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取证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215 2019.05.20 19:58

  周远冬共带了四个人过来。

  其中有两个,很面生,不像村里人。

  而且,这两个人中,有一个居然是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美少年。

  他的着装虽然算得上朴素,面料看起来并不显眼,但上面的绣工非常精致,无论是衣领的云纹,还是腰带上的麒麟纹,都栩栩如生。

  他的长相很俊,剑眉星目,蜜色肌肤,明明站着没动,却能给人一股明朗、通透的即视感,是萧琼枝这三个多月里见过的,最好看、最有气质的一个。

  出于对美的事物一种很自然的欣赏心态,她毫不客气地多看了他几眼。

  周远冬注意到了,以为萧琼枝是对美少年很好奇。

  他指着美少年和另一面生男子,给周大智和萧琼枝介绍:“这是昨晚来我家投宿的两位贵客,他们听说了你们家遇盗的事,跟我说,他们曾经抓过盗贼,这方面有点经验,所以,我就把他们带过来了。”

  “哦,那多谢了。”周大智对于抓出盗贼,没抱多大的希望,只是礼节性的致谢一下,就带大家进屋。

  家里就三间屋子,一间厨房,两间卧室。

  粮仓是从地面开口的一个地窑。

  周大智带着大家先看厨房,再看主卧室、次卧室和粮仓。

  厨房里其实没什么值钱东西,只有一小块腊肉,相对显眼。

  不过,现在,这一小块腊肉已经不见了,包括放在厨房里的几只菜碟、饭碗,几个阉咸菜的坛子,都被人给摔了个粉碎。

  主卧室里除了一张床,有一个五屉柜、一个镜台、一个衣柜、一个米桶。

  镜台被人打碎了,五屉柜、衣柜、米桶都被人打开了,除了补丁多的旧衣服被扔落一地,好点的衣服和米桶里原有的米,都不见了。

  甚至,包括床上铺的被子,也被人给抱走了。

  周大智还记得楚芸娘之前说过的话,特意查看了下五屉柜、及从五屉柜里扔出来的东西。

  可惜,除了旧衣服,什么也没有,看来,楚芸娘藏在里面的钱,也都被盗了。

  次卧室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两个木箱子。

  其中,两个木箱子里,分别装的是萧琼枝和周大勇的衣服。

  它们也都被人打开了,不过,萧琼枝箱子里的衣服没人动,估计盗贼对小女孩子衣服没兴趣,周大勇箱子里的衣服,也是补丁多的旧衣服被扔落在地,好点的衣服就被盗走了。

  最后看的是粮仓。

  下粮仓前,萧琼枝留了个心眼,让周大智,另外再找邻居,借张梯子进粮仓,并把自己这样做的理由,低声告诉他。

  他连连点头,很快把梯子借了回来。

  而且,还特意把它放在粮仓原有梯子的对面,以免大家下粮仓时,衣服碰触到原有梯子。

  周远冬不明白他们父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进入粮仓后,好奇地指着原有梯子,问周大智:“怎么了?那张梯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周大智郑重回答:“那张梯子,应该会有盗贼留下的脚印和指印,我们不能用,不然,就破坏证据了。”

  “刚才,三间屋子里,哪怕是扔地上的衣服上,都没有看到盗贼留下的任何脚印、指印,怎么可能那张梯子上,就会有盗贼留下的脚印、指印?”周远冬带来的一个族亲不信,提出质疑。

  周大智答:“这次来的盗贼,应该都是有经验的惯偷,他们在进我家屋子前,肯定先用了特殊的东西,把鞋子擦得比较净,所以,我那三间屋子里,没有他们留下的脚印。”

  “包括他们在下我这粮仓时,应该也这么做了。但是,他们是下粮仓来盗谷子的,上来时,背上背着重重的谷子,即使鞋子擦得比较干净,还是有可能留下浅浅的鞋印,以及下意识抓楼梯扶手的指印。”

  “原来是这样,大智,想得真周到,真有你的!”周远冬懂了,冲他竖起大拇指。

  周大智却腼腆一笑,指着身边的萧琼枝:“远冬叔,想得周到的是我家枝儿。我刚说的这些,都是我家枝儿,先前在上面给我说的。”

  “虎父无犬女,就算这样,也是你教得好。”周远冬不相信,萧琼枝小小年纪,能有这种脑子,没把周大智的解释当回事。

  倒是一直默不作声的美少年,忽然转过脸来,认真看了萧琼枝一眼,目光晶亮。

  接下来,大家开始观察粮仓里的情况。

  由于家里,原本只剩下一担多谷子,所以,周大智是把它们直接用三个箩筐装的。

  现在,三个箩筐倒是还在,里面的谷子不见了,同时,周围地面有明显的谷子散落痕迹。

  估计盗贼是背了背篓或者布袋过来,把箩筐里的谷子给倒背篓或者布袋里,背走了。

  萧琼枝转头去看家里那张梯子。

  发现上面,有四种新鲜的男人脚印。

  一种轻度带泥的深脚印,三种微微泛白的浅脚印。

  那一种深脚印,有很多组,进进出出的痕迹很明显;那三种浅脚印,却都各一组,只有出的痕迹,没有进的痕迹。

  另外,在楼梯的两边,还留有不少微微泛白的浅指印。

  萧琼枝指着那轻度带泥的深脚印,问周大智:“爹,这是不是你的脚印?”

  “是的。”周大智边回答,边把脚踏入其中一个脚印里,示范给大家看。

  大小刚合适,确实是他的脚印无疑。

  那么,可想而知,剩下的三种脚印,就是盗贼们留下的了。

  萧琼枝兴致勃勃地问周大智:“爹,你能借到尺子、墨块和白纸吗?”

  “不用借,秦风这里就有。”周大智正准备回答,美少年突然抢先回答了。

  并且,他说完,马上把手伸向他身旁的陌生男子。

  那个叫秦风的陌生男子,也不含糊,伸出右手,朝他自己的左手袖袋里摸了一会儿,分别拿出来一根玉尺,一块墨和几块白纸,交到美少年手里。

  美少年则在下一刻,又把它们转交到了萧琼枝手里。

  萧琼枝蹲到楼梯边,先用玉尺,把第一级楼梯上的三种浅色脚印脚跟、脚弓、脚尖三个位置以及整个脚面的长度,都量了一遍,用墨块,在其中一张白纸上,分类记录下它们的尺寸。

  紧接着,她又拿墨块,沿着第一级楼梯上的三种浅色脚印轮廓,耐心地细细用力描了一遍。

  描好后,它拿出三张白纸,轻轻盖住它们,让周大智用手压住两边,她则用玉尺,隔着白纸,从脚印的脚趾部位,往脚跟部位,一点点地微微用力轻按。

  不一会儿,三张白纸上,都很清楚地拓印出来,盗贼留下的三种脚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