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参考定价

  朱珠简单的将在许主任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松柏。

  “舅舅,许主任说这两天供销社外面公告栏会贴送月饼样的通知,您在镇上若是骑车经过的话,就帮我留意一下。”

  李松柏自是一口答应了,带着外甥女进了厂子。

  他是技术指导组的,厂里的普通工人见了他都要客气的喊一声‘李工’。

  朱珠一路微笑着跟人点头打招呼,李松柏也很自豪的逢人就介绍:“这是我大外甥女!”

  “李工的外甥女好漂亮!”

  李松柏高兴的应了一句,“像我,外甥肖舅,我长得好看,外甥女肯定漂亮啊!”

  有人笑着起哄打趣,朱珠觉得脸颊微热。

  甥舅俩一起进了一间小型休息室。

  李松柏让朱珠先坐会儿,用干净的茶杯给她倒了杯茶水,眼神温和又柔软:“这段时间你长大了许多,舅舅很欣慰,也觉得心疼。

  你也才十八岁,却努力着用自己娇弱的肩膀扛起一个家,不仅给你奶你妈很大的精神支柱,也给你的三个妹妹做了一个好榜样,舅舅佩服你!”

  朱珠被舅舅这番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她用手捂了下脸。

  李松柏知道外甥女这是害羞了,脸上扬起笑意,语气里满是感叹:“如果可以,舅舅希望你们都是一点一点成长的,而不是被逼着一夜间长大。”

  朱珠忙拿下手,一脸认真的对李松柏说:“舅舅,我和妹妹们都挺好的,你和外公外婆不必太担心我们。”

  李松柏点点头,让朱珠把做好的月饼拿出来给他瞧瞧。

  朱珠嗯了声,从背包里取出来一个油纸包,漂亮的大眼睛扑闪着,满脸都是渴望被肯定的期待。

  李松柏也确实被做好的月饼成品给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这是月饼么?

  这都快赶上艺术品了!

  “舅舅,你要不要掰开尝尝?”朱珠见李松柏看着不动,还想上手为他把月饼掰开。

  “不,珠珠,你先别动!”李松柏说完,将月饼重新用油纸包包裹了起来。

  “舅舅,你这是?”珠珠不解的看着他,“舅舅不先尝尝味道把把关么?”

  “不用了,光这月饼赏心悦目的卖相就知道,味道肯定差不了,舅舅别人不相信还能信不过你妈妈的手艺?!

  珠珠,你先回家去,回头等舅舅跟厂长商量好就把今年厂子需要的月饼数量落实下来。

  对了,月饼的价格,你跟你妈核算过了没?价位怎么订的?”李松柏一口气噼里啪啦的说了一串。

  朱珠自然已经跟李香兰核算过成本了。

  之前失败的那些不算,只按照这一次购买的材料和做出来的数量来统计的话,莲蓉馅儿的月饼,一斤的成本大概是六毛八分左右。

  这个价格可以说是相当高的了,且还没算上她和妈妈的人工费在里头。

  红豆沙馅儿的一斤是六毛左右,五仁馅的就是葡萄干和核桃仁的成本稍微高一点,算下来大概是六毛五一斤。

  这三种月饼成本价都不低,加上人工的话,快赶上供销社正常的零售价格了。

  最开始的时候,李香兰算了下成本就忍不住发愁。

  她觉得成本都这么高了,要怎么卖?

  做生意不能不挣钱吧?加个一毛两毛的,挣得钱都不够抵人工费的,做着也没意思。

  加多了吧,万一人们觉得太贵了不愿意买,那她们白折腾一回不说,还要倒往里贴不少钱。

  当时朱珠坚定的说,“妈,咱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得做跟市场不一样的。

  贵有贵卖,你看茶叶、香烟、面料布匹之类的,也是一个种类,但价格层次不同,就是为了满足不同人的需求。

  那些愿意花前买月饼回家过节的人,平日里或许会精打细算一些,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定不会太计较几毛钱的差价的,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才是!”

  朱珠给自己妈妈加油打气,把李香兰给劝住了。

  最后的定价,朱珠其实还没有跟李香兰商量好,但这会儿舅舅问起了,朱珠决定先把价格报过去,听听舅舅的反应再看看。

  “舅舅,我跟我妈做的这个月饼,是广式月饼。

  之前跟您说过,这个馅儿的调配,是仿照羊城那边大饼铺的配方的,所以成本上比發记卖的红糖花生馅儿的肯定要高上不少。”

  李松柏了然点点头。

  朱珠笑咪咪的看着李松柏,“舅舅,你能先跟我说说去年你们跟發记订的月饼是啥价位么?”

  李松柏跟自己外甥女那还有啥不能说的?

  “去年發记给我们厂子的价格是九毛一斤,我听说她们铺子上零售是九毛五一斤,也就让了五分钱而已。”

  朱珠飞快地在心里算了一笔账,按照红糖花生馅儿的成本来计算,撑死了一斤的成本不会超过四毛钱,發记零售卖九毛五,利润大概就有五毛钱一斤了,去年他们家卖了几千斤,这个利润一算,也是相当的可观了。

  朱珠觉得要将自己家的月饼当做高端货来卖,也就今年先抢占个先机,等明年看看,肯定就有不少人仿着她们来了。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长久的买卖,她也没打算要发展做大开个什么饼铺之类的,左右就是一锤子买卖,价位真心不能定太低。

  朱珠决定将三种月饼统一定价为一块五毛钱一斤。

  按照朱珠对餐饮生意这个行业的了解,一般情况毛利普遍能做到百分之五六十左右,黑心的,能做到七十左右。

  朱珠也是按照了解到的行业规则来做的参考。

  月饼的成本统一以七毛钱一斤计算,零售卖一块五毛钱一斤,大批量的话,就一块两毛钱,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朱珠把价格报给李松柏后,眼睛就一瞬不瞬的盯着舅舅看,想从舅舅的第一反应测试一下这个价格会不会把人给吓跑。

  但李松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身就带了‘亲情滤镜’,他点点头认为这个价格还挺合理的。

  “这样,珠珠,你先在舅舅休息室里坐着,我去找厂长谈一谈,一会儿回来。”

  朱珠忍着心头的忐忑点点头,应了声好。

举报

作者感言

吴千语

吴千语

第一更

2021-10-17 00: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