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什么世道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171 2019.05.16 11:28

  周有种其实比周大智要大十来岁。

  不过,周大智虽然也姓周,原本却并非周家村人,他的祖籍在金陵,周家村人祖籍在沧州,也就是说,跟周家村人隔了很多辈的支族。

  双方要算辈分的话,一时半会,根本没法算清楚。

  所以,通常,周家村人,都把他当作村中年轻人最多的有字辈一代来看待。

  而有字辈的人,出于对周大智的尊重,明明比周大智年龄大,往往都会反过来把周大智作为兄长称呼。

  周大智一开始被他们这么称呼,有些不好意思,会客套一下,现在时间长了,也就默认了。

  他三两下扒掉碗里的饭,走到院子门口问:“有种,出什么事了?”

  周有种哭丧着脸说:“国君下诏,除征收剩下的五成皇粮外,要加收三成的皇粮充军粮,从今天开始,家家户户都得去乡里上交,如果三天内交不及,就会被抓去充军。”

  “那就交吧,只是多交三成,我们还能过得下去的,大不了从现在,到明年秋天这段日子,我们多找点杂粮来充饥。”周大智知道这种事,是没办法反抗的,倒是看得开。

  周有种就不行了:“大智哥,你教会了我们周家村村民们如何冒雨收割稻子,用炭火烤干,我们每家每户要多上交三成军粮,是还能过得下去,可其它村没人教这种方法,基本上到现在都断粮了,哪里还交得出一斤粮食?”

  周大智想想,也确实是这样,只好拍了拍周有种的肩膀,温声安慰:“有种,你能替别人着想,很不错,不过,这种世道,像我们这样的老百姓,也就只能求个养家糊口,独善其身,哪来的能力管别人过得怎么样呢?”

  “我指的不是别人,不是别人呀!”

  周有种着急了:“大智哥,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家那个婆娘,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她知道她娘家一定交不出皇粮,她哥她弟过三天就得被抓去充军了,一大早就给我在家里闹,说是我要不同意帮她娘家交皇粮,她就上吊。”

  “可我算过了,要是帮她娘家交皇粮,我这一家子,就完全活不下去了,到来年二月,就得断粮了。”

  “所以,我最多只能帮她娘家交五成,还差三成,大智哥,你看,能不能帮个忙,借这三成粮食给我,我等明年秋天收谷子时,一定还你!”

  “有种,你我是兄弟,你家有难处,按理,我应该帮你,不过,借粮食这件事,不是小事,我得先跟你嫂子商量下再说。”周大智想了想,把目光转向楚芸娘。

  楚芸娘素来心善,立刻不假思索地说:“乡里乡亲的,谁还没有个需要别人帮衬的时候呢?周大哥,不用跟我商量,你拿主意就行。”

  “好,那我们就借吧。”周大智拿定主意,向周有种打听了下,他婆娘娘家三成粮食的份量,开仓取出来一担谷子,交给他带走。

  萧琼枝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她认真数过,家里这次用炭火烘出来的粮食,统共才七担多一点。

  上回交五成皇粮时,用了两担余粮。

  这次交剩下五成皇粮和加收的三成皇粮,差不多得要用三担新粮。

  七担减去借周有种的一担、再减去马上要交的三担,等于家里最后只能剩下三担多了。

  自己刚刚还在准备跟爹娘,商量怎么来改善生活呢。

  结果,现有的粮食都一下子要减少大半,什么世道!可怎么活!

  “大智哥,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萧琼枝正暗暗吐槽,院子外面,居然又有人在叫唤。

  而且,这个声音,萧琼枝非常熟悉。

  它的主人,叫周有力,是村里有名的混混。

  该混混平时动不动来找周大智打秋风,周大智基本上有求必应。

  至于原因,据萧琼枝了解,是周有力爹周老久,生前曾有恩于周大智。

  萧琼枝非常讨厌周有力这种挟父恩图报的行为,直觉他这次,恐怕也是来借粮的。

  她一脸严肃地低声对周大智说:“爹,有力叔不是好人,你别总顺着他的意思,家里剩的谷子不多了。”

  “嗯。”周大智也怀疑周有力是来借粮的,点点头。

  这时,周有力已经进到院子里。

  他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汗,急吼吼冲周大智说:“国君下诏,除征收剩下的五成皇粮外,要加收三成的皇粮充军粮,从今天开始,家家户户都得去乡里上交,如果三天内交不及,就会被抓去充军。”

  “那就交吧,你家只有你和你母亲两个人了,但你家的地比我家多得多,多交三成,应该问题不大。”周大智很平静地回答。

  “可、可是,我前些天病倒了,并没有冒雨收割稻子,家里已经快要断粮,根本交不出一两皇粮。”周有力说到这里,神情变得沮丧起来。

  他的语气也开始变得低声下气:“大智哥,听说你最近冒雨,把你家稻子全收割了,那应该少说也有七八担谷子,可你平时一年的皇粮,也就是四担,估计这回,只要补交三担就够了,还能剩下四五担,不如借两三担给我,解解燃眉之急吧。”

  “有力,你生病不能收稻子,可以告诉我,我年年都帮你家收稻子,不差这一回。而你现在颗粒无收,是你咎由自取,不用跟我解释,与我无关。”

  “至于我家稻子,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你也来晚了,已经在你之前,有人找我借去一担谷子,没剩下多少,这回,我帮不了你。”周大智皱眉回答。

  周有力立刻着急了:“那不行,你不帮我谁帮我?我告诉你,我爹临终前可跟我说了,他以前是楚京城里大户人家的管家,要不是因为帮了你和你弟,他正在楚京城享福呢,怎么可能流落到这里,陪你过多年的苦日子,还摔落山崖惨死!”

  “你欠我爹的,你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今日我家这皇粮,你是交也得帮我交,不交,也得帮我交,不然,我就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官府,让官府来抓你俩兄弟!”

  “呵,周有力,看来我义父,尽管被你和你娘蒙蔽,却根本没有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你尽管把你所知道的告诉官府吧,我无惧无畏。”

  “不过,有件事,我要在这里给你解释清楚:我义父周老久,虽然曾经有恩于我,但我爹,更是有恩于他,哪怕他跟你说的、那所谓楚京城里大户人家的管家身份,也是我爹赏给他的!”

  “如果光论两家之间的恩情,我周大智家,从来不欠你周有力家,更何况,你还只是我义父的继子!我义父的死还是因为你!”

  “当然,你虽不仁,我却不会不义。看在我义父陪我兄弟,来这里过了近四年苦日子的份上,我最后帮你一把,给你两担谷子。只是,你我两家,将自此恩断义绝,我再也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客气,明白吗?”

  说到最后一句时,周大智的语气和眸光都变得犀利起来,连萧琼枝都听出和感觉到了这其中的冷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