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七色花的凋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密室再现

七色花的凋零 微风北过 2085 2019.06.12 20:59

  江云正思考间,蓝悔列将军已经带着人来到了门前,先是看了里面的江云一眼,接着对着一旁的宋管家问道:“是你报的案?”

  “是,将军,”管家恭敬的回道。

  “封锁现场,查找线索,”大手一挥,对着身边的士兵吩咐道,接着对着身后的常德恩大夫说道:“常大夫,麻烦你去里面检查一下吧,这位不知道怎么称呼?”接着又对着宋管家问道。

  管家不敢怠慢,“老奴宋潜。”

  “嗯,那你把案发前后你看到的场景给本将军细细的说一下吧,注意不要漏了任何细节,”看着手持药箱的常德恩大夫走进去后,蓝悔对着宋管家说道。

  看到常德恩大夫过来,江云客气的对着他笑了笑,常德恩也对着江云回以一笑,接着便忙了起来,同样是检验,常德恩大夫的手法就要比江云的高明的多了,摸了摸鼻子,江云也不去看他,反而是打量起了这间屋子起来,想起自己刚才检查的结果,江云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密室杀人案,比起以前自己看过的推理小说来,至少手法高明了不少。

  这间房子在江云一进来时就已经打量了一遍,依旧是窗子反锁,门前有宋管家,凶手不可能从正门进来,而这间房子又没有其它侧门可以出去,因此便构成了一间密室,不,江云抬头,除了屋顶的天窗,这倒是跟舍利失窃案的案发现场有些想像,只是这里没有水就是了。

  关于缩骨功,江云也问过莫氏杂技团的二师兄和对他们还算了解的明诚,他们说的还算一致,就是莫氏杂技团只有已经身亡的大师兄会缩骨功,其它人都没有练过,他们莫氏杂技团每人都只有一项其他人所不会的绝技,也就是说,随着大师兄的死,现在,在这封闭的将军关里,再也没有人会缩骨功了,那么这个天窗就相当于不存在,可是,他是怎么中的毒,而且……

  日上三竿,蓝悔已经问完了老管家,此时正站在门口,过了一会,常德恩大夫检查完毕,走过来对着蓝将军说道,“列将军,老朽检查了一下赵行主的尸体还有那个一同死去的蓝鹰,发现是中毒而死,看其症状应该是西域断肠草。”

  听到常大夫的话,江云疑惑的看了看他,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

  “西域断肠草,众所周知,是西域三毒之一,两年生的草本植物,长成时浑身褐绿色,顶部有一朵很小的花,这是西域断肠草两年成长的精华,剧毒无比,人服之顷刻间就会丧命,另外,老朽在赵行主的饭菜中也发现了断肠草的痕迹,不过在这一桌子的菜中,只有这盘炒青菜中有少量的断肠草,其它都没有检测出来,”常大夫指着桌子边缘的一道菜说道。

  听了常德恩大夫的话,蓝悔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看来凶手挺小心的啊,他是在赌赵阳会吃这盘菜的。”

  “与其说是凶手在赌,倒不如说是凶手知道赵行主的饮食习惯,知道他一定会吃这盘菜的。”

  看了看说话的江云,蓝悔哼了一声,“这还用教我,难道我不知道吗?”

  江云不置可否。

  “听你所说当时还有三个下人一块给赵阳行主送过饭?”蓝悔对着一旁的管家问道。

  “是,除了我还有三个下人,每次都是我吩咐他们一块进去给行主送早饭的。”

  “嗯,那把他们叫过来吧,本将军要问话。”

  “好,请稍等。”

  宋管家办事效率挺高的,不一会就有三个比较年轻的身着朴素服饰的下人被带了过来。

  “走吧,江云少爷,我们也过去去听听吧。”

  有些诧异的看了泰威一眼,略一沉思,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对着泰威说:“好,我们也过去听听。”

  对于江云过来,蓝悔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开始审问那三个下人,前两个都没什么,回答也很一般,基本能确定没有什么嫌疑,当到第三个的时候,不知是否是错觉,江云总是感觉他看蓝悔的眼神有些怪异,像是害怕,又仿佛蕴含了一些其它的意味。

  虽然这最后一个下人回答的有些磕绊,但是总体来看,他应该也是没有嫌疑的,那么这样,线索就很渺茫了。若有所思的看了蓝悔一眼,江云又看了看一旁不语的常德恩大夫,对着蓝悔说道:“蓝将军,既然这里没有什么线索,那么在下先告辞了,”说着对着明诚与泰威一招手,便走了出去。

  疑惑的看了看走出去的江云,蓝悔叹了口气,“留两个人看着现场,把赵行主还有那只蓝鹰一块带到城主府,如果你想起了什么细节就来城主府告诉我,走吧。”最后一句是对那位宋管家说的。

  一路走出天地武行,江云觉得这将军关的天一点也不好,这会太阳又被乌云遮挡住了,倒是蛮凉爽的,就是缺了一分阳刚之气。

  “我们这是去哪?”看了看江云,明诚快步上前与之并列问道。

  “去城主府,我要查一下近几年来将军关所有的犯罪档案。”

  “您要查近几年的犯罪档案?查那个有什么用?舍利可是最近才丢的啊。”这句话是走在后面的泰威说的。

  看了泰威一眼,“我想,应该会有用的,走吧,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是江云的感觉,他没有说的是,常大夫的检验结果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了,还有蓝悔将军,总觉得有些发生过的事是江云不知道的,也就是在江云来之前发生的,甚至是发生了好几年了,他必须要搞清楚心中的一些疑问。

  此时中午已是有些过了,但江云还不及吃午饭,他甚至连早饭都还没吃,这会的江云又是赶到了城主府,无疑,江云在城主府又享受了一把长相带来的便利,他只是跟将军一提他想看看档案的事,将军略一沉吟就同意了,对着明诚与泰威说了一句“你们在这等着吧,我自己去”就匆匆忙忙的赶去了档案室,一边走一边想,江云觉得这次档案之行,他一定能够找到一些线索,最起码是关于赵行主之死,他觉得这可能不是一起简单的夺宝杀人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