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半路遇上个二流子

  这个年代的人,脑子活泛的还是少数。

  饼铺老板娘也不知道眼前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马上会成为自家的竞争对手,嘴里倒豆子似的,巴拉巴拉的讲着去年自家做的月饼有多受欢迎,连去年统共卖了多少斤月饼都交代清楚了。

  朱珠听得心口咚咚直跳。

  饼铺老板娘说的这些话若是没有参水份的话,那她想做月饼这门生意的信心就更足了。

  發记饼铺去年就只出了一种红糖花生馅儿的月饼,基本就把周边镇子的销售份额全包了。

  做的是零售生意,可是卖出去的月饼数量,却是惊人的庞大,居然有好几千斤,这着实让朱珠意外极了。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發记这个老字号的口碑和影响力在起作用。

  不然,其他镇又不是没有卖饼饵的铺子,供销社到了中秋前也会有月饼供应,凭啥都巴巴的跑来發记饼铺订月饼呢?

  朱珠也没无耻到去挖人家的销售渠道,她付了一块八毛饼饵的钱后,提着油纸包就先离开了。

  陇上镇是朝阳县辖下人口最多、也是经济发展最好的一个大镇了。

  镇上不仅有去年才刚落成建好的陇上镇人民医院,还有纺织厂、机械厂和肉联厂三大国营厂,为镇上本地居民提供了大半的就业机会。

  这是一个经济效益决定经济基础的年代。

  陇上镇的居民在国营单位上班的比例比起其他镇上的高出一截,也因此,陇上镇虽说只是个大镇,可经济发展以及居民的生活水平已经不输县城了。

  朱珠提着饼饵顺着长兴街一直走到街尾。

  街道两旁三三两两作一堆,都是些做小买卖的摊贩。

  这会儿个体户还没有像后来那般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真正倒卖商品货物的,也不常见,基本都是卖些自家的农副产品。

  像鸡蛋、红薯、土豆、自家地里种的瓜果蔬菜之类,偶尔也能见着卖家禽的,像刚孵活的鸭苗和小鸡仔等等。

  从街尾穿过去,就是菜市场了。

  粤东省隶属南方,有一半属于沿海城市,水产资源丰富,比起喜欢吃肉的北方人,南方人,特别是沿海一带的南方人大多数更喜欢吃鱼。

  朱珠原是想要买两条鱼带回家煮鱼汤给自己奶奶和妈妈补补身子的,可一想到晚上还得在医院住,活鱼不好携带。

  杀了放到明天又不太新鲜,而且腥味太重,想想还是作罢。

  她在市场门前站了片刻,随后又是过而不入,让远远跟在后面的聂磊有些疑惑。

  小姑娘这是想干什么?

  聂磊也站在朱珠刚刚停留的位置,往市场里看了看。

  前面就是卖鱼的,地面湿了一大片,鱼鳞片飞得到处都是,空气里有股鱼腥混着血腥的味道在弥漫。

  “是因为怕脏才不进去么?”聂磊小声嘀咕了一句,看朱珠走得更远了,抬脚追了上去。

  朱珠随意找了个路上的行人,问了下机械厂的位置。

  纺织厂她是知道的,自己舅舅就在纺织厂上班,原主小时候回外婆家小住,还跟舅妈和表弟去给舅舅送过饭。

  肉联厂原主也去过。

  农村每到年底的时候,就有各种祭-祀活动,而祭-祀需要供-三牲。

  猪肉、鱼、还有鸡或者鸭,三样加在一起就能凑成三牲。

  当然,这样的标配是家庭环境好的人家。

  家境差的,一般就是用鸡蛋、咸鸭蛋、鱼干之类的替代。

  朱志勇打从干倒爷开始,手里有几个钱后,在供品上面从来都不抠搜。

  家里日常割肉也会从肉联厂买,偶尔也会买点熟肉制品回去给她们娘几个改善下伙食,打打牙祭。

  从菜市场一路走到机械厂,靠两条腿走路,还真是挺长的一段路。

  好在朱珠现在的这具身体也不是吃干饭不干活的,看着瘦,力气和耐力都还不错。

  正值厂区作业的时间,工人们全部都在岗位上,厂子大门紧闭,耳畔全是机械作业时传出来的声响,轰隆隆的。

  朱珠只绕着厂房的外墙走了一圈,并没有贸贸然要去找厂子领导谈月饼供应的事儿。

  现在她连月饼都没有做出来,双手空空找上门去跟人家领导说,能不能从她这儿定月饼,这可一点儿也不现实。

  朱珠来这一趟,只是想大概估算一下机械厂和肉联厂的工人大概有多少人,先做到心中有数。

  等她和李香兰出院回家后,她会尽快将月饼成品做出来,到时候,先过舅舅那一关,如果没问题了,她就再带着成品来找机械厂和肉联厂的领导谈一谈。

  至于成与不成,总归要试一试才知道。

  就这样,朱珠先考察完机械厂,又转去了肉联厂,兜了好大一个圈,最后什么都没有干。

  聂磊是越看越迷糊,同时,他对朱珠的好奇也上升了一个层次。

  随着日落西沉,傍晚将近,天色也开始暗了下来。

  朱珠没有带手表,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可她出来了大半个下午,也够久的了,是时候回医院去了。

  她从肉联厂后面抄了条临溪的小道。

  这小道平素走的人少,也相对比较偏僻,但从这边走一段路再拐出去大路,能省好些脚程。

  朱珠按着记忆里的路线图一连拐了好几道弯,越走越安静,越走越偏僻。

  她心里隐隐也有点害怕,但这会儿天色还没暗沉下来,她便加快了速度。

  眼看着大路就在前面不远处了,朱珠长出一口气,提着手中的饼饵,脚步也变得轻盈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只大手从她身后伸了出来,重重的搭在了她的肩上。

  朱珠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像只忽然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尖叫一声后,原地一蹦。

  扣住朱珠肩膀的二流子没想到这妞反应居然这么大,跟他以往在这附近得手过的女的完全不一样。

  其他妇女被他捂着嘴勒着脖子,强行拉到偏僻处弄的时候,虽然也极力反抗,可哪个敢这样大声嚷嚷?

  脸还要不要了?

  名声还要不要了?

  二流子一只手用力掐住了朱珠的腰,另一只手则环过朱珠的脖子,将人勒在身前,恶狠狠的警告道:“不想被老子先J后杀就闭嘴!”

举报

作者感言

吴千语

吴千语

明天就是国庆节啦,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假期愉快~~

2021-09-30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