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没那么简单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207 2019.06.21 19:58

  这时,于龙站起身,指着身材矮瘦的尸体,向梦回还禀告:“主子,这个死士没有戴面具,头发较粗、泛黄,不多;牙齿不整齐,只有二十四颗,手、脚有很厚的茧子,牙垢重,皮垢较多,应该是出身穷苦、教养很差的贱族。”

  “他的眼睛细长,眼珠子却很大,舌头很大、舌苔较黄,口臭带着烂蒜子味道,脖子粗、短,喉结却较小,很可能是来自西北的李、叶、张氏三族。”

  “他的鞋看起来穿了很久,从纳鞋底的针线排列特征与鞋面的样式来看,应该出自燕国徐家绣工。”

  “他身上的衣,在袖袋的背面,缝了蝇头大的‘叶萧郎’三个字,有可能这件衣,是他的女人缝给他的,这三个字,就是他的名字。”

  “他用的刀,不是从市面买来的,也不是出自官家,没有任何标识,但从煅造的手法来看,应该是出自大梁国方家。”

  “他的胃里,只有面包、牛肉、大蒜和酒,没有南方人常吃的米饭,进一步证明,他不可能是南方人,应该是来自西北一带。”

  “照这么看,这个人确实很可能就是叫夜萧郎,你让沈青锋画出他的画像,然后,飞鸽传书,让人查一下他的底细。”梦回还蹙眉吩咐。

  “是。”于龙立刻照做。

  梦回还则带着梁琨与萧琼枝,回到马车边。

  在拉着梁琨上车时,他注意到站在路边的郑邦,转头对萧琼枝说:“枝儿,你告诉你舅舅,琨太子殿下有我护送,不需要再麻烦他了。”

  “好的,谢谢。”萧琼枝愉快地答应。

  她回到郑邦身边,拿出玉牌,把梦回还嘱咐她跟郑邦说的所有话,都如实说了一遍。

  郑邦功夫好,听觉异于常人,早就把他俩的对话,都听到了。

  他默默把玉牌收入怀里,背起萧琼枝,就往回走,完全没有向梦回还道谢的意思。

  反而是萧琼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回头冲梦回还和梁琨,笑着挥了挥小手。

  回到车队时,周远冬、刘五秀、周大勇等,都围上来问情况。

  邱元旦看梁琨没回来,也凑过来问。

  郑邦知道萧琼枝很喜欢跟大家交流,故意没作声,让萧琼枝回答。

  萧琼枝这次出马,搞到了四百一十两银子,心里正高兴。

  她马上一一如实回答大家的问话,并把那三张一百两的银票,交给周远冬。

  周远冬却不肯接,摇头说:“枝儿,现在路面上不太平,这些银票还是由你先拿着吧,等我回村了,你再交给我。”

  “好的。”周远冬说的也是。

  萧琼枝收回银票,跟大家道别,随郑邦一起回周家村。

  走了一段路,郑邦忽然温声问:“枝儿,关于梁琨在九幽山遇到的强盗、与梦还回这次遇到的死士,穿同样的衣服,人数也差不多的事,你怎么看?”

  “他们应该是一伙人。”萧琼枝毫不迟疑地答。

  “为什么?”郑邦勾起了唇角。

  萧琼枝又答:“这件事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很复杂。”

  “应该可以根据梁琨在我家门前,对我介绍他们小梁国,只有五个城池的原因,以及梦回还和梁琨,恰好都是从小梁国来楚国这些情况,联系到一起来看。”

  “没错,枝儿,你冰雪聪明,看来已经看透这里面的一部分弯弯绕绕了。”郑邦转过头,赞许地看了萧琼枝一眼。

  萧琼枝却摇摇头:“有些事,看透了,又如何?梁虬和梁琨,都有良善的一面,如果他们生在寻常儿女家,并不存在大的利益冲突,那么,即使偶尔各自会有些小算计,应该还是可以一直做好兄弟。”

  “可惜,他们生在帝王家,必须因为他们父辈们的恩怨情仇,以及他们自己日益膨胀的私心、野心,产生越来越多的矛盾,只怕,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矛盾的堆积,有朝一日,会反目成仇。”

  “那么,如果你是梁虬或者梁琨,在看明白这些时,你会怎么做?”郑邦沉声问。

  萧琼枝想了想,认真答:“如果我是梁虬,我会努力协助我父王,励精图治,富国强民,安邦强军,安居乐业,绝不会为开疆拓土,而去搞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伤害它国百姓或者本自同根生的亲人们。”

  “如果我是梁琨,我也会努力协助我父王,励精图治,富国强民,安邦强军,安居乐业,不给周边国家入侵的底气和勇气。”

  郑邦沉吟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枝儿,你虽伶俐,到底还是太小、太善良了,不清楚这世事潜在的变数,不清楚这世道人心,究竟有多少的阴私、险恶。”

  “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有打算和有能力是两回事,很多人很多事,越是看起来简单,骨子里越复杂,越是看起来复杂,骨子里越简单。”

  “舅舅,那你说说看,梁虬这一次,会不会是故意配合他父王,才给梁琨写信,诱哄梁琨来楚国找他,以便安排死士,暗中埋伏了?”萧琼枝受到启发,好奇地问。

  郑邦摇头:“不会。梁虬我不了解,但是梁虬父王梁知,是我多年同窗好友,对于他的为人,我比较清楚。”

  “他只会当仁不让,不会巧取豪夺,绝无可能在梁虬飞鸽传书,约梁琨出游时,干出派死士冒充强盗,对付梁琨这种阴私事。”

  “那你觉得,那些死士是谁派来的?”萧琼枝更加好奇。

  “当然是能够通过梁虬父王与梁琨父王的不和,从中坐收渔利的人。不过,这些人是死是活,与我们无关,你还小,先安心过好眼下的日子再说吧。”郑邦不肯多说。

  萧琼枝只好放弃追问。

  路过乡里时,萧琼枝拿着梁琨早上给她的一张五十两银票和四张百两银票,先去乡里唯一的钱庄兑换成银子,然后,让郑邦陪着去米铺和菜市场,购买糯米、土豆、红薯。

  她打算趁着天气好,家里再多做点城砖饼,免得在冬天里就断粮了。

  毕竟离过年,还有两个月。

  刘五秀做的那炕城砖饼,已经全部送给周远康两个弟弟家,家里现在只剩下那炕周大勇做的城砖饼,再没有其它吃的。

  她昨晚临睡时,特意数过,那炕城砖饼,不足五百块。

  她、楚芸娘、周大勇、郑邦、刘五秀、狗子、石头,一共有七个人。

  哪怕一天再怎么省着吃,一个人,平均一天吃一块半,总是要的。

  那么,一天下来,全家要消费掉的城砖饼,至少十块。

  等于说,那炕城砖饼,最多只能吃五十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