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忍不住担忧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191 2019.05.27 19:58

  接下来,每天中午,周大智都要到房顶上,把城砖饼给翻一遍,等到晚上,再把它们拿下来,搁屋里收着,以免沾上夜露,影响城砖饼的质量。

  至第七天中午,城砖饼终于被完全晒干了。

  它们变成红褐色,像极了刚出窑的红砖。

  周大智把它们,都收回他跟楚芸娘住的屋子里,故意挑在屋子已有土炕旁边,比靠通风的地方,按照萧琼枝教的方法,用它们沾上糯米、石灰糊糊,来砌新炕。

  两个时辰后,新炕砌成。

  乍一看上去,跟寻常烧出来的红砖完全没有差别。

  周大智很满意。

  但他有点怀疑这个新炕的坚固性。

  等到第八天早上,糯米、石灰糊糊都已风干时,他特意拿了个木棰,试着去敲。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越敲越大,把睡在隔壁的萧琼枝给吵醒了,跑过来看热闹。

  恰好看到周大智,终于下定决心,作出的奋力一敲。

  咚!

  棰起声落中,被木棰砸中的一块城砖饼,终于有所松动,悉窣落下几小块粘合它、与另一块城砖饼的糯米石灰糊。

  而城墙砖,却并没有碎裂。

  真是好坚固。

  周大智非常满意。

  他含笑摸了摸萧琼枝的头,由衷地说:“枝儿,你从你亲爹那里听到的这个藏粮食方法,特别好。不过,人心难测,这个好方法,你和你娘绝不可告诉村里其它的人,以免走漏风声,失去效果。”

  “好的,爹,我明白。”萧琼枝微笑着乖巧点了点头。

  这几天,为了顺利制作城墙砖,不被走漏风声,周大智在大白天,都是把院子门上栓的。

  偶尔,碰上大丫、狗子、石头来找萧琼枝玩,周大智并没有开门,只哄他们,说萧琼枝在家里读书,要过几天才许跟他们玩。

  至于其他村中大人来敲门,找周大智谈事时,他都推说自己现在正忙,要别人回家先等着,待他忙完,会过去找别人。

  总之,就是不放一人进院子里来。

  可以说,算得上是个非常谨慎有成算的人。

  楚芸娘能嫁给他,是好福气。

  可惜,今天,是周大智去乡里集合,被送往战场的日子。

  刀枪无眼,上回乡里那张告示上都讲到,楚国六十万大军,才一个月,就战死近二十万,这个死亡率,其实是相当高的。

  虽然周大智会一些武功,人也正当壮年,但能否这次离开后,还能平安归来,很难说。

  当然,为了让周大智离开得安心,让楚芸娘不必对周大智过于担心,这几天,萧琼枝一直没有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担忧,给流露出来。

  相反的,她还装成很期待周大智凯旋归来的样子,时不时会要求周大智记得,在归来路上,给自己买些有趣的小玩艺,哄得周大智与楚芸娘都引以为乐。

  倒是楚芸娘,毕竟跟周大智是新婚燕尔,有些离不得。

  她心里明白,在周大智即将去报国杀敌的送行当口,如果表现得太伤心难过,会让他担心,同时也不是好彩头,应该强颜欢笑才对。

  这几天,她也一直装得很好。

  可是,在周大智放下手里的木棰,草草吃了几口她做的早餐,背上行囊,准备出门时,她还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担忧,无声垂泪了。

  萧琼枝就担心她会这样,一直在盯着她。

  这时,连忙凑到她跟前,亲昵地执了她的手,踮起脚跟,在她耳边悄声提醒:“娘,你把头抬高一点,抬高了,眼泪就流不出来了,不会让爹看出来了。”

  “嗯。”楚芸娘立即点头照做,心里有些羞愧。

  孩子还这么小,就懂得怎么掩饰心情了,自己身为大人,反而不能以身作则,真是不争气。

  “芸娘,我要走了。你一个人带孩子在家时,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不用担心我。你还记得枝儿上回是怎么分析的吧?我们楚国必胜,我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现在天色还早,你带着枝儿再睡个回笼睡吧,不用送我去村口了,等以后收到我要回来的信,到村口来接我就好。”周大智其实也注意到楚芸娘在哭,但他并没有揭穿,只是走到她跟前,用布满茧子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俏脸,温声哄。

  “好,大智哥,我都听你的。但是,这一次,你也要听我的,等上了战场,你一定要小心谨慎,保护好自己,在大军凯旋时,平平安安回来。”楚芸娘重重点了下头,依依不舍地说。

  “嗯!”周大智很有底气地答应了,转身大步出门。

  外面晨光曦微,天将破晓。

  他才走出不远,隔壁大丫的爹周有钱,仿佛早就在等他似的,背着行囊从家门口走出来,跟他打声招呼,一起出发。

  稍等一会儿,从萧琼枝家不远处,传来一声“等等我”,紧接着,狗子、石头的爹周有种,背着行囊跑步向周大智和周有钱的身影追过去。

  又过一会儿,附近又有几位青年村民,背着行囊,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等周大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时,他身后跟着的同行者,已经有数十了。

  楚芸娘虽然答应了周大智,不送他,但还是在他出了院子门后,带着萧琼枝,悄悄追到院子门口,翘首目送。

  直到周大智身影消失好一会儿,她才收回目光,再次按捺不住地捂着脸,“嘤嘤”哭泣。

  萧琼枝没有劝她,只是默默陪在她的身边,伸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抚。

  不久,隔壁大丫的娘王春花带着大丫,狗子、石头的娘刘五秀带着狗子、石头,不约而同地来萧琼枝家串门子。

  平时,王春花与刘五秀互相瞧不顺眼,基本上是这个看到那个过来,必定马上告辞离开。

  但今日不同往日,她们都很有默契地破例了。

  楚芸娘把她们迎进屋子里,拿了前几天剩下的一些锅巴,以及几把花生、瓜子来招待。

  王春花与刘五秀表面客套了下,但可能是想化悲痛为食欲吧,很快就带着孩子们吃起来。

  刘五秀嘴快,边吃还边抹着眼泪对楚芸娘说:“我家那死鬼没学过功夫,就是一身蛮力,这回上战场,刀枪无眼,也不知还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回来,如果万一哪样了,我们家就都活不下去了。”

  “芸娘,前日我家那死鬼找大智哥来我家说话时,我想求大智哥照顾下他,但是他不准我说,我不敢开口,你等过些天,他们的具体去向定下来后,给大智哥写封信,让他多照顾点我家那死鬼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