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最毒贱人心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057 2019.05.31 19:58

  “当然是男的!”碧篱朱很自豪地说。

  “看来这女的不仅长得丑,还早就被千人骑、万人压了,算了,没意思,给你们用吧!”海阔家空这时拿眼狠狠扫了下碧离朱,大声发牢骚。

  “哈哈!村长,你说这女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她继爹惨死在这里,她毫不在意,倒是对她以前,跟男人唱曲卖艺的事,津津乐道?”另一面相刻薄女,突然指着碧篱朱,夸张的笑着,转头问李绝代。

  “一个卖唱女,四十来岁的样子还未婚,守在娘家,还是个继女,你说这正常吗?”李绝代白了另一面相刻薄女一眼。

  另一面相刻薄女自讨没趣,不作声了。

  那个黄金莲却心机多,居然还能耐着性子、陪着笑脸,问碧篱朱:“篱朱姑娘,你为什么愿意带我们去周大智家?”

  “因为这个周大智,在奴家面前,是个可耻的伪君子!”碧篱朱像是一下子受了刺激,语气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怎么说?”黄金莲目光晶亮。

  香樟树上的萧琼枝,听到这里,也目光晶亮。

  她实在无法想象,她22岁的爹,能对这个40来岁、看一眼就能让人做恶梦的碧篱朱,怎么个“伪君子”法。

  “有回傍晚,奴家在河边洗澡,身子都被他看到了,他却不负责任,不肯上门提亲!”周有求家院子里,碧篱朱一脸愤然。

  “原来周大智是这种人,确实是个伪君子!不过,篱朱姑娘,你放心,如果我看到你洗澡,我是一定会负责任的。”黄金莲很认真地说。

  碧篱朱连忙瞪大眼睛追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剖开我的心来看!”黄金莲边说边脱衣。

  碧篱朱立即信了:“你真是个好男人!等春天了,你一定要过来呀,现在天气冷,奴家不敢去河边洗澡,等春天天气暖和了,奴家一定会去的。”

  “好!一言为定!”黄金莲爽快答应。

  “噗!”这时,黄金莲身边,包括李绝代在内的其它光腚村强盗,有一算一,都忍不住同时捂嘴笑。

  黄金莲连忙转头,冲他们做了个得意的鬼脸,然后,回头对碧篱朱说:“篱朱姑娘,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尽快带我们去周大智家吧!”

  “行。周大智家就在那里,奴家现在就陪你们过去!”碧篱朱立刻伸手指了下萧琼枝家的方向,很热情地说。

  香樟树上的萧琼枝,看到这一幕,手里的拳头,下意识捏得更紧了。

  不久,碧篱朱带着光腚村七个强盗,来到了萧琼枝家院子门口。

  “奇怪,周大智家院子门,怎么是打开的?”光腚村强盗中的矮胖面相刻薄女,伸手指了指大开的院子门,问李绝代。

  “周大智老婆孩子大概是听到风声,跑了!”李绝代自作聪明地答。

  “人跑了没关系。刚刚在路上,篱朱姑娘告诉我,周大智家只有个十七岁的婆娘、和七岁的继女,那么,就算她们跑了,家里的粮食,应该是带不走的,我们先进去把粮食给收了吧。”黄金莲兴致勃勃地跟李绝代商量。

  “也行。”李绝代点点头,示意黄金莲身边的碧篱朱,在前面带路。

  碧篱朱却没有动,娇娇怯怯地说:“村长,有一件事,奴家刚才忘了说。周大智媳妇楚芸娘手里,有一块玉佩,据村里看到过的人说,那块玉佩的水头很好,有可能价值连城。”

  “有这事?你应该不会是为了报复周大智,故意哄我们的吧?”李绝代倒是不傻。

  他瞪着碧篱朱,似乎是想从她的表情里,寻出撒谎的破绽来。

  碧篱朱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更加娇娇怯怯了:“村长,奴家真没骗你。就在昨天,跟楚芸娘要好的楚有钱媳妇王春花,还为了她男人楚有钱,去求楚芸娘,拿那块玉佩当钱,借给她买药治楚有钱的寒症,等过段时间,她家有钱了,再帮楚芸娘把玉佩给赎回来。”

  “可楚芸娘却不肯借,说是怕当铺把那块玉佩给换了。你想想看,要是那块玉佩不是特别值钱,她会担心当铺把那块玉佩换了吗?还有,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王春花,她家就是我们刚经过的那家。”碧篱朱说完,用手指了指隔壁王春花家。

  李绝代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又低头想了想,说:“行了,现在你说的那个楚芸娘,不是带着她女儿萧琼枝跑了么,这天眼看就要黑下来,一时半会,我们也没法找到她们,玉佩的事,只能等明天再说,你还是先带我们,去院子里面抢她们家粮食吧。”

  “村长,奴家知道她们躲在哪里!楚芸娘是新嫁娘,胆子小,平时很少出门,在村里根本没什么熟人,就是跟王春花和那边住的周有种媳妇刘五秀,关系好,经常互相走动。”

  “不过,昨天,她得罪了王春花,现在,肯定只能躲刘五秀家里去了,奴家可以带你们,先去刘五秀家抓到她们,抢走她们手里的玉佩,再带你们回来这边抢粮食!”碧篱朱不死心,说完,用手指了指隔壁刘五秀家的方向。

  李绝代没想到两家隔的这么近,立刻来了兴趣:“行,那你带路吧。”

  “好的。”碧篱朱乖巧地点头,兴冲冲带着李绝代等人,往刘五秀家走。

  香樟树上的萧琼枝,看在眼里,气得低叹了句“真是最毒贱人心”。

  然后,伸出一只手,冲碧篱朱的背影做了个掐脖子的动作。

  很快地,光腚村七个强盗就在碧篱朱带领下,到了刘五秀家院子门口。

  不过,下一刻,他们都傻眼了。

  因为,刘五秀家院子门也是开着的,里面静悄悄,明显没人。

  李绝代气乎乎转头,质问碧篱朱:“这是怎么回事?”

  碧篱朱也蒙了,娇娇怯怯地说:“奴家也不知道……”

  “放你娘的狗屁!你带我们找到一户人家,一户人家就刚好没人在家,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你其实是跟这两户人家一伙的吧?”李绝代越说越生气。

  他拿起手里的大铁钩,就往碧篱朱身上狠狠打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