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后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手太脏了,那就不要了

后野 芊芊初月 4477 2021.05.04 23:39

  江野思前想后,还是没有说,只是建议性的开口。

  “做我未婚妻,我就有理由帮助林氏地产”

  林静姝没有料到江野会有这个想法,她对江野刚才说的话是半信半疑的,毕竟江野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她想了想,出口拒绝。

  “江总,我谢谢您,但我拒绝”

  在小叔还未说之前,她还只能观望,对于和顾泽恩联姻一事,总得去看一看才知道。

  江野会料到她拒绝,他苦笑了一声,的确,在他跟林茂中,她肯定会选择林茂,因为林茂是她的亲人,是疼他爱她的小叔,可他呢?

  “如果需要,随时来找我”

  江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一派清冷,仿佛又回到了林静姝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清冷又疏离。

  他套起外套,大步离开了公寓。

  只留下林静姝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听着关门声响起。

  她莫名的开始失神,有一种落寞的感觉将她包围,她不是不相信江野,只是比起从他嘴里知道林氏地产的事,她想听小叔亲口告诉她。

  她又回想起江野的那一个吻,想起他睁着一双认真热忱的深邃眼眸,跟她说。

  “叫我名字”

  想到这里,林静姝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小叔林茂的电话。

  “小叔”

  此时林氏地产的总裁办公室里,林茂站在落地窗面前,看着外面的高楼林立。

  他气势凌厉,人到中年也是气度不凡。

  而他后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长腿翘起,穿着一身深色西装,面容清俊,带着一副金色边框眼镜,挺括的鼻梁,薄唇,最亮眼的还是眼镜下面那双含情的桃花眼。

  他几乎是冷漠的,侧着脸,整个人坐在那里跟一块冰一样,面色也是清冷不已,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也温暖不了他那冷峻的侧脸线条。

  “小野啊”林茂眼角阴鸷撇了一眼身后的男人,随后又恢复了一惯的笑容。

  “您昨天不是说要我陪你参加一个酒会吗?几点开始?”

  “八点,我让人过去接你”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林静姝看着窗外的阳光,叹出一口气,却不知为何。

  “林董考虑的怎么样?”

  身后沙发上的男人神色平淡,只有那双桃花眼多了几分冷凝。

  “那是我侄女儿!”

  林茂声音变沉,警告意味很浓。

  “其实想想也挺划算,用一个侄女儿换你林氏平安”

  他嘴角勾着一抹邪笑,配上他的眼睛,显得斯文败类。

  林茂微眯着眼,他果真就是个衣冠禽兽。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

  “至少目前是的,或许还可以保你那宝贝儿子平安”

  他始终笑着,眼里是笃定。

  “你什么意思”林茂沉声,已经染上了几分怒气。

  “没什么意思,就是给您提个醒”他说到这里,收起了笑。

  “今晚十点前,我希望得到你的答案”

  他变得阴沉,看了林茂一眼,便起身大步离开。

  林茂的拳头捏紧,目光阴沉可怕,他后悔轻信顾泽恩,他就是一头狼。

  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顾泽恩是顾家顾澜山的私生子,当初,他进入林氏,林茂还保有几分警惕和怀疑,直到后面他越来越出色,为林氏地产做出了一些出彩的项目,林茂便将他一手提拔到如今的林氏副总。

  没想到他包藏祸心,竟然要他将林静姝给他,可那是自己的侄女儿,自己放在手心疼了二十多年的侄女儿。

  如果顾泽恩是一个正人君子,他可以考虑将他介绍给林静姝,可他不是,他就是道貌岸然的一个伪君子。

  林茂最后松开拳头,目光渐渐平静下来。他拨通了林世安的电话。

  “给我滚回兰城”就只有这么一句,林世安却听出了电话那头林茂的的异样。

  林世安的戏份已经完了,所以连忙坐飞机赶回兰城。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林静姝已经收拾好了,等待林茂派人来接,一条抹胸的黑色长款礼服,勾勒出较好的身材,短发一边被她勾到耳后,妆容精致,美艳不可方物。

  她在外面套了一件羽绒服,长度直到脚踝。

  坐进车里时,林茂已经等着了,他温和的看着她,她长大了,他没有女儿只有林世安一个儿子,所以他是把林静姝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对待的。

  “小叔”林静姝甜甜的叫了他一声。

  “今天很漂亮,我们家小野真是长大了”

  “哪有,在您这里我还是小女孩儿”

  林静姝娇俏的笑了,挽住林茂的胳膊。

  林茂看着她难得露出的笑颜,总觉得最近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小野啊,最近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我看到你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林茂能看到林静姝眼底那淡淡的欢颜,以前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忧伤。

  被林茂这样一说,林静姝想到了江野,最近她的生活里江野强势介入。

  “没什么,就是最近想开了点儿”

  林茂听完点点头“你早就该想来点了”

  之后两人也没再说话,一路上林茂偶尔问问林墨和姚静的近况。

  车子一路急驰而过,到达酒会地点,是兰城最大最豪华的酒店,也是林氏旗下的地产,乐清酒店顶楼上,此时已经是觥筹交错。

  兰城几乎所有的上流人物都到了,当然也包括江野,他一身黑色西装,五官俊美,气质出挑,坐在角落里,没有去应酬。

  他的目光一直在不远处大厅里应酬的顾泽恩身上。

  这个男人说实话,很有能力,而且手腕儿很高,不然也不可能短短几年就成为林茂的心腹,手段高到可以将林氏掏空。

  不过,他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跟他抢人,原本他跟顾泽恩井水不犯河水,但他偏偏将手伸到林静姝哪里。

  想到这里,江野的眸子眯了眯,在黑夜中闪出几分危险来。

  他朝一旁应酬的郑敏招了招手。郑敏回过头,向他的方向坐近了些。

  “一会儿盯住顾泽恩,还有接触到阿姝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他低低出声,郑敏听着浑身僵硬,因为他透过江野的声音和他眼底深处的危险,他知道,如果今晚林静姝出了什么事,那么江野将不惜一切代价。

  他点头,起身,找了两个服务生,塞了点钱。

  林静姝挽着林茂的手臂进场时,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们,顾泽恩看到林静姝是,眸子微闪,最后笑了笑。

  江野看着她,目光放肆的在她身上打量,她一袭黑色礼服,身姿曼妙,杏眼乌眉,短发俏丽,她转身露出的白皙的美背,都让他痴迷不已,他恨不得走过去,将她带走,他不允许别的男人染指她一分,哪怕是男人的目光也不可以。

  他紧紧的捏住手里的酒杯,神色阴鸷难看。

  好在他坐在角落里,并没有人窥探到那个平日里平易近人,对谁都温和的江野,此时是如何的狠戾,而这种狠戾是趁着夜色从他骨子里流露出来的。

  郑敏一直盯着顾泽恩和他身边的人,那两个服务员则一直盯着林静姝。

  目前看来一切还算太平,只是林静姝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

  周围人目光的打量,让她很不舒服,还有热情上来攀谈的人,更是让她不适应。

  她强颜欢笑的应付完这些人,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她拿了一块提拉米苏无聊的吃着,当她抬头往相同方向几米外的窗边看去时,江野就抓住了她的视线,他懒懒的坐在沙发上,长腿翘起,对周边人都很疏离,但当看到她时,他目光才有了喜色。

  林静姝被他含笑的目光看得脸颊发热,她又想起下午时候他吻她的样子,专注又迷人。

  她觉得甜点突然没了味道,就放在一旁。

  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甜点不好吃吗?”

  林静姝抬眼望过去,看到的便是一双透过眼镜含情脉脉的桃花眼,他五官俊美,气质出尘,仿佛一个谦谦君子,只可惜他眼底的目光太过深不可闻,以至于林静姝第一眼就对他保持了警惕。

  如果江野是那种阴晴不定,带着若有若无疏离感,心思深奥,那么眼前这个便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

  “挺好吃的,只是嘴里比较寡淡,尝不出味道”林静姝嗓子还是哑哑的。露出一个的体的笑来。

  “认识一下,我叫顾泽恩,想必你从林董哪里听过我的名字”

  他坐了下来,看着林静姝。

  “大名鼎鼎的顾泽恩,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林静姝心口不一的说着赞美的话,心里却呕的要死。

  顾泽恩只是看着她,随后露出一抹笑来“谢谢夸赞”

  他说完,端起一杯酒,眼睛示意了一下林静姝手边的红酒,意思不言而喻。

  “不好意思,我感冒了,喝的头孢,不能喝酒”

  眼下这个顾泽恩,让林静姝察觉到了危险,自然得警惕一点儿。

  顾泽恩听完,朝最近的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

  服务员过来,顾泽恩取了一杯果汁。

  远处郑敏看着,那个服务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从进场开始,他都没有接触过顾泽恩。

  “果汁可以吧”顾泽恩将果汁儿递到林静姝眼前。

  她看着杯中橙黄色的液体,如果自己再不喝怕是不给他面子。于是端起杯子与顾泽恩手里的杯子轻轻一碰,也没多喝,只是小抿了一口。

  顾泽恩一看,挑挑眉“林小姐做什么工作?”

  “顾总您跟我小叔关系那么好,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工作呢?”

  林静姝委婉拒绝,她不想跟眼前这个顾泽恩再攀谈下去。

  远处江野看着顾泽恩,看着林静姝保持适当的距离,嘴角勾起笑。

  “林董也不是什么都告诉我啊”他笑着开口。

  “如果你不清楚又何必几次三番的要见我”

  林静姝说完,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发紧,她想着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原因,端起果汁又喝了一口。

  顾泽恩看着她又喝了一口,眸色加深,他起身“只是好奇罢了”

  “什么?”林静姝疑惑。

  “我听说林董有一个侄女儿,很是漂亮,想一睹风采,这不今天不就见到了”

  他侧身手托着自己的头,一派慵懒惬意。

  林静姝觉得怎么有点热,会场的暖气有这么足吗?

  “顾总说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她用手扇了扇风,脸颊好烫啊!

  “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林静姝觉得自己可能又发烧了,人也见了,趁着大家都不注意,她想先离场。

  “麻烦问一下厕所在哪里?”林静姝没有管顾泽恩,拉住前面给她递果汁的服务生。

  “请跟我来”

  服务生眼角撇了一眼顾泽恩,顾泽恩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子。

  林静姝当然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但这一幕正好落在郑敏的眼里,他连忙寻找江野的身影,原先角落里的人不见了,看来江野也看到了。

  郑敏没有迟疑,跟了上去。

  林静姝跟服务生道了谢,强撑着精神走到洗手台,打开水龙头,她捧了水就往自己脸上扑,水花四溅,林静姝觉得那股热意不减反增。

  而且慢慢的她发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的那股燥热全身而起,她紧紧的抓住水龙头,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可是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在她即将看不清楚时,一条手臂有力揽住她的腰身,将她带进怀里,林静姝费力抬头看向他,很模糊,她看不清楚,但他身上的味道,很熟悉。

  “若白~”林静姝蹭蹭男人的胸口,带着撒娇的意味。

  江野浑身一怔,他看着怀里双颊通红,殷红的嘴唇里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胸口。

  他很想吻上去,狠狠地,但他忍住了,他不介意她的嘴里喊着别人的名字。

  “阿姝”他温柔喊她。

  她睁开迷蒙的眼睛,一双眸子里的情欲勾的江野喉咙滚动,平常的她,安静,清冷,现在的她,带着女儿家独有的媚态,一个眼神就足以让江野差点丢盔弃甲,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卫生间里昏暗的灯光两人之间暧昧拉满。

  她吻了上去,生涩且莽撞,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想找到一处水源。

  带着甜意和馨香的吻朝着江野扑面而来,她的吻好软,让他忍不住沉沦,他知道她被下药了,可他多想时间停留在此刻。

  可这里毕竟不是什么好地方,他得赶紧带她离开这里。

  他撇过脸,喘着气儿,看着她身上单薄的礼服,随后将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将林静姝完完全全的裹住,抱进怀里。

  林静姝前一秒觉得自己得到了疏解,下一秒,就没了,她不自觉的红了眼。

  江野看着她殷切的目光,像一个没有得到满足的猫咪,楚楚可怜,他轻叹出一口气,“听话,待会儿让你亲”

  轻声说完,还亲了亲她的脸颊,得到安慰的林静姝安静了下来,于是江野将她打横抱起来,走出卫生间。

  门口郑敏将那个服务生堵在角落,郑敏的身后站着三个黑衣保镖。

  江野看都没看一眼,只在路过时,高大的身影被走廊的灯光拉长,他余光扫了一眼那个服务生,足以让服务生低下头。

  他像一个审判者,也像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浑身的煞气和戾气,让郑敏都颔首低眉,三个保镖也是一脸冷肃和恭敬。

  “手太脏了,那就不要了吧”

  他邪魅一笑,五官更加俊美,随后冷哼一声,语气是那样的平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