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怀璧其罪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419 2019.05.28 07:20

  “好。”楚芸娘能理解刘五秀的心情,爽快答应。

  “芸娘,我家有钱,上个月冒雨收割稻子,淋了很多雨,感染风寒,身体一直不大好,别说去打仗了,只怕就是驻扎在边关,也会被边塞的冷风,给吹得加深他身上的风寒,生出大病。”

  “我听说,你手里有一块枝儿亲爹留给她的玉佩,你能不能把它拿到乡里的当铺,抵押些钱来,借给我,买些草药,寄到边关去,救救我家有钱?”

  “你放心,等我家有钱回来,家里攒到钱了,我一定会帮你把玉佩给赎回来的。”王春花生怕楚芸娘不肯答应,特意又补充一句,说完了,满脸满眼的期待神情,就像是落水的人,终于看到面前有一块木头一样。

  楚芸娘也能理解她的心情,温声说:“对不起,春花,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枝儿亲爹留给她的玉佩,是枝儿以后长大了,回家族,跟亲人相认的唯一凭证,关系到枝儿一生的幸福,不容有任何闪失。”

  “不过,我前几天绣帕子,赚了二十个铜板,虽然这是我身上剩下的所有钱了,但我愿意把它们都借给你。”

  说完,楚芸娘就从怀里,把二十个铜板拿出来,递给王春花。

  王春花倒是毫不客气地把它们收下来了,只是,却有些不服气地说:“二十个铜板,远远不够买药。人命关天,那块玉佩只是抵押,又不是卖掉,我都说了,我后面会帮你把它给赎回来的,再说,枝儿现在才七岁,长大还早呢,你难道还怕我和我家有钱,没有能力在她长大之前,把她的玉佩给赎回来么?”

  “任何东西,当然是在自己的手里,最安全。当铺那种地方,根本不可靠,别说我娘信不过,我也信不过。王婶子,你别为难我娘了,玉佩是我的,只要我不答应,这件事,她做不了主。”萧琼枝很不喜欢王春花这咄咄逼人的态度,忍不住插话拒绝她。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当铺那种地方,要是不可靠,还会有人拿东西去当么?去,一边玩去,大人的事,小孩别插嘴!”王春花着急起来,边说边冲萧琼枝挥手做驱赶状。

  萧琼枝都要被她的嚣张态度给气乐了。

  她懒得再理王春花,转头对楚芸娘说:“娘,看来大丫爹根本没病,是大丫娘看大丫爹没有给大丫买玉佩,就眼红我亲爹买给我的玉佩,非要借机找借口来弄得我也没有玉佩,真是太坏了,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族长爷爷去,让他来评评理!”

  说完,她就毫不含糊地跑出门,去找周远冬。

  周远冬了解情况后,马上叫了族里两个有威望的老人,一起赶到萧琼枝家。

  没想到,王春花这时早已经带着大丫溜掉了,只剩下刘五秀,带着狗子、石头还在。

  当然,刘五秀本来就跟王春花有隙,看到周远冬等人过来了解情况,自然不会错过顺手捅刀的机会。

  她等楚芸娘把之前王春花的所作所为给他们讲了一遍,才特意给周远冬补充一句:“王春花一听说枝儿要来找你,就走了,不过,她临走时,说芸娘不肯把玉佩借给她,以后两家就此恩断义绝,包括她公公以前让给大智哥的几块山地,也要收回来,真是太坏了。”

  “那几块山地,是大智以前帮族里开荒时,族里送给大智的,周有钱的爹当时开荒有功,也想要,但提出来时,族里已经作出决定,只能另补了他几块其它山地给他,有钱的婆娘,怎么就能把那几块山地算成他们家的了?”跟周远冬一起过来的一位族上有威望老人,觉得王春花太不要脸,插话说。

  “有钱娶的这个婆娘,素来多事,不用理她。等有钱回来,我直接找他要说法。”周远冬倒是很淡定,没把这事放心上。

  萧琼枝却有点不放心,问:“族长爷爷,如果王婶子趁我爹不在家,明年开春,强霸我家的山地,不让我们种东西,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她敢这样做,我会按族规处理,将她逐出周家村。”周远冬严肃地回答。

  “好的,谢谢族长爷爷。”萧琼枝满意了。

  不过,关于玉佩的事,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等到晚上,家里没外人时,她跟楚芸娘商量:“娘,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上回搜柳老泼妇的身,动静闹得有点大,只怕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亲爹留了块玉佩给我。不如,你把我那块玉佩,换个地方藏着,另外再弄块假玉佩,放五屉柜里充数,掩人耳目吧。”

  楚芸娘想了想,说:“弄块假玉佩的法子,是可以,等村里有货郎过来,我花一个铜板,悄悄找货郎买一块就是了,但是,家里可以上锁的地方,就只有五屉柜,其它地方都没有上锁,应该更不安全。”

  “娘,上锁的地方,才是最不安全的地方,因为,只要是惯偷,肯定都知道,一般人家习惯把重要东西,放箱子、柜子里锁起来藏着的事,从而特意学了开锁方法来盗窃。相对而言,反倒是一些不能上锁的地方,或者人们意料不到的地方,才是藏东西的安全地方。”萧琼枝认真地说。

  “比如呢?”楚芸娘受到启发,目光一亮,好奇地问。

  萧琼枝说:“娘,你上回不是买回了棉花和布,打算给我做棉衣、棉鞋么?你可以考虑把玉佩,直接缝进我的棉鞋鞋面夹层里,肯定神不知,鬼不觉。”

  “好!就这么办!马上要入冬了,我前几天已经抽空,把给你做棉衣、棉鞋的布裁好了,棉花也匀好了,等明天,我就动手做,早点把玉佩缝进去,给你穿脚上,以防夜长梦多。”楚芸娘说完,爱怜地摸了摸萧琼枝的头。

  萧琼枝顺势把头靠进她怀里,用手去捅她的腋窝,逗她笑。

  第二天下午,楚芸娘就缝好了一套棉衣、棉鞋。

  玉佩被她给缝在棉鞋左脚的鞋面夹层里。

  那个位置上面绣了几朵绿牡丹,内里的棉花也充得很均匀得体,肉眼根本看不出,里面充有像玉佩这样的其它东西。

  为了让两只鞋鞋面对称,她还特地在右脚鞋面的对应部位,塞了块跟玉佩大小相仿的卵石进去。

  在刘五秀带着狗子、石头过来串门子时,恰好正赶上萧琼枝试穿棉衣、棉鞋。

  刘五秀不由好一阵感慨:“芸娘,还是你有打算,早早就备下了给枝儿做棉衣、棉鞋的棉花、棉布,赶在天转冷时,给她做好了换上。”

  “五秀,你过奖了。这天气才刚开始转冷,你现在去乡里,给孩子们买做棉衣、棉鞋的棉花、棉布,完全来得及。”楚芸娘看了一眼狗子、石头身上单薄的衣裳,提醒她。

  “我今天上午已经去过了。只是没想到,棉花、棉布就在最近几天,居然涨了近一倍的价。我原本打算花钱给他们一人做两套新棉衣,现在只能一人做一套了。”刘五秀有些沮丧地说。

  “那么,刘婶,除了棉花、棉布涨价之外,其它东西有没有涨价?”萧琼枝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一点,好奇地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