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打起来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253 2019.06.05 19:58

  “我也想去看看那个人,枝儿,等收拾了碧篱朱,我带你去看吧。”周大勇提议。

  “好!”萧琼枝完全没意见。

  倒是狗子、石头,因为周大勇是村里唯一一个秀才,而且还会武功,内心里一直都很崇拜他,听了他的话,不仅没有去石山家,还跟着他一起去找碧篱朱了。

  周有求家。

  院子门紧闭,院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像没住人似的。

  刘五秀站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举起手,把门拍得遍响,边拍边喊:“代嫂子,开门!有事找你!”

  然而,她拍了好一会儿,手都拍红了,院子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周大勇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他从附近找来根竹竿,后退六七米远,奔跑到院门边的墙根附近时,直接一个撑竿跳,跳进了周远求家院子里。

  下一刻,院子里就传来碧篱朱“啊”的一声尖叫。

  再下一刻,院子门被打开。

  映入大家眼里的,是周大勇双手开门,还没收回来的姿势,以及碧篱朱从背后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周大勇腰部的姿势。

  刘五秀二话不说,当先冲进门,去扯碧篱朱那双手,边扯边骂:“臭娼婆,光天化日,你也敢缠着我大勇兄弟不放,真是不要脸!”

  碧篱朱不放手,边挣扎,边撕心裂肺般大喊:“来人啦!来人啦!周大勇又要对我不负责任啦!”

  这嘴脸,跟昨天在李绝代他们面前,那副娇娇怯怯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萧琼枝看着恶心,转头对狗子、石头说:“快去帮你们的娘,咬碧篱朱的手臂,咬完就哭,说她打你们!”

  石头马上照做,狗子愣了一下,也照做。

  碧篱朱原本还能挣扎下,被狗子、石头轮番咬手臂后,疼得受不了了,下意识松开手,破口大骂:“你们大大小小合起伙来欺负人,都是疯狗!”

  “臭娼婆,你才是疯狗呢!我实话告诉你,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算账的!你前天带着光腚村强盗,放火烧了我的屋子,我要打断你的腿,把你卖到妓院去,换钱来修新屋!”刘五秀说完,就扑到碧篱朱身上,一顿死打。

  碧篱朱前天才被李绝代死打一顿,身上有伤,又好吃懒做,没什么力气,根本不是刘五娘的对手。

  没一会儿,她就被刘五秀打得像只死老鼠一样,歪瘫倒在地。

  这时,院子门口,已经有不少村民,因为听到这边的动静,赶过来看热闹。

  其他人都没做声,只有刚赶来的王春花,一脸义愤填膺地斥责刘五秀:“刘五秀,你真是越来越泼了,居然跑到碧篱朱家里来欺负人,赶快住手,不然,我们大伙儿都饶不了你!”

  “得了,王春花,谁是你的‘大伙儿’呀?碧篱朱前天带光腚村强盗,放火烧刘五秀家屋子,我趴在我家院子树上,亲眼所见,这种活该千刀万剐的女的,你都要偏帮,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就是!王春花,我前晚看到碧篱朱去你家了,你跟她其实是一伙的吧?”

  “我听说,这个王春花,前几天,非逼着周大智媳妇,把他女儿的家传玉佩当掉,换钱给周有钱看病呢,依我看,她跟这碧篱朱,就是一路货,都觉得别人的东西,只要不给她们,就是欠她们的,还真保不准是一伙的!”

  ……

  看热闹的村民们都看不惯王春花的嘴脸,纷纷七嘴八舌斥责她。

  王春花并不知道,碧篱朱带光腚村强盗,烧刘五秀家屋子的事。

  现在看到大家,因为她护着碧篱朱,都牵怒她了,吓一跳,连忙为自己分辩:“我不知道碧篱朱,带光腚村强盗烧刘五秀家屋子的事,都是误会,我走了!”

  说完,就准备开溜。

  碧篱朱却把她当成救命稻草,挣扎着冲她大喊:“王嫂子,你不可以见死不救呀!回来!”

  “我已经救过了,可祸是你自己惹的,我总不能帮你背祸吧?”王春花悻悻说完,掉头就走,根本不给碧篱朱再求她的机会。

  碧篱朱只好又转过头,娇娇怯怯地哀求周大勇:“大勇,你上回就看光奴家的身子了,一直没对奴家负责,现在,你行行好,劝刘五娘放过奴家吧!”

  “臭娼婆,又在说什么乱话?你当大伙儿都是傻的呢?你每逢天气好,就没脸没皮跑到河边,假装洗澡,脱衣给路过男人看的事,这村里哪个人不知道啊?”

  “有几个男的,没被你那干瘪身子污过眼?你还有脸拿这个扯事?”刘五秀越说越生气,挥手重重一耳光抽过去。

  上回碧篱朱故意让狗子、石头,看到她身子的事的,狗子、石头回家跟她说起过。

  她还为这事特地跑去找碧篱朱算过账的。

  “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村里哪个人家里,你没去偷过?我起码不会偷人东西。”碧篱朱不在乎其它地方,就在乎脸,挨打后,破天荒异常激动起来,目光充满仇恨地瞪着刘五秀。

  刘五秀脸红了下,梗着脖子说:“我顺的又不多,害不了人,而且我有了多的东西,还会送人,你这个臭娼婆,干的全部都是害人的勾当,能跟我一样?”

  “就是!刘五秀虽然偶尔会顺点东西,但是不管哪一年,她都会送她自己家里种的丝瓜、苦瓜、葡萄、梨子什么的给大伙儿吃,比起这些来,她顺的那点东西,根本不算什么。”一个看热闹的大娘,非常认可刘五秀的话。

  这令刘五秀觉得倍有面子。

  她得意地对碧篱朱说:“臭娼婆,瞧瞧,你想掇祸,没人上当呢。”

  碧篱朱很郁闷,有些不甘心地说:“你们都不是好东西,看我爹不在了,一个个欺负我,我爹要是在天有灵,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得了吧,臭娼婆!你还有脸提有求大哥?这么多年,我们谁不知道,有求大哥长年自己吃苦受累,养你和你娘,和养疯子、傻子似的,你却从来没叫过他一声爹?”

  “前晚他被光腚村强盗打时,我在树上看得清清楚楚,你一开始躲在屋子里看热闹,等他被打死了,才为了保命,出来出卖大智哥一家人。哼,现在,你倒是好意思说他是你爹了?”刘五秀冷笑。

  “就是!我也看到了,有求哥被光腚村强盗打死后,碧篱朱从始至终,没一点难过的样子,倒是带着光腚村强盗,去大智弟家和你家打劫,显得特别积极。”旁边一个看热闹的人附和。

  还有几个看热闹的人,估计那晚也都看到了发生的一切,紧跟着给刘五秀作证,斥责碧篱朱的无耻。

  萧琼枝却突然想到一件事,问碧篱朱:“有求伯现在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