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修理老泼妇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001 2019.05.22 19:58

  “你、你这蠢丫头,真是没眼光!你以后才会长歪呢!你还嫁不出去!”美少年素来都是被人恭维着,还从来没被这么奚落过,立刻暴躁了,转过身去,不理萧琼枝。

  萧琼枝心里好笑,转头继续问周远冬:“族长爷爷,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五个盗贼?”

  周远冬很郑重地答:“家有家法,族有族规,村有村纪,我会按族规村纪处置。除了之前,让他们就供认偷盗你家财物一事,签字画押之外,等下,我还会没收周有力和柳氏,在我们周家村的一切东西,将他们跟另外三人,全部逐出周家村,永远不许再回来!”

  “太好了!”萧琼枝非常满意。

  她直夸周远冬:“清理掉周有力他们这种害群之马,就能长期保证我们村村民财产安全,有利于大家安居乐业,族长爷爷依照族规行事,是在造大功德!”

  “不好意思,远冬伯,有件事要麻烦您一下。”这时,楚芸娘突然走到萧琼枝身边。

  不过,她虽然是对着周远冬说话的,但说话后,低头看向萧琼枝的眼神,却带着深深自责。

  萧琼枝很讷闷,但当着周远冬的面,她只能忍着,没有作声。

  周远冬也注意到楚芸娘的眼神,也很讷闷,直接问出口:“大智媳妇,你这是怎么了?”

  楚芸娘说:“我以前那个失散的相公,留了块折二铜钱大小的玉佩给枝儿,我把它和大智给我的钱、送我的一对玉镯,都用一块帕子包着,锁在五屉柜里,刚刚我看了下,帕子里其它东西都还在,只有玉佩与玉镯不见了。”

  “那一定是周有力他们几个,给藏起来了。”周远冬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安排人,把周有力家搜一遍,又安排几个人,去搜周有力等人的身。

  搜了好一会儿,什么都没有搜到。

  不过,萧琼枝注意到搜身的人,并没有认真搜柳老泼妇的身。

  她心里明白,周远冬可能顾忌柳老泼妇是女的,他带来的却都是男的,有些私密地方,不大方便搜,特意指着柳老泼妇,自告奋勇地对周远冬说:“族长爷爷,我可以去搜她的身吗?我觉得东西有可能是藏在她身上。”

  “可以,你去搜吧。”周远冬没有意见。

  柳老泼妇在一边听到,却着急了,立刻绷紧她被反缚的双手,向内使劲地撞来撞去。

  等萧琼枝走到她身边时,发现她衣袖里、戴在手腕上的一对玉镯,都被撞碎成几段了。

  这个该死的老泼妇!

  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到,那一对被撞碎的玉镯,一定就是刚刚楚芸娘提到的、周大智送给她的那对玉镯。

  萧琼枝被激怒了,决定好好羞辱这老泼妇一顿。

  她反正现在也只是个七岁的小孩子,就索性装不懂事,故意把手伸进柳老泼妇上衣里,毫不客气地左抓右掐,东摸西捏。

  柳老泼妇没想到萧琼枝会来这一手,很窝火。

  但她被反缚双手跪绑在树脚,嘴里也有破布塞着,打不了萧琼枝,也骂不了萧琼枝,只能拿双凶狠的眼睛,死死地瞪萧琼枝。

  萧琼枝又不是吓大的,才不怕柳老泼妇瞪呢。

  她继续装不懂事,眼睛则紧盯着柳老泼妇面上的表情,嘴里煞有介事地嘀咕:“奇怪,脖子上没有,这里也没有,难道在下面?”

  柳老泼妇明显心里有鬼,目光突然飞快闪烁了下。

  萧琼枝其实是诈她的,自然没有错过她的目光,立刻目光一亮,毫不客气地又去解她的腰带。

  “枝儿!”正在这时,楚芸娘突然大喊一声。

  萧琼枝闻声,转头看她。

  她冲萧琼枝,重重摇了好几下头。

  萧琼枝立即明白她的意思。

  萧琼枝还注意到,在她身边的周大智、周远冬以及美少年等人,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不约而同地背对着自己这边了。

  也对,在这个封建社会里,至少在公众场合,按规矩,成年人的男女大防还是必须要守的,否则,于名节有损。

  他们应该都注意到了柳老泼妇现在的样子,为了名节,才一个个背过身去,假装没看见。

  这样更好,既方便做目击证人,又方便由着自己,继续给柳老泼妇搜身。

  她冲楚芸娘回了个“放心”的眼神,转过头,边继续解柳老泼妇的腰带,边高声问:“柳老泼妇,你怕不怕被我脱光衣服搜身?”

  柳老泼妇愣了一下,重重点头。

  “那如果我不再脱你的衣服,你会告诉我,我的玉佩在哪里吗?”她又问。

  柳老泼妇又愣了一下,才重重点头。

  萧琼枝马上停下解柳老泼妇腰带的动作,扯出她嘴里的破布,大声吩咐:“说吧,我的玉佩在哪?”

  柳老泼妇却突然狠狠白她一眼,冲一边的周远冬高喊:“周远冬,你个杂毛猪,少装糊涂!我看到你不时往这边看了!”

  “我告诉你,士可杀,不可辱-啊,你在干什么?啊,你个小娼妇,你个女流氓……”

  她骂得欢,根本没料到,萧琼枝其实是故意让她说话,令她分心,对自己不设防,好从她身上找玉佩的。

  现在,萧琼枝已经利用她说话的功夫,三两下解开她的腰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