸进了后院。找到了青青的房间。那间一直缠绕在我脑海中的房间。

  青青果然在里面,我没有多想就进去了。

  她并没有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而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了?

  她的反应真的另我吃了一大惊,只让我说得出三个字,为什么?

  她的笑容是那么冷,有些像一个人,但不完全一样。真的很像,就像是......

  你在关外的日子过得可还好吗?

  你为什么这样问?你不知道我是为什么去的关外吗?我在关外的每一天你又知道我是怎样过的吗?你又知道我在关外的每一天有多想你吗?...... 我的反问被她的冷笑打断了。

  我从没觉得,甚至没有想过,一个人仅仅用笑就能把另一个人击溃。她的笑确实有这种力量,但只针对我而言。她的语气也另我很难接受。

  你在关外不是已经有女人了吗?听说过得还很好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又是听谁说的?事情并不是相你想象那样!!

  本来我也不信,于是让我姐姐去了一趟关外。可是直到现在她还没回来。至于她的去向,你一定是最清楚的了!?是吗?

  所有的情景突然在我脑中浮现,那么清晰,那么真实,那么难以置信!! 我同时也明白了一点,是有人不希望看到我和青青在一起。而且他的手法还相当得巧妙。

  青青,你听我说......现在最需要的无疑是解释!可有人偏不要我解释,因为我听到了他的声音。那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你竟然活着到这里了!!

  就是那个声音,就是他。让我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剑和心去杀了一个女人。只要能追上他,一切的疑问就会水落石出了。我一定要追上他!但就在我追出去的时候,我听见了青青的呼喊。

  真正让我心寒的是接下来青青的那一声呼喊:

  爹!!

  如果那个人是别人还好办了,但那个人偏偏是青青的爹,守剑庄的庄主--柳世仁! 那么青青所知道的一切就都是拜她爹所赐了!我一遍遍的咀嚼着柳庄主的名字,真的是个好名字!

  四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追得那么执着,只追到了城郊。

  可以停了,柳庄主。这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哼哼,小子,真的挺机灵,怪不得会那么招人爱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你还问那么多为什么干嘛,死人是不用知道太多为什么的!

  那你就出手吧。

  庄主不愧于他的名号,我让他出手,他竟然真的出手了!他就那么刺出了一剑,我觉得那么熟悉的一剑!!那可以说改变了我一生的一剑!正是与这一剑如出一辙的一剑让我丢了右手。这一剑我也同样躲不过去,柳庄主的剑很扎实的没入我的身体,我感到一种似曾相识,又从未有过的寒冷涌上心头。

  我从半空摔到地上的疼痛明显没有伤口处那么强烈。真的好疼,真的好冷!!

  原来柳家人都是这样笑的,笑的让我觉得很亲切,很熟悉,又很难接受。伴随着那样的笑,他的语气也很不错:魏剑生,我是在帮你快一点从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中解脱呀!我是不是很关心你呢?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说完遗言再上路。

  我只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

  哼,跟你说了一个快死了的人是不用知道那么多为什么的!

  听到柳庄主的话,我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希望可言了。我只觉得可惜,死得这么不明不白。不过,

  我听到了一首曲子突然在我周围响了起来,是--《塞上空叹》。

  我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也突然响了起来:孩儿不肖,妹妹成婚之日,竟未能及时赶到,还望父亲大人恕罪。

  我真的没有想到,来者竟是柳天授!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是柳世仁的儿子!!

  你这不肖子来此做甚!?是想不利于爹爹吗?

  天授的笑总是挂在嘴边,不敢不敢,只是觉得若别人临死都不明不白的,太损阴德。故特来为爹爹积些阴德的。

  你是想告诉他全部的事?

  是!

  那我不许呢?

  我也要告诉!

  为什么?

  问你自己吧!

  柳庄主又笑了,微笑中,他出剑了......

  天授真的是我大大的惊叹。原来他也会用剑!而且还相当不错!我就卧在地上看着天授拔剑,出剑,收剑。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优雅,就像是他琴弦上和谐的旋律一般。能够倒在这样的剑下,一定也是一种享受。

  我只知道柳庄主倒下了,却不知道他是否也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塞上空叹》的曲子又回响起来,伴随着天授随和的声音:

  应该从爹爹您有了四个子女开始说起吧,好吗?

  我有个姐姐叫柳高芝,对吧?不过她是个私生女,在家中好象一直很没地位啊,而你却一直好心地抚养她,只为她以后能为您找一个好亲家。于是你把她嫁给了关外最有钱的人,这样,你也就会很有钱了。你关心的恐怕也只有这个,从没有想过你的女儿在关外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你可知你挥霍的钱财上有多少她的血和泪。后来那个有钱人家境衰落,你没给予任何接济帮助,发而乘机夺过了他们在中原的生意。 而你再一次想起你的大女儿,是在一个你难以逾越的剑手也去到关外之后--那名剑手叫魏剑生。你让你的大女儿按你所说的去接近他,再乘机杀掉他,却不曾想过,魏剑生的质朴善良竟打动了长期在关外饱受折磨的大姐。

  于是,你便故意走漏些消息给了同样喜欢着魏剑生的小妹青青。当然,青青喜欢他知识因为他的强,你想,只要以后能找到一个更强的人,就可以取代他在青青心目中的地位了。这一点你显然做到了。不过你还是不放心,于是你便怂恿你的亲生二女儿柳菲菲去关外,并在临行前教了她一招。其实你早就知道魏剑生剑法的破绽,只是你没有勇气去破他的剑,因为那要以命赌命。

  在菲菲走后,你也立刻动身去了关外,因为剑生从未亲自见过您,于是你便大摇大摆地让他去帮你杀了菲菲。

  结果你一定很满意,虽然死了个女儿,但却废了魏剑生的手,一定很值吧!?

  你也算到了他一定会来江南,所以早做好了准备,想让我在半途截杀他。不过,我觉得他还有活着的必要,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状况了。他是你的眼中钉,但却是我的手中棋!

  天授的话听得我很心寒,我感觉不出自己身上的温度。

  天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柳庄主问了一个和我一样的问题。

  好,告诉你也无妨。我和高芝才是亲兄妹!哼哼,是不是没有想到?我刚听说时,也没想到!我娘和你的原配夫人在同一天分娩,我娘深知你的为人,在生下我和妹妹后,便差产婆将我送到你原配夫人身边去了。大家都会点功夫,办到这点也不难。那产婆是我娘的结拜大姐,自然将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知道你夫人是怎么因难产而死了吗?我想你大概也清楚了。

  我清楚地看到柳庄主脸上抽搐扭曲的表情,很一会后,他才缓缓地说: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是那个产婆吗?

  没错,就是我亲娘的结拜大姐告诉我的!

  你为什么会信她?

  她给我看了娘的亲笔遗书,让我替她报仇。我娘是当年名震江湖的百变罗刹--阮绵眠,要找到她的真迹并不难。还好来之前服用了产婆所赠的唤龙胆,使我功力大增不少,让我能够这么顺利地替娘报仇!当然,还得感谢魏剑生,没有你,我绝难找到这么好的下手的地方。

  柳天授讲话的语气是一个十足的胜利者,高高在上,我对他之前的一切映像全部被颠覆。

  你有没有想过......柳庄主强忍着想说什么,但他的话被一个温柔而慈祥的声音打断了: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产婆可能就是你所谓的娘????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