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真是过瘾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302 2019.06.13 19:58

  大约走出两百米的样子,就到了郑邦和周大勇之前带狗子、石头钓甲鱼的地方。

  并没有狗子、石头的影子。

  估计他们早在周大勇跑去徐家村那边帮郑邦时,就被周大勇给打发回去了。

  郑邦催着那个肚子受伤、试图歇一下的家伙,继续往前走。

  大约又走出两百米的样子,萧琼枝看到,周大勇居然坐在前面不远处的河边大石头上,歇气。

  他的脚旁,斜躺着周有力表兄弟俩。

  萧琼枝心里觉得好笑,表面上,故意一脸关切地问周大勇:“二叔,你是不是没力气了?”

  “没有,我力气大着呢,刚刚是在等你们,你们也太慢了!”周大勇说完,站起身,重新扛起周有力表兄弟俩,继续往前走。

  看来,他根本是无视了郑邦没扛人的情况。

  可是,这里离家里还有近两里路。

  从家里去族长家,又还有半里多路。

  照他刚才歇气这种频率算,他接下来,至少还得歇四回呢。

  太辛苦了。

  萧琼枝不忍心,只好提醒他:“二叔,刚才,在徐家村河边,你说完话就走,我舅舅都没来得及告诉你,其实是可以解开其中一个人定身的穴位,来背另一个人的,根本不用自己动手。”

  “现在,既然我们大家遇上了,你看,要不要也换上我舅舅这种方法?”

  “行!”周大勇很干脆地回答。

  他刚才虽然注意到了郑邦没扛人,却因为急于在萧琼枝面前证明自己力气大,根本没有细想。

  现在,知道还可以有这么省事的办法,挺高兴的。

  他把周有力表兄弟俩,从背上放下来,指着其中的周有力,对郑邦说:“郑大哥,你帮我解开这个畜生的穴位吧。”

  “行。”郑邦没有错过周大勇和萧琼枝的对话,立刻照做。

  结果,周有力被解穴后,背着他的表兄弟,往前没走出多远,就跟原来被郑邦用卵石打伤肚子的那个家伙一样,突然丢下背上的人,拔腿往一边飞跑。

  周大勇气得赶紧追上去,往死里狠揍了他一顿。

  然后,像拖死狗一样,把他给拖回到原地,好奇地问郑邦:“郑大哥,你是不是没有解这畜生的哑穴?我刚才打他,他张了半天的嘴,也没能叫出一点声音。”

  “是的。”郑邦很淡定的回答。

  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他并没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好勇、斗狠心,更喜欢从战略、战术上,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来应付对手。

  比如,他不给周有力等人解哑穴,就是为了提防他们还有其他同伴,听到他们的动静,跑出来帮忙,把事情搞大。

  而萧琼枝这时则在低头细看,周有力挨打后的惨状。

  他的脸,已经被周大勇打得肿成了猪头,双手搭拉着,显得有些不正常,估计已经脱臼了,两条腿,萎顿在地,一动不动,估计也伤得不轻。

  不过,反正他就是个该死的畜生,打了也就打了。

  萧琼枝没当回事,只是抬头提醒了郑邦一句:“舅舅,周有力这畜生,肯定背不了人了,得换人背才行。”

  郑邦明白她的意思,立即解开周有力丢下那人的定身穴位,让他背周有力。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

  大约走了半里路远时,背周有力的那人,突然丢下周有力,拔腿往一边飞跑。

  一个个的,可真是能折腾。

  不过,这一回,郑邦没等周大勇追上那人,就直接用脚,从地上踢起一颗卵石,飞向那人的右腿。

  下一刻,那人右腿被卵石击中,跪倒在地,半天也起不来。

  周大勇冲上去,扬手就要打。

  萧琼枝适时提醒:“二叔,你悠着点打,不然,没人帮你背周有力了!”

  “那我还是自己扛着他们吧!”周大勇追逃追烦了,说完,一不做,二不休,又把那人往死里打了一顿。

  萧琼枝不由抚额。

  这个二叔,明明是翩翩少年郎,又是读书刻苦的秀才,居然竟有如此暴力的一面,太掉人设了,汗!

  接下来,尽管周大勇是扛着两个人,走一阵,歇一阵,可由于郑邦这边扛人的这家伙,肚子受伤,走得艰难,倒是很和谐地做到了,同时到达族长周远冬家。

  周远冬根本没有想到,郑邦和周大勇,居然能这么快,就把周有力和他的表兄弟们抓过来。

  看到萧琼枝他们一行人出现时,很是吃了一惊。

  他一边赶紧把他们迎进屋子,一边打发他的孙子,去叫村里那两个平时参与族中事务表决的老太爷过来。

  等待的时间里,萧琼枝发现屋子里围着周远冬的十来个孙子、孙女,担心周有力和他的表兄弟们,会趁大家不注意时,突然挟持孩子逃跑。

  她低声跟郑邦说:“舅舅,你还是仍然点了周有力和他几个表兄弟的穴位,让他们无法动弹吧。”

  “好。”郑邦照做。

  萧琼枝放心了,又说:“舅舅,你的衣服都湿透了,现在天冷,容易着凉,反正那两个老爷爷,年纪大了,走路慢,得要好一会儿,才能到这里,你还是先回家,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再过来吧。”

  “好,谢谢枝儿提醒。”郑邦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转身离开。

  等他再回来时,不仅换了身衣服,身边还跟着楚芸娘、刘五秀、狗子、石头四人。

  其中,刘五秀一看到周有力等人,就扑了上去,用拳头、手肘、膝盖、腿,对他们接连花样狠打狠撞狠踢了各好几下。

  肯定是已经知道他们被点了穴位,无力还击。

  萧琼枝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还撺掇楚芸娘:“娘,你也去打几下吧,出出心里的一口恶气。”

  楚芸娘摇头:“我力气小,打不疼他们,没什么用,看你刘婶子打就行。”

  周远冬则有些头疼地在一边提醒刘五秀:“有种媳妇,你记得别打太狠了,我等下还要问他们话呢。”

  “族长,你放心,我就随便打几下,消消气,有分寸的。”刘五秀一人狠打四个大男人,还是很费力气的,有些气喘嘘嘘地答。

  郑邦看在眼里,善意提醒:“刘嫂,中间那个一直闭着眼睛的,早就被我用飞刀刺死了,可以不必打。”

  “行,那我打另外三个。”刘五秀正准备用手肘去撞中间那个的腹部,连忙及时掉转方向,改为去撞旁边周有力的腹部。

  周有力疼得啮牙裂嘴,使劲瞪大一双牛眼,恨恨地瞪着她。

  “哟嗬,死到临头,还敢瞪我!我要挖了你这对眼珠子!”刘五秀眼睛瞪得溜圆,说完,就取下头上的木钗子,刺向周有力的右眼。

  周有力吓得立刻闭上双眼。

  刘五秀也就是吓唬他而已,哪里会真的刺下去。

  看他居然知道害怕,立即冷笑着收起钗子,“呸”地一声,吐了一口浓痰在他脸上。

  真是虐得过瘾。

  萧琼枝越看,越觉得有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