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满级影后穿成年代大佬的掌上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原生家庭

  朱志敏就是这样的性子,李香兰才刚说完朱珠的想法,她自个儿就脑补出了‘长女要放弃学业替父顶起门庭养家糊口的重担’来。

  李香兰哭笑不得,忙解释道:“大姐,不是这样的,珠珠没有要放弃复读的想法。

  你刚说珠珠随了志勇,这话没错,她从小就有主意。

  这次她想趁着中秋节做月饼出来卖,还是先去跟我弟松柏谈的。”

  朱志敏这回总算是耐着性子听李香兰讲起了经过,也没着急插话,直到李香兰说她也想试一试能不能做的时候,才开口了。

  “你和珠珠都是好的,我弟有福气。

  你们想做那就做,需要本钱什么的,你要不趁手,我回家里拿......”

  李香兰忙拦着说不用。

  “志勇没把家底都掏空了,给我们娘儿几个都留着生活费呢,大姐你别担心。”

  朱珠过来的时候,在厨房门口听到了大姑和自己妈说的话了。

  她心里觉得挺温暖的。

  自己其实还是挺幸运的,穿越到这样的家庭里。

  除了朱永强那些隔房的堂叔伯兄弟不说,原主基本家庭成员都没有什么极品属性的,这在年代文里可以说是极为难得罕见的了。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相互的,你对我好,我也会对你好!

  大姑朱志敏这样大方无私,朱珠日后但凡有什么挣钱的门路也不会撇了她自己吃独食。

  她走进厨房来,帮着朱志敏把炒好的两盘青菜端到外面桌子上,回来后也没磨叽,直接对朱志敏说:

  “大姑,等我和我妈把月饼捣鼓出来了,您跟我们一起做吧。”

  朱志敏她干别的活特别利索,家里的家务,田地里的农活,她都算得上是一把好手。

  其实这也跟朱家的原生家庭有关系。

  说起来,朱奶奶生有二女二子,长子朱志国、长女朱志敏,次女朱志慧、还有次子朱志勇。

  朱志国也就是朱珠刚穿越的时候,朱奶奶对她提到过的大伯。

  朱珠不知道的是,她大伯朱志国十七岁的时候跟人出去跑船,结果一去就没再回来。

  大家都说朱志国有可能是掉海里去了,朱奶奶差点儿没把眼睛给哭瞎。

  朱志慧这个二姑是个早产儿,朱奶奶在田埂干活时发动的,生下来就跟只小猫儿似的,接生婆都说先天不足不好养活。

  果然,朱志慧小时候经常生病,赶上那会儿又是饥寒年月,营养跟不上,在七岁那年就早夭了。

  朱志勇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就比较受宠,长得也是兄弟姐妹中颜值最好的那一个。

  因为脑袋瓜聪明,打小就会读书,家里都指着他能靠读书来谋个出路,将来能跳出农门,有个不一样的人生,农活家务,一贯是不让他沾手的。

  这样一来,病弱的朱志慧干不了活,要上学的朱志勇也下不了地,家里要挣公分多分粮食,朱志敏就得顶上去了。

  打猪草、喂猪、挑大粪、插秧、割稻谷、做饭、洗衣、挑水,年纪轻轻的朱志敏可以顶个壮劳力。

  然而,做惯了这些重活粗活的朱志敏,却做不来绣花、裁衣裳、做面点这些这个时代妇女们几乎都会的细致活。

  朱珠想让大姑一起掺合进来做月饼去卖,有钱大家一起挣,这是侄女的好意,可朱志敏哪里敢应下来?

  她要是能做月饼,还能回回都被自个儿婆婆挑剔连个包子都做不好么?

  朱志敏忙摆手说不行。

  “大姑怕我这一沾手,把你辛辛苦苦想要做好的月饼生意给弄砸了。

  大姑就是个手撇的人,不合适做这样的活计。

  你就自个儿跟你妈好好琢磨,到时候中秋节了,大姑也沾沾光,得两块月饼尝尝鲜就满足了!”

  朱珠见朱志敏态度坚决,自己妈妈李香兰也笑着说大姑不会做面点这类的,朱珠也就不勉强了。

  菜炒好了,朱奶奶和朱志敏、朱玥、朱玲、朱璇几姐妹都上桌开始吃午饭。

  朱志敏打算吃过了午饭就回大溪村去,话还没来得及告诉朱奶奶,就听外面传来了一串熟悉的叫唤声。

  “是大姑父来了!”朱玥站起身来,跑去开了门。

  吴汉良载着儿子吴家明提着东西上门来了。

  吴汉良中等身量,不胖不瘦,就是皮肤晒得有点黑。

  身上穿着这个时代最常见的的工农蓝色涤卡布衣裤,今年四十三岁。

  在乡镇府武装部巡防队当副队长,在乡里有点小权,多少也算是个干部。

  不过吴汉良耍威风的时候也大多是在外面,在朱志敏那里,是个实打实的妻管严。

  这不,回丈母娘家,从来不敢空着手来,就怕回头被妻子骂‘不要脸’和‘没礼数’。

  他自己姐妹回娘家有没有给他老娘带啥手信吴汉良也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的,眼窝也没那么浅,会巴着自己姐妹那点东西。

  可老婆说了,回她娘家不给她娘家人捎带点东西上门,就是给她没脸,下回也不用登门了。

  这话从结婚那会儿他就记着,不管礼多礼少,是自己菜园里种的青菜番茄还是外头买的白糖挂面,多少是个意头。

  吴汉良先喊了声‘妈’,又跟李香兰打了招呼,见客厅里还有李松柏在,又忙上前去寒暄寒暄,散两根烟,再坐下互相叨叨点家常。

  吴家明是朱志敏的小儿子,今年跟朱玲一样大,十三岁,九月一号就要上初中。

  有大姑这样的妈,教出来的儿子不会太差,礼貌懂事,而且上学也很用心刻苦。

  吴家明跟朱奶奶很亲,朱奶奶喊他坐下再吃一碗粥,他说自己吃过了,不饿,乖乖坐在边上陪老人说话。

  “你妈昨晚没回去,你奶奶说嘴了没?”朱奶奶向外孙打探消息。

  吴家明笑着回答,“外婆,我奶奶其实就是喜欢叨叨两句,她人也挺好的。

  今天就是她催着我爸过来舅舅家里看看的,还让我爸帮忙打听打听舅舅的消息,交代我来了多安慰您几句。”

  朱奶奶听了果然挺高兴的。

  她这老对手就是嘴巴碎一点,人却是挺好,要不然她当初也不会同意女儿嫁过去,就是打听清楚了吴家的家风,这才放心的。

  “你姐和你哥怎么没一起来?”朱奶奶又问起了朱志敏的长女吴家欢和长子吴家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