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门金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从军

农门金枝 俏灵枝 2018 2019.05.25 19:58

  下午,美少年拿着周大智给他画的图,带秦风离开了周家村。

  不过,在离开萧琼枝家时,他特意让周大智捎话给萧琼枝,表示自己之前一再拿以身相许跟她开玩笑,确实不对,下不为例,又特地让秦风从他住处,找来几本幼学启蒙书,送给她,当是赔礼。

  萧琼枝得知后,倒是对美少年多了几分好感。

  接下来,白天,周大智会在上午抽半个时辰,教她学幼儿启蒙书上的字。

  其余时间,周大智基本上是在田间地里挖鳅鱼、黄鳝,以及还没被翻挖干净的小土豆、小红薯。

  偶尔,周大智还会上山打猎,主要是猎的兔子、野鸡之类小动物,运气好的话,能摘回一小背篓的野柿子或者野柴李(其实就是一种野生板栗,只是板栗颗粒很小,往往才小指尖那么大。)。

  萧琼枝觉得有趣,有一回缠着要跟过去,楚芸娘不同意,理由是山上蚊虫蛇蚁黄蜂都多,叮咬到了,易得要命的急病,太危险,得等到冬天,这些东西都冬眠了,或者藏起来了,才能去。

  萧琼枝觉得在理,没有坚持。

  她在跟周大智识字读书之余,每天要么看楚芸娘忙活;要么带着大丫、狗子、石蛋,到田埂上去逮蚱蜢、到溪水边去抓小鱼儿;要么跟着周大智外出,去田里帮他找鳅鱼、黄鳝洞或者去土埂找小土豆藤蔓、小红薯藤蔓。

  除此之外,她还做了两件比较有意义的事。

  第一件事,是提醒周大智,把被柳老泼妇打碎的那两对玉镯碎块,打磨成十二生肖小挂件,拿到乡里首饰铺子寄卖。

  它们很快被乡绅家的小姐看中,换来半两银子,买回五十斤米,为改善家庭生活,作出了小贡献。

  第二件事,是指点周大智改建茅厕,凿了块四方石,做成蹲便器,又用好几块长方石,凿成凹框,上下对接,铺作下水道,从蹲便器尾部,接通到茅厕外面,再在外面的下水道底部,造个简易化粪池。

  从此,上厕所时,再不用提防苍蝇扑面而来,也不会在低头时,看到下面粪池里,无数蛆虫蠕行的恶心景象。

  转眼到了月底。

  楚芸娘已经把跟布料店家约定的二十块绣帕都绣好。

  她让周大智从周远冬家借来牛车,带上萧琼枝,拿上周大智近期捕猎得来的几块兔皮,以及用野鸡毛扎出来的几根漂亮鸡毛掸子,赶往泉陂乡乡里。

  布料店家对楚芸娘绣的帕子很满意,这次,索性一口气跟她续订了三个月的新约。

  每月仍是要求绣二十块帕子,估计这个店子一月绣帕的销量,也就只有二、三十块而已。

  从布料店出来时,恰好赶上对面的乡粮库,有两个人在张告示。

  周大智感到好奇,带着楚芸娘与萧琼枝过去看。

  告示上的内容不算多,就两段。

  上段讲本月楚齐之战中,楚国只有六十万大军,齐国却有八十万大军,导致楚军寡不敌众,节节败退,至今,已被夺走五座城池,死伤近二十万。

  而齐军除了占领五座城池,死伤也远低于楚国,只有十万左右。

  为了保家卫国,挽回败局,收复城池,现楚国国君下令,面向民间征兵三十万。

  所有年满18岁以上、50岁以下的成年男子,皆在应征之列。

  凡主动报名从军者,可全家免赋税一年。

  凡不从军者,以人头计算,每人加征皇粮三担,在告示出来的七天内交齐,否则,全部抓去充军,且不予享受全家免赋税一年的优惠。

  周大智看完后,发愁了。

  家里现在只剩不足两担谷子,根本交不出又要加征的皇粮,他只能参选择从军。

  但他一旦从军,家里就剩下楚芸娘一个人在养家。

  楚芸娘出身小乡绅家庭,只懂安于后宅相夫教子掌中馈,不会干农活,尽管女红不错,能绣帕子赚点钱来补贴家用。

  但这点钱,养活她自己没大问题,无法养活周大勇和萧琼枝,更不用说送他们上学了。

  沉思好一会儿,他才低声跟楚芸娘商量:“芸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们也交不出三担皇粮,我只能从军。”

  “只是,我走之后,你一个女流之辈,不方便独自担当养家糊口的责任,我不放心。大勇今年已经有十四岁,时逢乱世,读书在其次,先过好日子才是正理。我打算去趟乡驿站,捎信让他马上放弃学业,回来帮衬家里,等他回来了,我再来乡里应征从军。”

  “这……”楚芸娘有些犹豫,转头看萧琼枝。

  萧琼枝略想了想,对周大智说:“爹,村里人待我们都很好,就算你不在家,左邻右舍应该也会与我们,互相帮衬的。”

  “我算了下,家里还剩有近两担谷子,你这一个月又寻回不少杂粮,我和娘捱到明年二月没问题,还是让小叔把今年的书,读完再说吧。”

  “枝儿,你考虑的这些,我也考虑到了,但是,你要明白,村里人再好,也是平时,现在是非常时期,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比如,附近村里,上个月遇暴雨时,没什么人抢收粮食,现在各家各户,基本都快无米下锅,根本不可能交得出又要加征的皇粮,按理,只能让家里的壮年男子从军,但如果这些壮年男子从军了,他们无米下锅的家中老少,要依靠谁来活下去?”周大智循循善诱。

  “爹的意思,是指这些人家里的壮年男子,有可能会为了养活家中老少,逃避从军,带领全家落草为寇?”萧灵枝听懂了,蹙眉问。

  “是呀,而且,不仅是这样,他们在落草为寇后,首先要打劫的目标,很可能就是我们村。因为,上个月交皇粮时,我们村早就有人,把我们村及时冒雨收割稻子的事,传出去了,人尽皆知,我们村粮食最多。”周大智有些无奈地说。

  “可就算这样,我觉得还是没有必要提前让小叔回来。”萧琼枝坚持己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