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东汉末年立志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东汉末年立志传

贱宗首席弟子

  • 历史

    类型
  • 2011.11.23上架
  • 165.52

    完本(字)

8461位书友共同开启《东汉末年立志传》的历史之旅

盟主IBMXco上海 护法小梦龙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魂回千年

东汉末年立志传 贱宗首席弟子 4502 2011.11.23 20:20

    人,有轮回么?

  有时候,陈蓦常常会这样胡思乱想。

  十几年的知识教育告诉他,人是不存在灵魂的,当生命结束的那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当然也不存在所谓的轮回。

  人生,并不是可以存档、读取的游戏,一旦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便无法再挽回。

  人的一生,要怎样渡过才会有意义?

  大多数的人会说,追逐梦想、追寻理想,并且为了这个梦想与理想而奋斗,但是,有些时候,事情往往没有那么简单。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没有理想、没有梦想的人。

  没有理想、没有梦想,就意味着失去了未来的方向,失去了拼搏的动力,在残酷的现实世界中,这类人注定会成为社会的基石,只能随波逐流,迷惘地渡过这一生。

  陈蓦,便是其中的一个。

  但是啊,他从前也是一个具有梦想与追求的人,或者说,直到昨天,他还是。

  直到收到了她的请帖,结婚请帖,一个从小就喜欢、喜欢了整整十几年的女人……

  “唰啦!”

  陈蓦拉开了窗帘,天空很晴朗,今天多半会是一个好天气。

  望了眼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陈蓦走到桌子旁,伸手拿起一枚飞镖,撇头望了一眼挂在另外一边墙上的靶子,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标准,右手一甩,飞镖在跨越了大半个房间,正中靶心。

  这,或许是陈蓦唯一拿得出手的技术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陈蓦一感到苦闷,就会在自己的房间里玩飞镖,从满壁的坑坑洼洼到现在不需要刻意瞄准也可以凭借手感正中靶心,一直持续了相近十年。

  因为性格的原因,他不太习惯去热闹的场所,也不擅长与人交际,这导致他的朋友很少,当然,能够谈心的朋友,更是少之又少。

  因为几乎没有可以商量事物的朋友,陈蓦遇到难题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思考,他不习惯将自己的苦恼告诉别人,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

  瞥了一眼摆在桌上的请帖,陈蓦握着飞镖的右手一甩。

  “笃!”

  并不是飞镖正中靶心的声音,而是误射射中了墙壁,完全不上靶,这在近几年中是极其少见的情况。

  “笃笃!”

  又连续两次的失误,洁白的墙壁上那明晃晃的三支飞镖格外地刺眼。

  “呼!”又瞥了那张请帖,陈蓦深深吸了口气,凝神望着那挂在墙上的靶子。

  “嗒!”终于,在连接三次失误后,第五枚飞镖终于正中了靶心,飞镖的金属箭头深深没在靶子中,可想而知,以前那些位房东愤怒的理由。

  去,还是不去呢?

  陈蓦拿起桌上的请帖坐在床边,凝神望着请帖上新娘的名字。

  【应该去!】

  陈蓦的心底仿佛出现了一个声音。

  “去了又能怎么样呢?”

  【告诉她你的心意,你埋藏了十几年的心意!】

  那个声音仿佛用近乎呐喊的语调说道。

  “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你说了,至少能让她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不说,她永远不会知道!】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

  【愚蠢,你的失败,就是因为你这份不思进取的思想,这个世界的一切,都需要用自己的双手来争取,如果不想着往上爬,就注定会成为别人的踏脚石,一切你所想要的东西,你永远都无法得到……】心底的声音突然变得激烈起来。

  “不要再说了!”

  【……嘁,懦夫!】那个声音不再做声了。

  是啊,我只是一个懦夫而已……

  披上外套,陈蓦步出了自己的住所,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插在口袋中的右手,一直拽着那张请帖。

  现实的世界,不是奇妙的童话,即便是纯净到不掺杂丝毫金钱的的爱情,也需要面包来支撑。

  这个道理自己很早就懂,但是到真正明白的时候,太晚了……

  陈蓦一直走着,漫步目的地走着,一直走到了傍晚。

  抬头望着那渐渐落下的夕阳,陈蓦伸手拿出了那张一直被拽在手中的请帖。

  “过时间了呢……”

  陈蓦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那张请帖,忽然右手一捏,将它捏成了一团。

  【哼!】隐隐地,仿佛心底传来一声充满嘲讽的冷笑。

  这样就可以了……

  “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但是别人可以,只要她过得好,就可以了……”陈蓦喃喃说着,也不知是想说服自己,还是想说服心底的那个声音。

  回去吧……

  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时间,陈蓦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去……

  “小伙子!”忽然,路边有一个看卦的老头喊住了陈蓦,用浑浊的眼睛望着他,说道,“看个卦吧,小伙子!”

  看卦?

  陈蓦愣了愣,若是在平时,他根本不会去相信这种迷信的卦象,但是今天,或许是为了平息自己的内心吧,他走到了老头身前,蹲了下来。

  只见老头盯着陈蓦看了半天,掐指一算,忽然眼中露出一种惊讶的神色,皱眉说道,说道,“小伙子,你命犯桃花……”

  “桃花?”就算是心情极度失落的陈蓦听到这句话也乐了,自己?命犯桃花?二十多年没有一个女朋友的自己,竟然命犯桃花?

  也许是看出了陈蓦的想法,老头摇了摇头,表情十分严肃,用惋惜的口吻说道,“小伙子,我说的是劫数,刚才我就看你印堂发黑,这个可不是吉兆啊,近期你有血光之灾……”

  一张口就什么血光之灾,然后再告诉你怎么怎么化解劫难,没想到这种骗术还有人用啊?呵!

  陈蓦感到可笑地摇摇头,站起来从钱包里抽出两张十元放在老头的卦摊上,正想转身离开,却见老头一把抓住了陈蓦的衣服,凝重说道,“今天十二点一过,就是你二十四岁生日,对不对?”

  “唔?”陈蓦愣住了,惊讶地望着老头说道,“你……这又是什么骗术?”

  “骗术?”老头气乐了,胡须颤颤盯着陈蓦看了半天,忽然摇头说道,“小伙子,实话告诉你,你是天生短命之相,每一世都只能活二十四年,具体为什么老头子也不清楚,可能是你前世杀戮过多,折损了阳寿,我教你一个解劫数的办法,你赶紧回家,路上无论碰到什么人都不要去理睬,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去管,一定要在十二点前回到家里,然后关紧门窗,把房间电灯全部打开,哪也不要去,到明天早上,也许就可以没事了!”

  “……”望着老头凝重的表情,陈蓦哭笑不得,敷衍似地点点头,“好好好,我知道了,多少钱?”

  老头盯着陈蓦看了半天,忽然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你身上所有的钱!”

  陈蓦愣住了,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生气,转而一想这老头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这大冷天摆摊怪可怜的,想了想便拿出钱包将里面三百多块钱全部拿出来给了老头,反正银行卡里还有几百块,足够支撑到发工资了。

  “给你,全部了,行了吧?老头你也早点回去吧,现在的人不信这个!”抖了抖空钱包,陈蓦转身离开了。

  望着陈蓦离开的背影,算卦老头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说实话,陈蓦并没有将那个算卦老头的话放在心里。

  虽说老头算到今天十二点一过就是陈蓦的生日,这叫陈蓦有点吃惊,但什么劫数啊,血光之灾啊什么的,确实有点玄乎了,陈蓦会将钱包里的钱全部给了那个老头,不过是看他蛮可怜罢了。

  确实,如果衣食无忧的话,那个老头又怎么会在大冷天在路上摆摊看卦呢?况且天色渐渐深了,那条路上的行人又那么少。

  “血光之灾……”一想到老头说这句话时的认真表情,陈蓦就感觉有点好笑,也算是稍稍让他那颗失落的心好受了点。

  现在还有这玩意么?

  站在路口,陈蓦微微叹了口气。

  正想打车回家,一摸口袋才想起来,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个老头。

  没办法,陈蓦只有步行回自己的住处。

  但是,他并没有听老头的话马上回家,而是继续在路上逛着,漫无目的地逛着。

  因为就算回去也只是一个人,不如在外面吹吹风,也许心情会变得稍稍好受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转眼间就快到子夜十二点了,正走在一条偏僻道路上的陈蓦忽然发现道路两旁的路灯有些不对劲,一下熄灭、一下又亮起,一闪一闪地叫人有点毛骨悚然。

  回头看了几眼,陈蓦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路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了,也没有了往来的车辆,寂静地可怕。

  “唰!”

  突然,道路两旁的路灯全部熄灭了。

  在那一片漆黑的远处,渐渐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伴随着“踏踏”的脚步声。

  冥冥地,陈蓦好似感觉背上泛起一阵凉意,不由自主地裹了裹外套,眯着眼睛望向那传来古怪声音的地方。

  那是什么?

  陈蓦隐隐好似看到一群朦胧的身影,他们穿着古代士兵的铠甲,手中握着长矛……

  就在陈蓦一脸惊讶想要再看得仔细点时,忽然身旁传来了一个声音。

  “将军!”

  陈蓦下意识地一转头,却看到一个无头的士兵正站在自己身边,再一看,自己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无头士兵。

  “将军!”

  这骇人的场面,让陈蓦整个人都不由颤了颤,吓地脸色惨白。

  然而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灯火通明的路口,路上行人、车辆来来往往,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幻觉?

  陈蓦莫名其妙地望了望左右,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觉有些可笑,正要过路口,却发现现在是红灯。

  就在这时,身旁走过一抹白色的身影,穿过人行道径直朝对面走去,

  “喂!”不知道为什么,陈蓦的身体下意识地行动了,只见他跑过去一把抓住了对方。

  那个白色的身影转过头来,望了陈蓦一眼,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白皙的肤色,精致的五官,直看得陈蓦一愣。

  这张脸,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不知为什么,一看到她,陈蓦的心中莫名地涌起阵阵古怪的情绪。

  就在这时,陈蓦的脸上闪过一道灯光,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却看到一辆卡车正冲着二人驶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蓦做出了一个令自己也感到惊讶的举动,他一把将那个女人推了出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做。

  “砰!”

  陈蓦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震,随即失去了知觉。

  在失去知觉的一刹那,陈蓦不经意间看到了路旁高楼上的大荧幕,荧幕上注明的时间,正是十二点,一秒不差……

  “撞死人了,撞死人了!”路人纷纷聚了过来,连肇事的司机也下了车,惊慌失措地跑向陈蓦。

  望着倒在不远处满身鲜血的陈蓦,那个美丽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仿佛是掺杂着恨意的爱恋,但是一秒钟后,她眼中复杂的神色退地一干二净,一脸地诧异地望着四周,喃喃说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说完,她注意到了倒在地上的陈蓦,急忙跑了过去,用手推了推陈蓦的身体,惊慌失措地喊道,“喂喂,你没事吧?你说话呀!”

  半个小时后,救护车来了,将早已没有了呼吸的陈蓦带到医院急救,连带着那个受了轻伤的美丽女人。

  路上围观的行人也渐渐散开了,这时,路口走过来一个看卦的老头,正是陈蓦先前遇到的那一位。

  只见老头默默地望着地上的鲜血,摇头说道,“老头子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唉!”说着,他从背囊中抽出一本古书,一边翻着书页一边说道,“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听话乖乖回去……别以为老头子贪财,你那点钱,老头子还真看不上眼,要你身上所有的钱,是为了让你和老头子我有点干系,我好救你……念你心肠不错,年纪轻轻死了确实怪可惜的……”

  说着,老头蹲下身,用手蘸着地上的鲜血,在路口画了一些古怪的符号。

  “哧!”一辆卡车在老头面前停下了,鸣响着喇叭,车窗里探出一个脑袋,没好气地喊道,“大半夜的找死啊,老头子!”

  算卦的老头淡淡瞥了一眼那个司机,画好了符号站了起来,默念了几句咒语,手指一指地上鲜血,沉声喝道,“魂归魄所,迷途孤魂,回去你该去的地方!咄!”

  话音刚落,地上的鲜血突然间化作一道红光,冲天而起,让那个司机看傻了眼。

  “我眼花了?”司机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却发现那个算卦的老头早已消失在街道上了。

  而与此同时,算卦的老头背着行囊走在另外一条街道上,摇颤着头轻叹着。

  “唉,小子,为了拿你那么点钱,老头子我可不知道要折寿多少年……”

  说着,老头好似感觉到了什么,浑身一震,忽然停下了脚步,掐指一算,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怎……怎么可能?那个小子的魂魄竟然消失了?!”

  第二天,报纸上发布了一条新闻,某街道一青年男子见义勇为,为救一女子,不幸当场被卡车撞倒,经抢救无效,身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