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报恩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318 2019.06.10 19:29

  “好,那我等下就去镇上,买棉花和棉布。”楚芸娘觉得萧琼枝分析得很有道理,毫不犹豫地作出决定。

  “我也去,不管官府收不收,反正我家那死鬼只带了一身棉衣、棉裤从军,另外一身太破烂,当时没带过去,后来被我拆了,跟狗子和石头的旧棉衣、棉裤合起来,重新给他们做成两身新棉衣、棉裤了。”

  “我打算买棉花和棉布做两套新的,一套到时寄给我家那死鬼,另一套能卖给官府最好,不能卖,就给我自己穿,反正我好几年没做新棉衣、棉裤了,而且,我又高又壮实,穿男人的棉衣,棉裤,也就是样式有点不合适而已,没什么。”刘五秀想得还挺周到的。

  只是,刘五秀午时正,从族长周远冬家里借了牛车,兴冲冲带楚芸娘去镇上买棉花、棉布,却直到申时末,才回来。

  她们都两手空空的。

  刘五秀的神情,看起来显得特别愤怒。

  楚芸娘的神情,看起来有点惊魂未定,双眼还比较红肿,像是才哭过似的。

  萧琼枝很惊讶,连忙迎上前,关切地问她们:“娘,刘婶子,你们这是怎么了?”

  楚芸娘声音微颤地说:“枝儿,我们去乡里的半路上,遇到周有力带着他那三个表兄弟来打劫。”

  “幸亏我们村有三个族人,从乡里回来,看到了,帮我们拦住他们,让我们快跑,不然,我和你刘婶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

  “那你们逃回来的路上,周有力他们有没有再追过来?”萧琼枝吓一跳,沉声又问。

  楚芸娘答:“他们追过来了。本来是可以追上我们的,不过,他们一路追,那三个族人就一路拦他们,跟他们打在一起,拖了他们好一会儿,后来,他们就没追上了。”

  “娘,这可是件大事,你们还牛车回去时,告诉族长爷爷了吧?”萧琼枝追问。

  楚芸娘摇头:“族长在上回村里来过强盗后,安排了族人在村头和村尾轮流巡逻,你刘婶子一回到村头,就把事情告诉巡逻的人,巡逻的人马上跑回村,帮我们把这事告诉族长。”

  “族长叫来十几个族人,让我们带路,一起回去找周有力他们算账。”

  “可我们回去时,周有力他们早跑了,而那三个族人……”

  说到这里,楚芸娘突然说不下去了,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泣不成声。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地刘五秀,猛地抬起头,咬牙切齿地帮她把剩下的话给说完:“那三个族人,被周有力他们那些畜生,打得满身是血,还用利器各捅了好几下,两个当场死了,一个受重伤,昏迷不醒!”

  “那么,刘婶子,救你们的这三个族人,究竟都是谁?”萧琼枝铁青着脸,抿嘴问。

  刘五秀说:“就是你舅舅上回住的那户人家,家里的三个大人。他们时常送他们家大牛、石山、虎子、兔子、梨子等孩子,一起来你家,跟你二叔和你舅舅学看书识字和学功夫,你应该见过他们的。”

  “你是说,他们都是远庚爷爷家的人?”萧琼枝大吃一惊。

  “是的。就是你远庚爷爷,和他的两个弟弟。死的是他两个弟弟,你远庚爷爷,受了重伤。”

  “听族长请来的郎中说,你远庚爷爷的伤势太重,如果在他诊治下,三天内,能醒过来,就还有救,不然,也只能准备后事了。”刘五秀说到最后,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出来了。

  惹得楚芸娘更加泣不成声。

  好一会儿,她才低下头,搂着萧琼枝,悔恨不已地哽咽着说:“枝儿,都是娘的错,要不是我非要今天下午去镇上,就不会遇到周有力他们那些畜牲,害得那三个族人,为了救我和你刘婶子,两个送了命,一个受重伤。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萧琼枝想了想,安慰地拍打着她的肩膀,温声说:“娘,这不是你的错,你别什么错都往自己身上揽。周有力本来就很坏,如果不是他带着他的三个表兄弟打劫你们,远庚爷爷和他的两个兄弟,也不会出事。”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不能光顾着难过,还得去远庚爷爷和他的两个兄弟家里,看望他们的家人,尽我们所能,帮助他们的家人,然后,想方设法,找到周有力和他那三个表兄弟,把他们给抓出来,交给官府严惩。”

  “你娘和我,已经在看到你远庚爷爷他们出事时,把我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族长,拿去分给你远庚爷爷他们三兄弟的家人,现在,家里还能拿出的,看望他们的东西,就只剩下四只鸡、几块村里人上个月送的腊鱼、腊肉,和那两炕城砖饼了。”刘五秀有些闷闷地插话回答。

  “按理,这三个爷爷,等于是用他们的命,才换回来我娘和婶子你的命,这个大恩,我们一辈子都报不完。只是,我们自己,家境并不宽裕,总得留点养命的粮食。”

  “不如,就送远庚爷爷那四只鸡和那几块腊鱼、腊肉,给他老人家补身子,再送另外两个爷爷家,各半炕城砖饼吧。”萧琼枝提议。

  “好。”

  “行!”

  楚芸娘和刘五秀都没意见。

  她们一个去厨房拿腊鱼、腊肉,一个去院子里捉鸡,忙完后,又一起到正屋的新炕上,敲城砖饼。

  一口气敲了好几块下来后,刘五秀就嫌手累。

  她想起周大勇和郑邦都力气大,转头问萧琼枝:“你二叔、你舅舅和狗子、石头他们去哪里了?”

  萧琼枝答:“他们去靠徐家村那边的上游河里钓团鱼了。”

  “我从来只听说下游河里有团鱼,没听说过上游河里有团鱼,这事是哪个起的头?”刘五秀觉得有些不对劲。

  萧琼枝却觉得这事没什么,耐心地答:“今天下午,大牛和石山他们在练拳时,悄悄跟狗子、石头说,上游河里有大团鱼,他们看到过好几回,约狗子和石头明天上午,一起去上游河看大团鱼。”

  “狗子和石头下课后,又把这事告诉我,要我劝二叔和我舅舅,下午去上游河钓团鱼,一家人打打牙祭。”

  “我没意见,就照他们说的做了。不过,我怕你和我娘回来,看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会担心,在二叔、我舅舅和狗子、石头他们去上游河钓团鱼时,我就没去。”

  “原来是这样。大牛和石山都是老实孩子,不会说假话。既然他们说上游河有大团鱼,那肯定是真的有。估计你二叔和你舅舅他们,在上游河钓到大团鱼了,舍不得走,想多钓几只,不然,现在也该回来了。”刘五秀放心了,继续抡起手里的木棰子,敲城砖饼。

  萧琼枝力气小,帮不上忙。

  她想了想,决定去上游河找周大勇、郑邦他们。

  顺便商量下,如何找出周有力他们,给远庚爷爷三兄弟报仇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