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有够无耻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034 2019.06.03 19:58

  “行,那就-”

  “等等!”

  周远冬正准备让人杀了剩下的七个光腚村强盗,那个矮瘦的中年男子,突然大声打断了他的话。

  “野鹤,你想告诉他们什么?”而矮瘦的中年男子旁边,那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立即对矮瘦的中年男子不满了,拿眼狠狠瞪他。

  “当然是出卖你们呀,兄弟,你别瞪我,贫道还没活够呢!”矮瘦的中年男子野鹤,根本不以为意,嬉皮笑脸地回答。

  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自然被气坏了。

  他“呸”地一声,吐了老大一口口水到野鹤脸上,恨恨地说:“野鹤,亏村长那么信任你,你太没有义气了!”

  “村长是信任我,可我都投奔光腚村两年了,没少为他当牛做马,他却一直没把我升成六当家,太对不住我!我如今出卖他,也不亏心。”野鹤不服气,振振有辞。

  说完,他又迫不及待地转头对周远冬说:“族长,如果我把我知道的、所有有关光腚村的情况告诉你,你能不能饶了我这条狗命?”

  “这……”杀他们的主意是萧琼枝出的,周远冬下意识看向萧琼枝。

  萧琼枝并没打算放过野鹤,但有兴趣逗他。

  她故意很爽快地说:“族长爷爷,那你就饶他一命,让他说吧!”

  “行。”周远冬回头,示意野鹤说。

  野鹤于是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他所知道的,有关光腚村的一切,都讲了出来。

  原来,光腚村并不是个村子,而是座落在潭州乌七乡八爪山上的强盗窝。

  这个地方跟南城茶木乡切界,而茶木乡又跟泉陂乡切界。

  光腚村建寨已经有十六年,头头就是被刘五秀与楚芸娘,用锄头打死的李绝代。

  这个李绝代生于乌七乡,长于乌七乡,三十多岁时,还中了秀才。

  不过,他爹娘都是药罐子,长期卧病在床,家里没什么钱,他自己又长相丑陋,人见人厌的,娶妻困难。

  十六年前,一个从西域逃难过来,在乡里做暗娼,叫天竹葵的回女,看上李绝代的秀才身份,试图把他勾上床。

  没想到,回回李绝代都在临门一脚时,不行了。

  天竹葵很失望,就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她偷到的好几个男的听。

  那些男的也是各色,居然以此作为要胁,一起亵玩李绝代。

  李绝代受不了,怀恨在心。

  他找到天竹葵,逼天竹葵配合他,利用那些男的,时常要去找天竹葵快活的机会,在给他们喝的茶里,下砒霜,毒杀他们。

  然后,他又杀了天竹葵,去找铁匠,打一把大铁钩,每天报复性反亵玩他们。

  直到这些人的家人,看他们好几天没归家,感到不对劲,向官府报案,李绝代才带着大铁钩,躲到八爪山上,落草为寇。

  像黄金莲、娘自耕、海阔家空、野鹤等强盗,都是李绝代后来招揽到光腚村的。

  他们基本上来自乌七乡或者乌七乡周边乡里,几乎身上都背着杀人的案子,是被官府通缉的亡命之徒。

  只有野鹤,自称没杀过人,长年在茶木乡的天桥上算命,骗人钱糊口。

  前年,为了让一个叫刘不肥的二傻子多花钱,他吓唬对方,马上会有致命的血光之灾,要出十两银子,他才会帮对方免灾。

  偏偏,刘不肥太穷,拿不出钱,又恐惧血光之灾带来的伤害,回家就上吊自杀了。

  这样以来,野鹤自然也在家乡呆不下去,只好投奔李绝代。

  萧琼枝仔细听完,问:“你们光腚村一共有多少人?”

  “加上我新收的徒弟红叶,一共一百二十四人。除了红叶和另外十六个人,前天去茶木乡那边打劫时,被人打伤,回了光腚村养伤,剩下的一百零七人,全部来了你们周家村。”野鹤如实回答。

  萧琼枝认真想了想,指着他,对周远冬说:“族长爷爷,这个家伙曾经骗得人自杀,也很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如先让人打断他双脚,再把他丢到村外去吧!”

  “行-”

  “等等!”

  周远冬才开口,野鹤又打断了他的话,哭丧着脸,看看他,又看看萧琼枝。

  犹豫一会儿,野鹤把目光停留在萧琼枝身上:“小姑奶奶,我刚才忘了说清楚,那个上吊自杀的刘不肥,是茶木乡里的混混,一贯跟在人屁股后面,喊打喊杀,架秧子起哄,不然,我也不会说他有‘血光之灾’了。”

  “我骗得他自杀,等于是为民除害,其实不仅不能算我坏,往大了说,我还算有功。”

  “照这么说,如果你现在杀了他们六个,也算为民除害,也算有功了?”萧琼枝趁机指着旁边那六个被活捉的光腚村强盗,问。

  “当然!”野鹤一脸大义凛然。

  看上去,大有打算摇身一变,成为正义化身的架势。

  真是有够无耻。

  萧琼枝打心里鄙视。

  她想了想,转头跟周远冬商量:“族长爷爷,既然这个野鹤,觉得杀了其他光腚村强盗,是为民除害,也算有功,不如,我们就给他这个将功折罪的机会,由他来负责杀了剩下的光腚村强盗吧。”

  “不行,枝儿,不能给这家伙刀!这家伙脸上无肉,天生歹毒,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他手里有了刀,不杀其他光腚村强盗,反过来,用刀割开他们身上的绳索,一起来杀我们,怎么办?”刘五秀不知何时,走到了萧琼枝背后,一脸认真地插话问。

  萧琼枝连忙回她一个安心的微笑:“刘婶子,杀人不一定要用刀子的,用麻绳或者腰带,也可以。”

  “是了,那就让他用麻绳吧,用腰带划不来。”刘五秀下意识低头看一眼自己腰上的腰带,果断作出选择。

  惹得楚芸娘在一边抿嘴笑。

  萧琼枝也是服了刘五秀的抠门本性。

  倒是周远冬,很认可刘五秀的话,马上让人找来一根麻绳。

  不过,他并没有把麻绳交给野鹤,而是让人先拿着。

  野鹤怀疑他信不过自己,赶紧表忠心:“族长,你放心把麻绳交给我吧,我保证不留活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