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分崩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236 2019.06.06 12:00

  周大勇恰好在这时候,受周远冬吩咐,来粪坑这边,看掏粪的进度。

  他也很震惊,连忙让人用空粪桶,装起骷髅头和人体碎骨,送给周远冬过目。

  周远冬看到后,先是怔了一下,紧接着,似乎突然想到什么极其悲伤的事,居然无声地流泪了。

  萧琼枝吃了一惊,正准备劝周远冬几句,刘五秀却把她拉到一边,低声说:“枝儿,不要劝族长,让他哭一会儿吧,摊上这种伤心事,谁都会忍不住要哭的。”

  “刘婶子,你的意思是,那些骷髅里,可能有族长的亲人?”萧琼枝立刻明白过来。

  “是的,里面有一个,应该是族长的满女。”刘五秀答。

  萧琼枝更吃惊了:“你是怎么看出来,里面有一个,是族长的满女?”

  刘五秀很有把握地答:“因为,从碧篱朱随她娘改嫁周有求至今,刚好十三年。而这十三年,村里又刚好断断续续,失踪过四个小姑娘。”

  “其中一个,就是族长的满女。还有三个,分别是王春花的一对双胞胎丫头,和住在老屋院子一户人家的丫头。”

  “啊?如果这一切是真的,碧篱朱不就成了族长和王婶子的杀女仇人?”萧琼枝吓一跳。

  “是哦,枝儿,你不提醒,我还忘了这一点了,王春花那个蠢货,刚才还在护着碧篱朱那个臭娼婆,如果让她知道,她以前那对双胞胎女儿,是被碧篱朱那个臭娼婆害死的,你说她是会气得杀了碧篱朱那个臭娼婆呢,还是会气得自杀呢?”刘五秀越说越觉得有趣。

  说到最后,她索性拉着萧琼枝,就往王春花家跑。

  狗子和石头看到,赶紧跟上。

  萧琼枝也是服了他们一家子这风一般的急性子。

  到了王春花家院子门口后,刘五秀伸手随意拍了两下门,就开始扯着脖子,冲院子里高喊:“王春花,有求哥家粪坑里,发现四个小孩子的骷髅头,其中有两个,应该就是你那对双胞胎丫头,你赶快过去看看吧!等晚了,骷髅头被族长安排人埋了,你就没机会看到了!”

  然而,喊完后,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并没有传来王春花的任何回应。

  刘五秀有些失望,又重新喊了一遍。

  可过一会儿,还是没有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更没有听到王春花有回应。

  刘五秀的耐心用完了。

  她拉着萧琼枝往回走,边走边悻悻地嘀咕:“奇怪,平常王春花听到我这么闹,早开门出来了,这次居然完全没动静,难道是没在家?”

  萧琼枝摇头:“不,她肯定在家。”

  “为什么?”刘五秀和狗子、石头都好奇,异口同声问。

  萧琼枝说:“其一、她家院门是从里面拴着的,说明家里肯定有人。其二、大丫胆子小,如果是她一个人在家,听到婶子刚才喊的话里有‘骷髅’时,肯定吓坏了,开门出来找她娘或者找其他人壮胆。”

  “然而,刚刚,大丫没来开门,这就说明,要么她并不在家,在家的是王婶子,要么她不止一个人在家,还有王婶子也在家,给她壮胆。”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刘五秀恍然大悟。

  她不甘心地马上回头去敲王春花的门,继续喊话,一遍又一遍,完全不停顿。

  萧琼枝瞧着头疼,劝她:“刘婶子,王婶子根本不相信你,你喊再多遍都没用的,还是算了吧。”

  刘五秀有些惶恐的说:“枝儿,我本来是为了瞧王春花笑话来的,但是,现在,看她根本不相信我,我是真的怕她,错过见她俩丫头最后一面的机会,打心眼里替她着急呀。”

  “那你不用着急,族长爷爷那边,肯定现在正在审问碧篱朱和她的同伙,等审问出结果,就会派人来通知王婶子,到时,王婶子总不至于连族长爷爷派来的人,也不相信的。”萧琼枝温声安慰。

  “好,枝儿说的对,那我们还是继续回去看碧篱朱的热闹吧。”刘五秀目光一亮,拉着萧琼枝,转身大步往回走。

  狗子、石头连忙跟上。

  很快,就回到周有求家院子里。

  族长周远冬如萧琼枝所料,正在审问碧篱朱和那个矮胖女子李西湖。

  萧琼枝为了不漏过重要线索,走到周大勇跟前,好奇地问:“二叔,族长爷爷从碧篱朱和她表姐嘴里,审出什么来了没?”

  周大勇摇摇头,神色凝重地说:“她们都很狡猾,只承认确实是为了省治丧费用,才把周有求扔进粪坑,却都说不知道,粪坑里那四个骷髅头,是怎么来的。”

  “族长很生气,就让我带人仔细搜碧篱朱的屋子,看有没有藏着凶器,又让两个大婶仔细搜碧篱朱姐妹的身。可惜,都一无所获。”

  “照这么说,这件事要不了了之了?”刘五秀就站在萧琼枝身边,听了周大勇的话,很失望。

  “不一定,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应该可以试试。”萧琼枝想了想,说。

  “枝儿,是什么办法?”周大勇与刘五秀同时目光一亮,异口同声问。

  “我们到一边去说吧。”萧琼枝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办法,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一会儿后,刘五娘和萧琼枝回到原地,周大勇则走到周远冬身边,凑在他耳际,低声耳语了好一会儿。

  周远冬听完,豁然开朗,原本郁怒的神情,一扫而光。

  他先让人用布堵了碧篱朱的嘴,蒙住碧篱朱的眼睛,然后,看向碧篱朱那个矮胖的表姐,沉声说:“周有求老实巴交,不可能杀人,你和碧篱朱把他丢在粪坑中的手法,跟把四个骷髅丢粪坑的手法,完全一样。”

  “也就是说,现在,不管那四个骷髅的命,是不是你们杀害的,你们都是杀害他们的最大疑犯,只要我把这事上报官府,即使你们不被处斩,必定也会被关在牢子里,直到死。”

  “李西湖,你愿意跟着碧篱朱,一起被关在牢子里,直到死吗?”

  “我不愿意!我真的只是帮我表妹把周有求扔进粪坑里,没有帮我表妹杀人,族长,你行行好,别把我送到官府,放我一条生路吧。”李西湖意识到这事完全无法推诿,开始害怕了。

  周远冬趁机又说:“我看你也不像是杀人凶手。不过,碧篱朱既然这次能请你过来,帮她把周有求扔进粪坑里,就说明,起码她干坏事,不会瞒着你这个表姐。”

  “你仔细回忆下,她有没有曾经跟你提起杀害小孩子的事,如果能回忆起来,同时能证明她杀害小孩子时,你不在场,我就愿意相信你,不是杀人凶手,不把你送到官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