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大不敬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316 2019.05.23 19:58

  很快,萧琼枝就摸出,她那个位置的里裤,从内开了一个斜长的小口袋,里面装了不少东西。

  可惜,柳老泼妇虽然蠢,但不是太蠢,这时已经回过神来,两片屁股夹得死紧,萧紫娆硬是费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把小口袋,从她屁股缝里扯出来。

  萧琼枝算是服了柳老泼妇这份藏赃物的心机、护赃物的剽悍了。

  不得已,她只好转头喊楚芸娘:“娘,柳老泼妇把东西都藏在塞屁股缝的小口袋里了,我虽然摸得到,可她两瓣屁股夹太紧,我实在扯不出来,你来帮我下!”

  “好。”楚芸娘没想到萧琼枝真能搜到东西,又惊又喜,快步过来帮她。

  然而,柳老泼妇实在是个人才,明知事情已经彻底败露,却还要坚持到最后,硬是继续死命夹紧了两瓣屁股,让楚芸娘扯好一会儿,还是没能把小口袋,从她屁股缝里扯出来。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萧琼枝只得看向周大智,大声问:“爹,你会不会,那种让人浑身不能动弹的武功?”

  周大智有些惭愧地摇了摇头:“那是点穴,我没学过,不会。”

  “那你-”

  “秦风会这个,我让他来帮你。”这时,之前被萧琼枝因气到,而一直没作声的美少年,突然开口。

  萧琼枝本来是想说,让周大智干脆直接往柳老泼妇后脑勺,劈一掌,直接劈晕她算了,听到美少年不计前嫌地开口,她挺意外的,连忙甜甜笑着,冲美少年行了个谢礼。

  美少年眉头一挑,毛病又犯了:“行谢礼就不必了,仍然诚意有限,我不稀罕,你要是真有心,还是得拿出点实际行动来。”

  “那你想要我拿出什么样的实际行动?”萧紫娆感到有点头疼。

  “以笑相许呀,你虽然长得丑,但是笑起来,倒也能一笑遮百丑。”美少年又开始弯眼笑。

  萧紫娆郁闷。

  果然又是这个调调!

  不过,看在这臭小子一再主动帮忙的份上,这次就给他面子,不打击他了,换个策略应对吧:“小子,我的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我自己做不了主,你还是死了心,别再拿这个说事了。”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顾虑,才不能对我以身相许的呀,没事,我明天早上就去你家提亲。”美少年居然趁机继续耍无赖。

  萧琼枝忍无可忍,又跟他杠上了:“好,你记得早点来,我爹要出门干农活,可没时间为了拒绝你,而在家久等。”

  “你又不是你爹,你怎么知道你爹会拒绝我?”美少年不服气,目光灼灼。

  “答案告诉你就没意思了,你自己慢慢去猜吧。”萧琼枝故意卖关子,说完就转过身,没再理他。

  这时,秦风过来帮忙,点了柳老泼妇的穴位,使她陷入晕迷。

  楚芸娘轻而易举就把柳老泼妇那个小口袋,给扯了出来。

  里面的东西不少,分别是一块玉佩、一对金耳环、一只玉板指、一个玉坠子和几粒金、银瓜子。

  萧琼枝指着它们,问楚芸娘:“娘,这些都是我们家丢的吗?”

  “就这块玉佩是我们家的,其余都不是。”楚芸娘说完,收起玉佩,又去捡了被柳老泼妇撞碎、散落在地上的那对玉镯碎块,放入袖袋里,然后,把剩下的东西都用帕子包着,交给周远冬。

  周远冬本来对萧琼枝的搜身行动,并没有抱多大希望,根本没料到她居然能搜出这么多赃物来。

  他仔细看了下那些东西,说:“我们村里没人会有这些贵重东西,这应该是周有力他们从别处偷的。”

  “那就是无主之物了。远冬叔,我今天去乡里交粮,听人说,国君早已就齐国入侵一事,修书向皇帝求助,然而,皇帝轻信妖道魏丰,让他把持朝政,对诸侯国,只问纳贡多少,不理一切纷争,已经回绝了国君的请求。”

  “齐国原本跟我国国力相当,各有六十万大军,如果是单打独斗,我国自然不惧,可是,就在十来天前,齐国国君向其妻弟燕国国君,借得二十万大军,凑成八十万大军入侵我国。”

  “我国国君没有燕国国君这样的姻亲,无兵可借,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所以这次加征皇粮时,才会拿交不上皇粮人家的成年男子充军。”

  “只是,就算充军成功,这二十万新增大军的新增军粮,又是个问题。不如我们把这些无主之物,拿乡里当掉,换钱买粮食,捐军粮,助在边关浴血奋战的卫国将士们,一臂之力吧!”

  周大智一口气说完上面的话,目光恳切地看向周远冬。

  周远冬也是深明大义的人,立即不假思索地拍板:“行!我还不知道齐国向燕国借兵这事,既然这样,就按你说的办!”

  “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楚国能有周族长和大智贤叔这样的老百姓,实为国君之福。”美少年听到这里,又开口了,看向周大智和周远冬的眼神,颇带几分赏识的味道。

  萧琼枝注意到后,心里有些讷闷。

  这小子只是一个小辈,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崇拜周大智和周远冬才对,不应该是赏识,那是上位者对于下属的的态度,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小丫头,你在想什么呢?”美少年突然话锋一转,朝萧琼枝看了过来。

  “我在想,我们的大萧皇帝是不是已经很老了?”萧琼枝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

  美少年却唇角一勾,来了兴趣:“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我爹说他轻信妖道呀。”

  “你想想看,大萧皇帝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轻信妖道?除非是妖道能有既让他信服、又让他倚重的某种特别本领。”

  “而自古以来,要数道士的特别本领,第一就是长生术。你再想想看,需要倚重长生术的人,除了老人,还能是什么人呢?”萧琼枝一本正经地反问。

  “好吧,被你蒙对了!大萧皇帝,确实年事已高,他的长子,如果现在还健在的话,今年应该有七十三岁,至于他,年龄一直成迷,就我的了解来看,至少也得有九十岁以上。”美少年嘴上说萧琼枝在“蒙”,却对于大萧皇帝的实际年龄,分析得很认真。

  “这么老!居然还在位!权力欲太旺,是个老糊涂-”

  “枝儿!”

  萧琼枝话还没说完,楚芸娘突然厉声叫她。

  萧琼枝吓一跳,转头看向楚芸娘,好奇地问:“娘,怎么了?”

  楚芸娘很严肃地说:“你亲爹很重视家族,他与我们的大萧皇帝,是同族,论辈来排,大萧皇帝算是你的太爷爷,你作为族中小辈,这样背后非议他,是大不敬,如按族中规矩处理,你得被掌嘴,我和你爹得被罚跪祠堂三天。”

  “啊,这么严重?娘,你放心,我以后再不背后非议这个大萧皇帝太爷爷了。”萧琼枝连忙乖巧地保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