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花海观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君子剑

花海观鱼 怡真人 2009 2020.08.01 23:43

  徐汩带着问号的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巡视,问道:

  “陈观鱼,你是仙人?”

  陈观鱼不知道怎么开口。

  刘玄看了徐汩一眼:“陈道友体内灵气充盈,自然是修仙者,也就是你们常说的仙人。”

  “怎么,你不是他的道侣吗?”

  徐汩顿时满脸通红,支吾着:“我才不是他的道侣,他是我家的下人。”

  “下人?”

  刘玄不可置信的看着陈观鱼,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身负修为的少年,竟会屈尊降贵,到一个世俗家族来做一个下人。

  陈观鱼自嘲一笑:“不瞒刘兄,我也是进来才有的奇遇,空有一身灵气,但是无处施展。这不,正想陪着我家小姐一起去构阳山探寻一番,寻一味草药,好打磨一下皮膜。”

  他向来不会隐瞒什么,加上他以为同样是仙人,修炼皮膜的事情应该都是不成文的规定,说出来也不会有事。

  但刘玄的话却让他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神色时刻注视着周边。

  刘玄把陈观鱼拉到一边,小声道:“陈道友这话还对谁说过?”

  陈观鱼表示还是第一次说。

  刘玄拍了拍胸口,有些后怕的道:“这些话万万不可再对旁人说了,尤其是修道者。”

  “你是不知道,构阳山中最近出现了一个专门吸食人类灵气的魔修。”

  “一旦发现你体内有灵气,就会暗下黑手,你可要小心啊。”

  陈观鱼没想到还有这种修炼的法门。

  “可是,我有一剂方子,需要青囊花作为主药,但现在没有,刘兄可有法子帮我一帮?”

  听了刘玄几句好话,陈观鱼就把他当做了好兄弟,心里话像是倒豆子一样往外倾泻而出。

  还是徐汩发现了猫腻,走到他身边,把他牵走了。

  刘玄急忙追上来:“陈道友,我听闻那女魔头也是来寻找青囊花的,你可要万分小心。”

  说完,只看着他俩的背影一声长叹。

  下一刻,他身边出现了几个黑衣人,弯腰弓背向他行礼。

  他挥挥手,发出一道命令,几个黑衣人便散去了。

  刚准备转身离开,忽然站住,对右手边的一个拐角后面笑道:“那边的仁兄,出来吧。”

  声音落地,一个身着蓝色长袍的中年人出现了。

  面色白皙,双目有神,两道飞天眉毛,彰显着霸气。

  嘴角的两撇八字胡,看起来又是那么的狡诈。

  刘玄双眼眯着看向来人,蹙着眉头问道:“你是何人,向为何我感受不到你身上的灵气波动?”

  来人的声音细腻温柔,透露出一股霸气:“我不是修道者,自然不会有灵气波动了。”

  “看你装扮和年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贤德道人吧。”

  刘玄自出名之始,就是一身玄色道袍,从未变更,也就成了他一个最大的标志。

  “哈哈,仁兄好眼力,只是你知我名,我却不知你名,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蓝袍中年抱着宝剑哈哈笑道:“我的名声微不足道,但在清河城还是有几分影响力的。”

  “徐府徐凌!”

  刘玄一惊,头顶碧玉簪微微晃动,站定惊疑道:“你就是豪情洒绿林的君子剑徐凌?”

  若是徐汩还没离开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一直在她心中都是儒雅商人模样的父亲,竟然是威震绿林的君子剑。

  说到君子剑,徐凌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光彩。

  他淡淡地笑道:“君子剑不敢当,只不过是绿林道上的兄弟们照拂,给面子,才让我的货物能在西构阳沟里进出顺畅。”

  在河阳郡以东,几乎都可以听到他的名号。

  由此,一般万药堂的货物几乎没有被打劫过。

  刘玄虽然是修道者,但境界不是很高,也就是比正常人高上一筹。

  若是对上徐凌这种自幼习武的练家子,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打的赢。

  “那不知君子剑为何要偷窥与我,这有悖你君子剑之名吧。”

  徐凌摇摇头:“仙师岂不知刚刚那姑娘便是我的亲生女儿?”

  两人暗中的较量,陈观鱼和徐汩是看不到了。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走出城门,看到构阳山高耸入云的山峰了。

  城门之外一片开阔地,距离山林还有几里路要走。

  徐汩指着最高的山峰道:“那便是最近的高峰了,不过也有十几里,一般很少会有人徒步过去的。”

  陈观鱼愣在原地,双腿有些不听使唤了。

  十几里,那不得要累死他。

  在地球上,这么远的路基本上就有车了。

  但放眼望去,构阳山就像是天边一样遥远,要不要这么累?

  “三小姐,徐府没有坐骑吗?能不能给我来一匹马,让我歇歇脚。”

  可是他忘了,他除了在电视上见过马匹之外,就只拍过马屁,哪里会骑马。

  徐汩甩头白了他一眼,指着西南角的一片树林后面,轻轻的道:“那里有我们徐家的一个中转站,可以去那里借几匹马来。”

  陈观鱼露出一副见到亲爹了似的脸色,跟着徐汩飞奔而去。

  借来了一匹马,陈观鱼在下面牵着,徐汩在上面坐着。

  他也想要一匹,可是管马的说:“这就是徐家的规矩,你还未满一年,不能骑马。”

  徐汩意有所指的道:“哈哈,今天天气真好。”

  陈观鱼只能撇撇嘴,牵着不怎么听话的马儿一步一脚印的往前走。

  不过幸好,之前买来的东西都搭在了马背上,也给他减负了。

  要不是为了青囊花,我才不愿意受着鸟气呢。

  看看别人的主角,落地就是黄金跑车,飞天九龙撵,这都是起码的代步工具。

  再看看我,不仅没有骑上马,还沦为一个牵马的。

  真是悲催啊。

  这个时候,他多希望百花仙子再次苏醒,给他点法力,直接让他达到御剑飞行的境界。

  那样,他也不必如此苦逼的压马路了。

  “陈观鱼,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你也来骑一会儿?”

  我的三小姐,你终于开窍了,没看到我已经累得走不动了?

  虽然体内灵气充足,但是他不会用,有等于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