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古代没有美食的话我只好做食神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零九:孩子的意志

  为什么羯族会出现在扬州的旮沓角落里?

  铭天不知道,但现在也没空管这个了。

  和殷蝉一起,铭天使出了吃奶的劲划船,但显然殷蝉刚拼命划船已经耗尽了体力,小船的前进非常缓慢。

  这种速度,四五百米的距离怎么样也要三分钟才能划到!

  “墨儿!莫忘!!快走!是羯族!”情急之下,铭天拼命大喊。

  两个孩子听了也是一愣,这才发现河面上正在划船赶来的铭天一行人。

  那俩羯族一听,非但不怕,反而加快脚步冲向两个孩子!

  铭天急的心如火烧,暗骂自己为什么没有学游泳?

  但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两个孩子反应过来,刚回头,只见两个彪形大汉,健壮的身躯犹如城墙般捍立在他们身后。

  “哈哈哈,今晚有肉吃了!”那个叫盖拓的羯族边说着,完全无视河边划来的铭天,伸手就抓起墨儿的衣襟。

  瘦小的墨儿好像没有体重一般被他抓了起来。

  “不要……放开我!!”墨儿吓的大惊失色,但因为训练耗尽体力的她哪里有反抗之力。

  当然,有体力也没法反抗就是了。

  “墨儿!!”冯莫忘见状,小小的脸上顿时爆发出滚滚凶光。

  真刀被他放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没有武器的莫忘提起木刀,一跃跳出半米的高度。

  另一个羯族冷冷一笑,对着半空中的莫忘挥出了砂锅般大小的铁拳。

  啪!

  木刀与拳头的接触,发出刺耳的声音。

  别看莫忘是个孩子,但力气却仅仅比安落稍逊一筹,铭天这种高速高攻低防的人,被这木刀打中拳头的话,铁定掌骨断裂。

  但是,羯族皮糙肉厚,怎么可能是区区木刀能够应付的?

  木屑飞舞,那一拳狠狠的打碎了钢木的刀子。

  “小屁孩力气挺大啊?!”

  羯族鄙夷一笑,令一拳已至。

  从上往下的一击,羯族的抡拳宛如一把拆墙的榔头,狠狠的砸在还位于半空的孩子的后背上。

  “啊!!”沉重的痛喊,莫忘整个人被拳头惯的摔在地上,一口血几乎不过舌头的直接喷了出来,俨然被打的岔气,一时动弹不得。

  “盖穹,走了,这小孩别抓,会拖慢脚步的。”一旁那个叫盖拓羯族也有些忌惮不宣传船上的铭天一行人,催促着快走。

  虽然莫忘是个孩子,但是盖拓看到了莫忘那一刀的力量,普通孩子哪里有将木刀劈碎的力气,如果抓了莫忘,被莫忘反抗的话,肯定会拖慢脚步,所以干脆放弃了莫忘。

  “小子,算你命大。”盖穹临走还不忘在莫忘脑袋上踩一脚。

  眼看着羯族要走,离岸边至少还有一百五六十米的铭天急的心跳加速,却又无可奈何。

  “莫忘…老爷……”安墨被夹在羯族腰间,无力的呼唤着,水灵灵的眸子里满是绝望。

  眼看着这一幕,铭天划桨划的连手心的皮都破了,但这该死的小船就是不听话,依旧慢悠悠的往前。

  “王八蛋!有种别走!!!”铭天疯狂的咆哮,但只能看着羯族走远。

  那个叫盖穹的,居然还背对着铭天竖起了中指。

  “莫…”

  墨儿无力的呼唤着,鼓足了气,似乎是绝望中最后的呐喊:“莫忘…老爷……救救我!!”

  沙沙…

  莫忘的手指动了一下。

  “盖拓大哥,你说这两脚羊回去怎么吃?”盖穹弑杀的看着安墨,完全不像在看一个人,那眼神根本就是在看一只无关紧要的畜生。

  “唔…”莫忘动了,颤抖的手臂用尽全身力量撑起了身躯。

  铭天见莫忘起来,也是一愣。

  因为那孩子的气场有些异常。

  盖拓哈哈一笑,狂妄的回答:“那当然是最好吃的那种,剥了皮,切成肉片,拿开水烫了蘸醢酱吃啦!”

  嘎嘎。

  牙齿咬碎的声音。

  “哈哈哈哈,我还是喜欢煮一锅肉汤吃。”盖穹长着满嘴黄牙,边走边发出狂妄的笑声。

  …

  ……

  …………

  微微细风突然停止了。

  “把墨儿…放下!!!”

  野兽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两个羯族一愣,回头看去,这才注意到原来莫忘已经站了起来。

  眸子充血,牙齿咬裂,狂暴的杀意让莫忘看起来仿佛是一只准备狩猎的豹子。

  盖拓看了一眼远处河面上的小船,确认还有一点距离,朝稍作停留,讥笑道:“你个小屁孩,吓唬老子?我不放你又能怎样?”

  嘎嘎嘎…

  指甲摩擦着皮肤,深深的刺进了肉里,稚嫩的脸庞上爆出几条纤细的青筋。

  “三年前,你们羯族杀了我阿爹阿娘,还吃了我妹妹……现在……还想从我手里夺走墨儿吗?”

  回忆起过去,暴怒的眼中流出两行鲜血的眼泪。

  “你个小屁孩,想吓唬老子?就你这小身板,还能…”

  “我杀了你们!!!!”

  没有听,甚至没有给盖拓说下去的机会,莫忘动了。

  纤细的腿踏下,铲起的泥土崩出半米多高,那小小的身躯爆发出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

  与羯族之间二十多米的距离仿佛不存在一般的被抹去。

  “大哥,这小子想死,就让我来成全他。”盖穹见状,自告奋勇的拦在盖拓面前:“我看咱们也别逃了,干脆干掉这小孩,顺便再把后面那一船的中原人也抓回去,好好给兄弟们填饱肚子。”

  盖拓听了,也是鼻子里出气,冷哼道:“行,那就交给你了。”

  说着他自信满满的站在那里,准备等待盖穹击杀莫忘。

  面对已经近在咫尺的莫忘,盖穹爆出令人恶心的讥笑。

  “小鬼,领教你盖穹爷爷的厉害!”

  粗暴的拳,如狂龙一般冲出,直击莫忘的脸。

  那一拳的力量,如果打中,就算是成年人的头盖骨都会被打碎吧?

  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歇斯底里的咆哮,迎着砂锅大的铁锤,莫忘挥出了与其大小不对应的拳头!

  砰!!

  拳与拳的碰撞,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

  盖穹丑陋的笑容凝固了!

  疼痛通过神经直接刺进了大脑。

  与眼前这小孩对拳,居然让他感觉到了剧痛,甚至握拳的手指都传来了肌肉撕裂的感觉。

  “你小子…”

  来不及说话,不,是说不出来了。

  莫忘身子一侧欺近,一个刺掌,犹如飞镖射中靶心般精准的砸在他的咽喉。

  脆弱的喉结当场被打成了碎片,扎进了气管。

  莫忘犹如发疯一般,直接爬到他的肩膀上,拇指掐进了他那双牦牛眼中,旋即抓着他的脑袋,用力一拧。

  嘎巴。

  骨头断掉的声音。

  方才叫嚣的盖穹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脑袋被莫忘硬生生的扭断,转了一百八十度。

  死了!

  战斗在两秒内结束了。

  盖拓看着自己的弟弟,那转了半圈转到了后背,眼睛被扣烂的脸,此刻正面对着自己。

  “你…你……”盖拓哪里想到,一个小孩居然能有这般战斗力?

  他们羯族引以为豪的战士,居然被一个小孩轻易的干掉了?

  船上,即将靠岸的铭天看着这一幕,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莫忘的力气是很大,这个小鬼年纪轻轻就拥有安落级别的力量。

  但万万没想到,暴怒之下的莫忘力量居然大到这种程度,恐怕安落都没有他那么变态的力量吧?

  这小孩究竟何方神圣?这还是人类的小孩吗?

  盖拓怕了。

  杀了盖穹,莫忘杀意丝毫没有削弱,缓慢而又沉重的步伐迈着,每一步都仿佛是宣告死亡的钟声。

  “你…你别过来。”

  盖拓一个精壮的羯族,居然在一个小孩面前发抖了。

  “羯~族~”

  像厉鬼的嘶吼,莫忘的眼角都炸裂了:“还血债的时候到了!!”

  言罢,盖拓就看到那孩子恐怖的脸庞无限靠近。

  扬州荒野,响彻了盖拓的惨叫声。

  而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反抗组织门口。

  两个混沌撕裂者的成员正在闲来无事,坐在茶亭里喝茶聊天打屁,安分的执行着封锁反抗组织的任务。

  突然,他们看到,反抗组织,那个名为天下第一染的染坊里,几个壮汉血淋淋的冲了出来。

  噗通噗通的几声,刚出门,这几个壮汉救跌倒在地,朝着那两个混沌撕裂者哀求般的伸出了手。

  “救……救命!!”为首伤势较轻的壮汉,勉强喊出那两个字后,晕了过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