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可以的,这很聂磊

  聂磊的话说得实在是太顺溜了,明明是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语气却熟稔的像多年的朋友。

  就连开始的‘朱珠同志’,也在悄无声息间换成了直呼其名的‘朱珠’。

  可以的,这真的很聂磊!

  朱珠自觉坦坦荡荡,也没有矫情的跟聂磊抠字眼。

  两个人结完账直接往医院的方向走。

  病房里,李香兰久候不到长女回来,等得很是心焦,就怕朱珠在外发生了什么事。

  宋青峰也在等着聂磊给他买晚饭。

  他中午谨遵医嘱只敢进些流质食物,就喝了点米汤,这会儿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眼瞅着隔壁床的李同志来来回回进出几次病房门了,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宋青峰忍不住问她一句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李香兰也没有人可以说话,见宋青峰这小伙子看着面善,又是住同一间病房的病友,便将心头的担忧说了。

  别看宋青峰在别的事情上总被聂磊嫌弃反应迟钝,但从李香兰口中听到提及的长女‘朱珠’,他脑袋一下就跟被开了光似的。

  “我说那小子怎么就跟被妖精勾了魂似的,巴巴的也要往医院外面跑呢,敢情是对人家姑娘有意思啊!”

  宋青峰眼中满是八卦的笑意,自顾自的小声嘀咕着。

  李香兰一脸迷糊。

  宋青峰他也是北方人,还是东北那一带的,说话带着点地域特色。

  李香兰听他说短句子还行,像刚刚他那样压着嗓子说一长串的,李香兰一个字都没听清楚。

  在普通话没有全民普及使用之前,南方人和北方人交流,多少都会有些语言障碍。

  像宋青峰和李香兰这样的,已经算很好了,至少能听懂大半,不用连比带划的,闹出‘鸡同鸭讲’的笑话。

  宋青峰还记得两年前他只身刚来南方的那会儿,压根儿就听不懂本地人说的话,他耐心的问人家:“同志,你说啥子嘞?”

  人家却当场翻脸,冲着他骂起来:“你说谁是傻子?你个嗦嗨XX%&*@#”

  宋青峰当时也是很委屈的,他知道对方用方言骂了他,可是他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好在现在咋说也在南方待两年了,基本交流自是不成问题了。

  宋青峰放慢语速,好生安慰了李香兰两句。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了,没过一会儿,朱珠和聂磊就一前一后进来了。

  “妈,我回来了!”朱珠快步走到病床边,顺手将带回来的东西往床头柜一放。

  “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李香兰拧着眉头上下打量起朱珠来。

  当妈的总是心细,她从朱珠脖颈上残留的红痕上瞧出了端倪,紧张问道:“珠珠你脖子怎么回事?”

  朱珠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眼角的余光偷偷瞥眼身后的聂磊,笑容有点僵硬。

  “妈,我脖子没事,你甭担心。

  肚子饿了吧?我给您带了汤面,趁热吃!”

  李香兰明显看出来朱珠是有事瞒着她,着急要问清楚,却见隔壁病床那边走过来另一个精神小伙。

  这人李香兰上午的时候见过,是病友宋青峰的朋友来着。

  “李阿姨,你好,我是聂磊。”

  聂磊的口音没宋青峰那么重,吐字很清晰,声音也很悦耳。

  但他突然过来,还向她妈作了自我介绍,让朱珠莫名有些紧张。

  李香兰则是有点错愕,但人家小伙子过来给自己打招乎,其他事再着急也得先缓一缓。

  她嗳了声,点点头,有些好奇的看着对方。

  “李阿姨,朱珠下午在路上遇到了点麻烦。

  有个二流子想欺负她,被我给打了一顿,现已经扭送去派出所交给警察同志处理了,您别怕!

  至于朱珠她脖子上的伤,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您要是实在不放心,一会儿我帮她找医生过来瞧瞧。”聂磊三言两语就把情况说完了。

  李香兰和隔壁床的宋青峰听完,登时一个一惊,一个一乍。

  李香兰也没顾上聂磊话里话外的‘亲近’,她满心都是后怕,拉着朱珠喋喋不休的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宋青峰则是被他兄弟‘英雄救美’的事迹给震到了。

  卧槽,这一个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小子真行啊,要不是当兄弟的是真了解聂磊的为人品行,说不定会怀疑那‘助攻’的二流子是他请来拉蜜儿的托呢!

  宋青峰这个非当事人在病床上给激动的,比他自个儿谈上对象了还要高兴。

  他朝聂磊挤眉弄眼的示意,想让聂磊过去。

  聂磊见李香兰一门心思都在自家闺女身上,也没功夫搭理自己,便回到宋青峰病床边上,问他是不是饿了。

  宋青峰的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他觉得自己还能再饿一会儿,关键是弄清楚聂磊这厮下午都干了啥?

  “哥们儿,我尿急,你扶着我去上个厕所!”宋青峰朝聂磊使眼色。

  聂磊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心思,却也没故意抬杠,扯着宋青峰的一条胳膊将人从床上拉起来,借着‘尿遁’,从病房出去了。

  宋青峰自然不是真的要上厕所,聂磊也没真扶着人往卫生间去。

  兄弟二人下了楼,在一楼医院大门口的大花坛找了个地儿坐。

  聂磊随手从口袋里摸了一包烟出来,修长的指节捻着烟嘴,刚点燃正要猛吸一口的时候,却被宋青峰从嘴里抢走了。

  宋青峰刚做完手术,本来是不能抽烟的,可让他看着聂磊抽,自己只能闻个味儿,他实在受不了。

  聂磊没好气地骂了他一句‘出息’,又给自个儿重新点了一根烟。

  宋青峰勾勾唇角,一脸坏笑,“下午咋回事?快说快说!”

  “你刚不是听到了么?朱珠她半道遭遇流氓调..戏,我碰见了,出手帮了一把。

  她感激我救命之恩,请我在外面吃了顿饭,就这样。”

  聂磊风轻云淡,一张脸蒙在缭绕的烟雾后面,看不真切,嗓音却是在烟草的熏托下,说不出意味的低沉撩人。

  “就这样?没了?”

  宋青峰不满如此简短的描述,这不应该是‘英雄救美’这种精彩桥段该有的打开方式啊!!!

  换作拍电视剧,这种戏简直就是剧情的高光时刻,满足了所有广大妇女群众对英雄的美好幻想,要是从简拍摄,岂不寡淡无味?

  “不然你还想怎样?”聂磊凉凉瞥着宋青峰问。

举报

作者感言

吴千语

吴千语

今天带娃出门玩,下午两点有二更~记得来刷呀呀~

2021-10-02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