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所谓贵人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328 2019.06.15 19:58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罗婶子,你想多了。”刘五秀连忙摆摆手,转头冲萧琼枝,有些无奈地眨了眨眼。

  明显是对这个“罗婶子”,很头疼。

  萧琼枝从来没有见过刘五秀,被人这么呛声时,还能这么忍气吞声的。

  她好奇地低声问:“刘婶子,是不是这个罗奶奶的丈夫,昨天也救了你和我娘?”

  “就是!要不是欠她罗绿叶的男人一条命,我哪里会让着她。你是不知道,这个姓罗的婆娘,可刻薄了,有一次-”

  “刘五秀,你说谁刻薄呢?居然当着我的面,跟孩子说我的坏话,你还是不是人?”罗绿叶突然打断了刘五秀的话。

  这听觉还真是好,刘五秀说话的声音挺小的,居然也被她给听到了。

  萧琼枝不无钦佩地看了罗绿叶一眼。

  罗绿叶恰好也转头来看萧琼枝,趁机告诉她:“枝儿,你别信刘五秀乱说,她是个老贼婆,这些年,偷过我家五次东西,五次都被我发现和叫破了,她就怀恨在心,逢人都说我的坏话!”

  “你瞎说!我明明是从你家经过,有几回,看到你院子里的果子长得好,从院外用锄头勾了一两枝,摘下来尝鲜而已!”

  “你要是觉得吃亏,你也可以去勾我院外的果子吃,我又没拦你!”刘五秀不服气地冲她翻白眼。

  “哼,你说得好听!你家院子里的果树,有一棵是伸了枝在外面的吗?”罗绿叶想起这事,更生气了,直接从牛车上,站了起来。

  吴九娘连忙拉住她:“绿叶,别吵了,再吵,就要耽误大事,赶不上时间进县城报案了。”

  “行,我听你的。”罗绿叶倒是把这事给忘了,连忙老实坐回原地。

  萧琼枝则从她们的对话里,听出问题,好奇地问吴九娘:“吴奶奶,进县城是要限时间的吗?”

  吴九娘答:“是呀,我昨晚听我娘家过来探望你远庚爷爷的兄弟说,现在到处是强盗和逃荒的难民,知县为了安全起见,四天前,在城头出了通告,限定进城时间,是巳时前。”

  “那我们得赶快出发!”刘五秀本来也正被楚芸娘拉着低声劝导,但她没错过罗绿叶这边的动静。

  听到这里,她着急了,连忙爬上那辆空车,同时招呼楚芸娘和周大勇也上车。

  只是,等楚芸娘和周大勇也上车坐好时,负责驾这辆牛车的周远冬,却并没有要赶路的样子。

  刘五秀觉得奇怪,问周远冬:“族长,你怎么还不走?”

  “我在等一位贵人,得等到他过来,才会走。”周远冬老神在在地回答。

  难怪刚才刘五秀跟罗绿叶争吵,他完全无动于衷,原来是不赶时间。

  只是,昨天晚上去周远冬家时,并没有听他提起,有什么贵人。

  当时在座的,除了他的家人,也并没有别人。

  这贵人,难道是像当初的美少年那样,到他家投宿的路人?

  萧琼枝越想越好奇,忍不住问周远冬:“族长爷爷,你说的那个贵人,是不是像上回,秦风和他主子那样的人?”

  周远冬马上赞许地看了萧琼枝一眼:“枝儿,你猜对了,我说的贵人,就是秦风主子的堂弟。”

  “他昨晚亥时,到我家投宿,向我打听秦风主子的情况。得知秦风早就走了,我今天要去县城办事,就跟我约定,今天一起启程。”

  “刚刚,我们一起来你家的路上,他发现,把玉笛忘记在我家了,亲自带人回去拿,应该现在已经拿到,很快就会过来。”

  “族长,秦风主子究竟是什么人?他不是在你家,呆了两天吗,难道一直没告诉你,他的名字?”刘五秀也很好奇,突然插话问。

  周远冬淡淡扫她一眼:“贵人名讳,怎么可能随便告诉我们这些小老百姓?”

  “有种媳妇,等下秦风主子的堂弟过来,你记得管好你这张的嘴,别跟人家动不动问这问那的,惹他不高兴,明白吗?”

  “明白。”刘五秀自觉没趣,闭了嘴。

  不一会儿,从后面传来马蹄声。

  萧琼枝转头一看,发现是辆马车。

  驾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和一个看上去,约摸八、九岁的华服小男孩。

  估计这个小男孩,就是周远冬刚刚说起的、美少年的堂弟。

  他长相跟美少年,不大相像,白净的脸,明亮的额头,弯弯的眉毛,英挺的鼻梁,丰满的红唇。

  还生了一双笑起来,能让人心都酥化的桃花眼。

  要不是因为他通身都是男孩子装束,萧琼枝一准得把他当成小姑娘。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这时,小男孩很快把马车驾到周远冬旁边,侧头看向萧琼枝,一脸高高在上的姿态。

  萧琼枝才不乐意回答他呢,故意笑眯眯反问:“小树墩,你叫什么名字?”

  “小树墩?为什么你要把我叫做小树墩?”小男孩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瞪大眼睛看着萧琼枝。

  萧琼枝眨了眨眼睛,继续笑眯眯:“你个子矮,身子胖,还穿着一身湖青色的衣裳,可不就像是个小小的树墩?”

  “我哪里矮了?八岁能长我这么高,已经算很了不起了!我也不算胖,我这叫婴儿肥,等我长大了,身材就会变得很修长!”

  “还有我这身湖青色的衣裳,上面可是绣着金莲花呢,你看到过哪个树墩会生莲花呀,啊?”小男孩不服气了。

  接下来,他目光挑剔地扫萧琼枝一眼,开始一连串地数落:“你看看你,长着一张小小小小脸,下巴还那么尖,跟个小猴子似的,难看死了!”

  “还有你的眉毛,跟柳树叶子似的,太生硬,一点也不轻盈,难看死了!还有你的眼睛,跟墨点儿似的,太黑,一点也不清秀,难看死了!”

  “还有你的鼻梁,没什么根,挺不直;还有你的嘴巴,小得像个茶壶嘴,你平时吃东西,要靠使劲往里塞,才能吃到吧?”

  呃,好吧,萧琼枝承认,自己这颜值,确实并不是很在线,至少自己也不大满意。

  脸并非最喜欢的喜庆圆脸,而是瓜子脸。

  眉并非最喜欢的悠长远山眉,而是柳叶眉。

  眼并非最喜欢的深邃丹凤眼,而是杏眼。

  鼻梁不够挺拔。

  嘴巴太小,实打实的樱桃嘴,吃东西时,只能小口小口地吃,太不方便了。

  但是,天地良心,这瓜子脸、柳叶眉、杏眼、不够挺拔的鼻梁和樱桃嘴组合在一起,那是绝对够得上清秀、俏丽美人标准的!

  小男孩就这样强行把自己归类为“难看死了”,可真是够任性的。

  萧琼枝才没兴趣浪费时间,跟这种眼高于顶的任性臭小子过多斗嘴呢。

  “小树墩,这就报复完了?那好,你可以走了!”她故意端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淡淡扫了小男孩一眼,大摇大摆地转身回院子。

  “呃!站住!不许走!”小男孩立刻更加不服气了,扯直了脖子,大声冲她吆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