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供销社里做问卷调查

  宋青峰小声嘀咕了句:“还真叫妖精勾了魂呐?”

  聂磊没好气的拍了下他的大脑门,“到底走不走?你要是还想再走走,我扶着你再走一段就是了。”

  宋青峰立马捂着腹部嘶嘶吸起气儿来,坚定的表态:“不走了,一动弹,我伤口就疼得厉害。

  我还是回去躺着吧,磊子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聂磊轻嗤了声,“瞧你那出息!”

  说完,他便扶着宋青峰,将人送回了病房。

  “需不需要解手?”聂磊临出病房前又折回来问了宋青峰一句。

  宋青峰朝里面病床扫了一眼,毕竟同病房里住着一位女同志,多少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我下午不用输液了,自个儿能行,甭担心我!”

  聂磊点点头,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走出去了。

  ......

  朱珠从医院出去后,就按着脑中原主的记忆,寻摸到了陇上镇的供销社。

  供销社是华国国内零售网点最密集,且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垄断特性的系统,属于国营企业。

  虽然后来个体户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可供销社却是计划经济展开后仅剩下来的产物之一。

  这个时候能进供销社当售货员的,工资福利待遇这些,可以说是等同于后世的公务员。

  当然,这样让人艳羡的事业单位,也不是普通人想进去就能轻易进去的。

  朱珠刚走进供销社,就被里头熙熙攘攘的人流给吓了一跳。

  对从三十多年后穿越回来的影后朱珠而言,眼前充斥着热闹、拥挤、喧嚣、沾满了鲜活烟火气息的一幕让她从心底里生出了一股子震撼来。

  八十年代这种充满了时代背景主旋律的戏,她也曾客串参演过一两部,只是那会儿影视城搭建出来的场景虽然也尽力做到还原了,但演戏和生活,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群演们脸上的表情,不是太夸张就是太拉垮,完全没有眼前真正生活在八十年代里的人们表现出来的真诚和淳朴。

  朱珠满是新鲜的东张西望着。

  左边柜台是卖食品的,这会儿正排着长龙。

  玻璃柜台上贴着红底黑字的提示语:今日有新鲜鸡蛋和猪油饼、桂花糕供应。

  朱珠想往前两步去柜台边上瞧瞧除了猪油饼是否还有其他饼饵在销售,哪知道她才刚走几步就被一又黑又瘦的妇女给拽住了胳膊。

  “小妹儿,干嘛呢?你想插队不成?”

  黑瘦妇女这话让排在她后面的几个人都不乐意了,没等朱珠开口解释,一个个就指着朱珠说道起来了。

  刚还觉得八十年代的人们真诚淳朴的朱珠顿时一头黑线。

  不过她多少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换作自己是被插队的那一个,估计也会觉得不舒服。

  朱珠耐心解释了两句,大家知道她不是诚心插队的,倒也不再计较了。

  黑瘦妇女听朱珠说起饼饵,不由多看了她好几眼。

  小姑娘人长得俊,身上衣裳瞧着也合身板正,更是连一个补丁都没有,家境应该还挺好。

  也是,一般的人家,连一斤九毛八的猪肉都舍不得割,哪里能舍得买一斤八毛四的猪油饼当零嘴啊?

  这一斤饼饵的价钱都快赶上一斤猪肉钱了呢!

  “供销社卖的饼饵除了猪油饼就是绿豆饼,没别的了。

  哦,红豆糕绿豆糕也有,桂花糕得分时候,不是经常有。”黑瘦妇人想了想,把自个儿知道的告诉了朱珠。

  朱珠回以一抹礼貌的微笑,“谢谢婶子。”

  黑瘦妇女不以为意摆摆手。

  看朱珠似乎真不打算排队买饼了,忍不住又提醒她一句,“小妹儿,长兴街市场那里还有家發记饼铺,老字号了,他家饼饵多,你可以去那看看。”

  黑瘦妇女身后排着队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这人身上穿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下搭着的裤子也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涤卡布蓝色西裤,着装在排队的人群里,明显要干净体面许多。

  男子也开口附和了一句,“發记挺有名的,他家做饼饵的时间应该有近二十年。

  大环境那些年他们做不下去,后来国家把他们被查封的祖产返还回去后,他们又重新开业了,姑娘想买饼饵,他家挺合适!”

  朱珠之前还不知道發记饼铺的历史,这会儿听说人家做饼饵那么长时间了,还是老字号,不由生了几分忐忑来。

  由己及人,一边是老字号饼铺,一边是不知打哪儿才冒出来的家庭作坊,大家伙闭着眼都知道该怎么选哪家的月饼吧?

  看来她想从發记手里抢到镇上所有工厂的月饼券供应怕是没那么容易。

  舅舅所在的纺织厂应该是不成问题,可朱珠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让舅舅背上‘开后门’的坏名声。

  朱珠有心要从中年男子那里探听更多有关于發记饼铺的消息,便踱步走了回来。

  待走近了,朱珠这才看到了中年男子白衬衣口袋旁别着一枚工牌,上面写着:陇上镇机械厂

  这男人是在机械厂上班的?

  看他这衣着,估计还不是什么普通的车间工人......

  朱珠灵动的眼眸微微一闪,她心里一时有了主意。

  “同志,谢谢您刚才的提点,我能不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做个简单的调查问卷呢?”朱珠面上含笑,语气也十分礼貌。

  她本就生的漂亮,还正当花季,笑起来更是明艳动人。

  中年男子都没好意思多看朱珠,听对方一口一个‘您’的,他也没一口回绝。

  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干笑两声反问道:“什......什么调查问卷?”

  黑瘦妇女也是一脸好奇的扫了二人一眼。

  朱珠组织了一下语言,问中年男子:“同志刚推荐的那家發记饼铺,请问一下,你是否买过他们家的饼饵?”

  “买过。”只不过也不是经常买就是了,中年男子默默在心里道。

  朱珠接着问:“那同志是买给自己吃还是家里人吃?”

  中年男子笑了笑。

  这问题有点多余啊!

  一家人哪能吃独食呢?

  “买回家一起吃。”他还是回了一句。

  “那您觉得發记他们家的饼饵好吃么?哪一种饼饵是他们卖得最好,最受欢迎的?”朱珠又问。

  

举报

作者感言

吴千语

吴千语

求票票支持呀小可爱们~

2021-09-28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