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骷髅头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251 2019.06.06 08:00

  “是呀,有求哥在哪里?”刘五秀受到启发,也紧跟着问。

  通常,村里要是死了人,都会通知族长和左邻右舍,一起处理。

  可族长昨天忙着处理光腚村强盗,以及了解村民的伤亡情况,陪郎中挨家挨户救治伤者等事,还根本没来得及帮村民处理死人的事。

  碧篱朱好吃懒做,没有什么力气,前晚,周有求的尸体,会被她用什么方法、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这是我家的家事,与你们无关。”碧篱朱目光闪烁了下,不肯说。

  看来,里面一定有猫腻,需要好好查一查。

  萧琼枝连忙吩咐狗子、石头:“狗子、石头,你们去叫族长爷爷-”

  “枝儿,不用叫了,我已经过来了。”族长周远冬突然打断萧琼枝的话,从院子门口看热闹的人群里,走了出来。

  萧琼枝喜出望外,连忙迎上前,好奇地问他:“族长爷爷,你怎么会过来了?”

  周远冬摸了摸萧琼枝的头,慈祥地答:“是大丫叫我过来的,她说狗子、石头的娘,在打周有求的继女,快要打死了,让我过来看一下。”

  “族长爷爷,大丫在瞎说,我娘没打碧篱朱几下,她根本不会死。”狗子生怕周远冬误会他娘,凑过来,大声分辩。

  “就是!族长,我告诉你,大丫根本没到这里来过,一定是王春花,指使她瞎说的;我还要告诉你,刚有人跟我说,昨夜亲眼看到碧篱朱去找王春花了,她们应该是一伙的。”刘五秀也怕被周远冬误会,迅速从碧篱朱身上站起来,走到周远冬跟前解释。

  周远冬昨天上午,带人去萧琼枝家时,就已经听楚芸娘说起过,碧篱朱带光腚村强盗进刘五秀家院子放火烧屋,和进萧琼枝家院子抢东西的事。

  只是看楚芸娘和刘五秀,当时似乎都没有要追究的意思,才没有处置碧篱朱。

  现在,刘五秀既然带着周大勇、萧琼枝,闹到周有求家门上了,这件事肯定得妥善处理才行。

  他想了想,对这时也走到他身边,正准备跟他打招呼的周大勇说:“大勇,你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跟我说一遍吧。”

  “好的。事情是这样的……”周大勇于是把情况一五一十都如实告诉他。

  周远冬仔细听完,走到这时已经爬起来,坐在地上的碧篱朱跟前,沉声问:“碧篱朱,你把你继爹的尸体,藏在哪里了?”

  “我没藏他的尸体。我前晚被光腚村强盗打晕时,他的尸体还在院子里,可等我从晕迷国醒来时,他的尸体已经不见了。”碧篱朱一脸委屈地娇娇怯怯回答。

  虚伪的嘴脸,真是让人恶心。

  萧琼枝不想给她多余发挥的机会,神情凝重地对周远冬说:“族长爷爷,我前天亲眼看到,有求伯被光腚村强盗打死时,碧篱朱一直躲在屋里没出来,后来,她为了保命,出卖我爹,从屋里出来后,也没有为有求伯的死,露出一丁点伤心难过的样子。”

  “刚刚,我还听到大家在说,碧篱朱从来没有叫过有求伯一声爹,这让我想到,有求伯尸体突然不见了,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周远冬、周大智、刘五秀和围着看热闹的一些人,都很好奇,异口同声地问。

  “碧篱朱虽然对有求伯毫无父女之情,却是有求伯名下的继女,于情于理,都该跟她娘一起给有求伯治丧。只是,治丧需要花不少钱,现在大家都处于困难时期,碧篱朱肯定不愿意出治丧的钱。”

  “所以,她只能表面上跟大家说有求伯尸体不见了,实际上,将有求伯尸体,藏在了这个院子里、不易被人想到的地方。比如枯井里、粪坑里、柴草堆里-”

  “臭丫头,你不要含血喷人!我虽然从来没有叫过周有求爹,但我心里一直是把他当成我爹的,怎么可能为了省治丧的钱,做出藏他尸体这么伤天害理的事?”碧篱珠在一边听着,突然神色变得激动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刘五秀听着心烦,大步走到她跟前,一把把她推倒在地,拦腰坐在她身上,脱下脚上的鞋子,强塞进她嘴里。

  狗子和石头有样学样,一个从怀里掏出山栗子,去塞碧篱朱的耳朵,一个扯下头上的布带,去蒙碧篱朱的眼睛。

  萧琼枝赞许地看他们一眼,转头更加直截了当地对周远冬说:“族长爷爷,你马上让人去搜下这个院子里的枯井、粪坑、柴草堆吧,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有求伯的尸体,应该就藏在这三个地方之一。”

  “行,我现在就让人去搜。”族长觉得萧琼枝的分析很有道理。

  他从院子门口围着看热闹的人群里,挑出六个平时表现比较憨厚的老人和十四、六岁少年,让周大勇带队去搜。

  约摸一刻钟后,周大勇等人就抓着一个五十来岁、满脸横肉的矮胖女子,回到周远冬跟前。

  他指了指那个满脸横肉矮胖女子,语气沉重地告诉周远冬:“我们在有求叔家灶屋的柴草堆里,发现了这个大婶,她自称叫李西湖,是碧篱朱表姐,昨天上午,被碧篱朱捎信叫过来帮忙的。”

  “她已经承认,有求哥的尸体,昨天被她跟碧篱朱一起,绑上大石头,扔进粪坑,我们需要很多粪勺、粪桶,尽快把粪坑里的大粪全部清出来,捞出有求哥的尸体才行,否则,时间长了,只怕有求哥尸体都被粪坑的蛆和大粪给毁了。”

  “忤逆不孝!这个碧篱朱真是忤逆不孝!”周远冬根没想到碧篱朱会如此对待周有求,不由气坏了。

  他好一会儿才压住胸口的火气,让人找来麻绳,把碧篱朱与李西湖,都五花大绑起来。

  紧接着,他沉声吩咐院子门口围着的看热闹者:“你们都回家一趟,把你们家里的粪桶、粪勺拿过来,装周有求家粪坑里的大粪吧。”

  ”好!”院子门口围着的看热闹者,异口同声大声答应着,马上照办。

  周有求是个老实人,在村里,人缘还是很好的。

  他们都听到了周远冬跟周大勇的谈话,心里非常同情周有求的遭遇,都希望能早点把他的尸体,打捞出来。

  人多力量大,没过多久,周有求家粪坑里的大粪,就被大家给掏得见底了。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粪坑底部,不仅仅只有周有求的尸体,还有四个看不出面目来的骷髅头,和许多其它人体碎骨。

  从骷髅头的体积来看,比成年人的头颅要小很多,基本上,像是小孩子的头骨。

  这令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极度震惊,纷纷窃窃私语,猜测这些骷髅头的主人,会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