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有福同享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088 2019.06.02 19:58

  接下来,尽管粮仓里光腚村强盗们扔烧得很旺干柴出来的速度,远远快过萧琼枝、刘五秀扔回去的速度,以及楚芸娘扎火把的速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粮仓里的火渐渐烧得越来越旺。

  光腚村强盗们开始尝试把干柴和火把丢到一角,腾出空地来栖身。

  可热气和烟雾也重,他们根本没地方躲,渐渐都被不同程度烧伤了,在里面打滚和鬼哭狼嚎,没再顾得上往上扔烧得很旺的干柴。

  萧琼枝、楚芸娘、刘五秀这时候都已经累出一身汗,几乎快要精疲力尽了。

  她们趁机也停手,凑到粮仓入口处,探头看下面的动静。

  下面的烟雾越来越重,熏得人眼睛都有点睁不开。

  那两个光腚村女强盗已经变成火人,躺在堆放干柴的火堆里,没有动弹,估计已经死了。

  在靠近粮仓入口正下方一角,被清理出大约四平方米的空地。

  那五个光腚村男强盗,横七竖八躺在一起。

  除了头部被刘五秀砍一刀,后又被楚芸娘用锄头把砸烂脑袋的李绝代死了外,其他四个都还没死。

  他们察觉到萧琼枝、楚芸娘、刘五秀看过来的目光时,全部警惕地站起身,如厉鬼一般,凶狠地瞪着她们。

  楚芸娘立刻被吓到了,下意识护着萧琼枝离开粮仓入口处。

  刘五秀有样学样,也下意识跟着她们走。

  只是,才走了几步,她就回过神来,停下脚步,提醒楚芸娘:“芸娘,别走了,那些强盗都已经被烧伤,应该暂时没什么力气再搭人梯爬上来,你不用怕他们!”

  “他们还没死呢,我不放心,这里剩下的柴草不多了,得去灶屋再多拿点柴草过来,多点些火把扔进去。”楚芸娘说完,护着萧琼枝继续走。

  走到厨房里,楚芸娘去拿柴草时,萧琼枝注意到柴坑里捂火炭的坛子。

  她灵机一动,指着它,对楚芸娘说:“娘,我们把家里这个也带过去吧,这里面的火炭接火快,沾点火星子就能烧起来,而且一小块一小块的,倒进粮仓里后,那些强盗根本来不及一一伸手捡开,比火把更好用。”

  “好,还是枝儿想得周到。”楚芸娘立即去抱那个坛子。

  萧琼枝则顺手抱了点柴草,方便等下把火炭倒入粮仓后,马上点火把扔进去接火。

  回到粮仓入口处时,刘五秀已经主动用剩下的柴草,扎了五六个火把。

  这可真是瞌睡送枕头。

  萧琼枝连忙把自己的计划跟刘五娘说了下。

  刘五娘也觉得她想得周到,迅速把火把都一一点着,扔进粮仓里。

  又帮楚芸娘搭把手,将坛子里面的火炭,全部朝刚刚扔火把的位置缓缓倾倒。

  很快,先掉到火把上的木炭就接上了火,导致试图去捡开火把的强盗,都措手不及。

  等他们好不容易捡走所有火把,扔到堆干柴的那一角时,这边的火炭也已经烧得红通通。

  他们才一会儿,就被灼伤得越来越严重,发出阵阵痛呼和咒骂。

  其中,里面那个绰号海阔家空的强盗,居然开始哭丧着脸求饶:“上面的小嫂子、小-”

  他的话还没说完,刘五秀已经迅速扎起一个新火把,点着了,恰好扔到他的头上。

  他的头发一下子就着火,顾不得再求饶,忙着举起双手去拍打头上的火。

  萧琼枝看到,转头跟楚芸娘、刘五秀商量:“娘,刘婶子,反正现在木炭已经都烧红了,下面火很大,接火快得很,我们干脆对着中间的火炭堆周围,直接扔柴草吧。”

  “好呢!”刘五秀立刻大大咧咧答应一声,抱起脚下剩余的柴草,就往木炭堆周围扔。

  楚芸娘则带着萧琼枝,又去厨房抱柴草过来。

  等厨房的柴草都抱过来,扔进粮仓里时,萧琼枝、楚芸娘、刘五秀都累了个够呛。

  不过,效果也是相当的好。

  现在,整个粮仓底下都被柴草给塞满了,火烧得很旺,跟烧窑似的。

  估计那剩下的五个强盗,都已经被烧死,没有再发出呻吟声和咒骂声。

  刘五秀放心了,对楚芸娘说了句“这么晚了,外头应该不会再有强盗过来了,我去把我家狗子、石头接过来安顿下。”,转身就走往她自己家里走。

  楚芸娘这才想起,刘五秀俩孩子还没带过来,而刘五秀家的屋子,早就被李绝代他们放火给烧了。

  她有些为难地跟萧琼枝商量:“枝儿,你刘婶子带狗子、石头过来后,只怕就会在我们家住下,等到她有钱重新搭屋子,才会搬出去。到时,关于我们家城砖饼的秘密,只怕是保不住了!”

  萧琼枝想想也是这个理,说:“没关系,她等下再过来,我们直接主动告诉她吧,反正,这次要不是刘婶子帮忙,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烧死粮仓里那些强盗。大家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另外,干脆也趁着这次机会,把这个做城砖饼的方法,告诉族长,就说我们以前也没做过这东西,也是尝试,现在发现成功了,能瞒过强盗,愿意教给大家一起防盗。”

  “对了,还有,得让族长记得叮嘱所有人发誓,不把这个方法传给村外的人,免得走漏消息,这个方法就不管用了。”

  “好,还是枝儿想得周到。”楚芸娘直点头。

  不久,刘五秀把狗子和石头带过来了,顺便还抱来一坛米,背上背着一个大包袱,估计里面是换洗衣服。

  她对楚芸娘说:“芸娘,我家里屋子都烧了,以后就只能借住在你家了,不过,你放心,我不让你吃亏,咱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只要是我刘五秀有一口东西吃,就饿不到你和枝儿。”

  “五秀,别说外道话,你有这份心就好,不用跟我客气,我家大智也把家里粮食藏得好,这次居然没被强盗识破,应该能捱到开春,还有吃的。”楚芸娘一边说着话,一边帮她把米抬进萧琼枝原来住的那间屋子。

  刘五秀顺手把背上的包袱解下来,放到床上,拿眼扫了下床上明显新铺的床褥和被子,不无感激地说:“芸娘,原来你已经猜到我要过来,把这些都准备好了,你人真好,我对不起你,我以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