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正式道个歉

  意外就发生在一瞬间,朱珠和聂磊两个人都始料未及。

  看到人小姑娘还没从惊惧中缓过神来,聂磊轻声询问道:“同志,你还好吗?”

  这动静将前后左右几间病房里的人都惊动了,陆续有人或探出头来,或走出病房指指点点看起了热闹。

  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李香兰和宋青峰也被吓得不轻,奈何两个人都在打着点滴。

  一个洗了胃后身体乏力使不上劲儿,一个刚做完手术也是轻易不敢动弹,只能着急出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聂磊朝宋青峰回了句‘没事’后,朱珠这才醒过神来。

  她先回了聂磊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后快步走入病房,小声安抚了李香兰两句。

  “妈,都怪我不小心,把热水壶摔地上了。

  还好刚刚隔壁病床的那位同志拉了我一把,我俩都没有烫伤,您别担心啊,我先出去把外头的玻璃渣子收拾掉。”

  李香兰见女儿确实没有受伤,总算心安了,也没责怪她毛手毛脚的。

  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她自个儿都觉得天都塌了半边了,难为珠珠这个当女儿的在关键时候撑了起来。

  李香兰只有心疼,哪里还舍得责骂一句?

  “收拾的时候别用手捡,去问护士借扫帚!”李香兰提醒朱珠。

  朱珠嗳了声应下,咚咚咚跑出了病房。

  走廊上已经不见了聂磊的踪影,朱珠想着等一会儿他人回来了,自个儿再正式地给对方道个歉好了。

  朱珠准备去茶水间找扫帚过来清理热水壶内胆碎裂的玻璃渣,刚拐入一侧的走廊,又与聂磊走了个顶头碰。

  看到对方手中拿着扫把和簸箕,朱珠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浅笑来。

  “同志,刚刚真是对不住,是我没有注意险些把热水都泼到你身上去了,幸亏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聂磊落落大方的接受了朱珠的道歉,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容挂着阳光一般和煦的笑容。

  “一点小意外而已,不过下次同志也稍微注意一点,边走路边想事情容易分神,特别是走在马路上的时候,更要注意安全!”

  朱珠被眼前这个浓颜系小鲜肉‘说教’得微微有些脸红。

  不过对方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她自然不会杠,虚心受教点点头,伸手过去,“同志把扫把和簸箕给我吧,我去收拾就好!”

  聂磊没有迟疑,把手中的扫把和簸箕递给了朱珠。

  他刚刚只是看朱珠好像被吓到了,转头跑回病房里去,便想着自己得尽快将病房外头的那些玻璃渣子清理干净,也省得有人不小心踩到了,惹来一些不必要麻烦。

  现在‘当事人’自己提出要去清扫,他自然不会不许。

  朱珠接过了扫把和簸箕转身往回走,聂磊就只站在原地,双手插兜,目光追逐着那抹娉婷的倩影,漂亮而生动的眉眼,仿佛也在这不经意的时刻沾染上了微光。

  朱珠并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成了某人‘心生好感’的对象。

  她将走廊上的玻璃渣子打扫干净后,下楼去了趟医院大门边上的小卖部重新买了一只热水壶,已经捡着便宜的选了,还是花了五块钱,微微有一点心疼。

  准备上楼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买饭回来的舅舅,甥舅二人说说笑笑一起回了病房。

  李松柏离开的时候,病房里就只他姐一人,一回来,眼瞅着就多了两个年轻小伙子。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斜眼看了外甥女一眼,嘴唇翕动了两下,到底没多说什么。

  “姐,你醒了就好,刚可是把大家伙都吓坏了。

  怎么样?这会儿人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李松柏见着了自家姐姐的面,也没功夫再去关注隔壁床俩年轻人了。

  朱珠帮着她舅舅将提着的两个大搪瓷缸接过去放在床头边上的铁柜上,小心翼翼的将罩在外头的布包打开,一股子肉末菜粥的味道飘了出来。

  这年头肉大部分的人肚子都没啥油水,肉粥的香味在病房里弥漫,勾得人肚子里的馋虫都快跑出来了。

  宋青峰还没排气,连口水都没喝上,又被肉粥的香气给馋得口中不断分泌着唾液。

  “磊子,我饿了!”宋青峰弱弱的开口道。

  聂磊眼睑微挑,看着宋青峰露出一丝坏笑,“你也想吃肉粥?”

  宋青峰使劲眨眨眼,咽了咽口水。

  “想什么美事儿呢?你屁放了没?

  放了屁也还不能吃肉粥,只能先喝点流食,面汤米汤之类的,肉你想都别想!”聂磊压低声音说道。

  宋青峰痛苦地闭上了眼,默默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他寻思着用鼻子挡着点儿口鼻,那肉粥的香味儿就不能钻入他的肺腑,蚕食他的意志了。

  想到自己突发急性阑尾炎,多亏了好兄弟送他来医院,这大半天的,亏得他跑前跑后的各种张罗,宋青峰心里暖暖的同时,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磊子你忙活了大半天了,也是啥也没吃呢。

  我这里输着液一时半会儿也滴不完,你自个儿去外面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宋青峰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觑着好友说道。

  聂磊确实也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没有矫情,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询问宋青峰需不需要上厕所解决生理需求。

  宋青峰摆手道:“水都不让我喝,我哪来的尿?”

  聂磊嗤笑一声,再次查看了他打点滴的输液管和吊瓶,随后帮他将隔帘拉上后,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病房。

  里间病床边上,朱珠将盛好的粥递给舅舅李松柏,李松柏笑着说:“舅舅刚在外头吃过了,这粥是给你们娘俩准备的。”

  朱珠巴掌大的小脸皱了起来,一脸自责的说:“舅舅,怪我!

  我刚忘了跟你说,我妈她洗了胃得二十四小时后才能进食,且只能喝点流食。

  您一下买了两份肉粥,我也吃不完,不是浪费了么?要不,您再吃点?”

  李松柏还真不知道洗了胃还得等二十四小时候才能进食,他是怕自家姐姐给饿坏了,忙问:“医生说过必须等这么久的么?”

  李香兰靠坐在铁架子床头上,蜜合色的鹅蛋脸透出虚弱,“松柏,珠珠这么说肯定是医生吩咐过的,我们听医生的就是。

  你要是吃不下,回家就把肉粥带回去给咱妈吃!”

  

举报

作者感言

吴千语

吴千语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2021-09-23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