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我的系统有点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湖鸟之说

我的系统有点神 度陌临 3137 2019.06.22 22:37

  江鸿不管台下如何,目光桀骜,继续说道。

  “白,弱冠之年,提剑出蜀川,向阳东行。一路上降妖伏魔,放歌纵酒好不痛快。”

  “今日应文会主办方之邀,特此清身去垢,焚香洗手,前来赴会。”

  “飞仙楼前,感自身之渺小,但人力可期。登斯楼也,观江南河之巍巍,叹天地之无穷。”

  “端午佳节,高朋会至,饮酒论诗,有兰亭遗风。”

  “承蒙众人看得起白,请白作今日文会的亚诗,李白应众之请,顿时豪气冲顶,写下这首《江南吟》,欲此交友各位并提升此次文会的氛围。”

  “可惜啊,可惜!”

  江鸿摇了摇头,右手锤打胸口,用一种叹息地语气说道。

  “白黄口之时,随父迁徙昌隆,路经一湖,见一怪状也。”

  “在湖的西方有一鸟,曰昼羽,身翼洁白,头升红冠,鸣音清脆,以湖中鱼虾为食,十分美丽。而在湖的东方有另外一种鸟,曰负恶,此鸟通体乌黑,鸟喙扁直,眼低而腿短,叫声如鬼,以湖边腐肉为食。”

  “某天,湖西之鸟得知湖东有鲜鱼,欣然前往。这时,以腐肉为食的湖东之鸟见昼羽圣洁若神,妒恶丛生,驱动湖东的其他鸟类去排斥它。”

  “湖西之鸟心生悲意,回归湖西。湖东之鸟趾高气扬吞腐肉以为珍馐,立足遗石之上笑三方众鸟。从此,湖南湖北湖西之鸟不再游于湖东,湖东多昧鸟,其中腐鸟称霸,自以为称霸于湖,为王鸟,成天洋洋得意,目空一切。殊不知自身丑陋,眼界困于湖东了!”

  江鸿看向一旁的柳子川,他的脸色铁青,显然是明白了江鸿口中的“腐鸟”说的就是他,台下众人也是脸色铁青,他们是江鸿口中的“昧鸟”,包括台上的几位也是脸色不佳,江鸿一口一口“湖东”的打在他们脸上让他们也很羞恼。

  江鸿知道自己嘲讽的差不多了,也就留点面子给这些人。

  “白所作的《江南吟》,其中立意立的是李白自己的意,抒发的是李白自己的情。李白乃修仙之人,功名富贵乃云烟过往,酒与剑与大自在才是白所向往。寻常之人避免不了对功名利禄的追逐,就像李白避免不了对酒的热爱,若是白放弃了对酒对剑对大自在的追求,那么江南河的水恐怕就真会像西北流了。”

  江鸿也不管众人,将腰间的酒壶取下,将其内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漏出的酒水顺着脖颈浸湿了江鸿的领口。

  天下一时间悄然无声。

  江鸿将酒壶递向周围一人,意思是让他给壶内打满美酒,那人懵懵乎乎的接过打酒去了。

  “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诸位眼界应当如这滚滚的江南河,宽阔辽远,而不是因为一首诗而困于高楼,而困于纸上。”

  “诸位!”

  “可否接纳白这位仗剑湖海之人?”

  这一刻,江鸿将他筑基初期的修为散发到了极致冲击这现场的所有人,尤其是旁边的柳子川。

  ……

  众宾醒悟。

  “白,少年英雄也!”

  “是我等见识短浅,误会了李少侠的诗句意思,在下抱歉!”

  “诗成重百斤,宝光三丈,怎可是寓意消极之语。柳家儿郎当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瞎眼了!”

  “对啊,柳子川你赶快给李白先生道歉吧,不然这件事传出去对我们整个扬州城文人界都会有影响!”

  “扬州城不是白先生口中的湖之东,不会嫉贤妒才,对于天下英豪,我们扬州城向来都是欢迎之至大度接纳的!”

  “柳子川,下来吧,扬州城的脸被你给丢尽了。”

  “柳子说得对,他当真不如李双绝。”

  “柳子川?啥玩意,一个写咏物诗还要靠家族成名的伪才子!”

  “莫要窥一斑而见全豹,柳子川代表不了扬州城文人!”

  “……”

  柳子川眉心发黑,喉咙咏出一口鲜血,被他强行吞了回去。不然被骂得吐血三尺的话他柳子川可真是文名丧尽。

  柳子川向文会的主办方抱拳,称其昨晚偶遇风寒,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主办方也应允了他的这个请求,偶遇风寒?身体不适?都修仙了还会这样?都知道啥回事,看破不说破,不然柳家闹起来还真有点麻烦。

  江鸿见再也没有喷子骂他了,顿时心情良好。

  ……

  这时,台下人群中走出一人,是个女子。

  此女子头上朝云近香髻斜插两支镂空宝钗,耳佩玉环,眉心一点朱砂,身着琉璃紫金裙,足穿祥云宝锦履。

  “小女子紫轩阁萧月,见李公子笔落成诗,诗重百斤,宝光三丈,实在是心生佩服。刚才的湖鸟一说更是让这些自以为是的臭男人们哑口无言,小女子自罚三杯,为此次文会上扬州之人对公子招待上言语上的不公而道歉。”

  说罢便见一旁的侍女取出酒杯酒壶,萧月连饮三杯,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个女的有想法啊!

  趁此机会出头?

  一个代表扬州之人道歉的女子?

  虽然没有看不起青楼女子的意思,但是他知道这名叫萧月的青楼女子日后在扬州的名气会水涨船高。

  文会不继续了?

  怎么没人找我下台呢?

  都纷纷道歉罚酒了?

  ……

  后面是李老继续主持此次文会,之后又出现了几首端午诗,但都没有宋老友人第一首诗《端午》那样情真意切,也没有李白的那首《江南吟》气势豪放,其他诗篇不过云云了。

  《江南吟》没有争议的成为了此次端午文会的诗魁,江鸿也将会得到主办方承诺的诗魁礼。

  接下来便是端午文会的午宴了。

  午宴上,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这时,有人提议众人写出一首饮酒诗,以用来活跃本次文会气氛,此提议一出便获得众人认同。

  “不知哪位阁下可献丑作出一篇饮酒诗?”

  “饮酒不吟诗的话,宴会便少了几分兴致。”

  “李诗魁也是好酒之人,不如让李诗魁现作一首?”

  “李诗魁”是在江鸿夺得此次文会诗魁后,众多文人所取的名。

  “对啊,李诗魁可是嗜酒如命之人!”

  一桌上的江鸿,简直无语,特么的,尽给我找事,古代就不能好好的吃个饭吗?

  就刚才,就有不知道多少个人来给他敬酒了,他喝酒都喝傻了,他发誓他长大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

  至于为什么不醉,江鸿望天。

  这是李白的天赋啊!

  【天赋】——【千杯不醉】

  既然成为李白,就要做好千杯不倒的准备。

  又要作诗?

  其实江鸿现在推脱也是可以的,一天之内能作出一首《江南吟》这样的佳作已经十分消耗心神了,众人并不认为江鸿还可以作出惊人的诗篇。

  他们这么一说也不是故意为难江鸿,而是为了承江鸿这个端午诗魁一个面子。谁不知道江鸿现在风头最盛,若是现在又有一个人写出一首好诗来,岂不是让人认为江鸿这个诗魁是别人让出来的。

  但江鸿不知道这个潜规则,他认为这些人就是存心的嫉妒他李白的才华。

  想看我江鸿的笑话?

  我想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有外挂辅助和BUG加成!

  这时,江鸿举起酒杯。

  那个提议让江鸿作诗的食客有点懵圈,敢情您还真作一首啊?

  众人见此,连忙举杯叫喝。

  “请李诗魁诗!”

  江鸿站立起来,假装摇摇晃晃疑似有些醉意。

  他慢慢地向空旷的地方走去。

  “白游历天下时听闻江南之地产名酒,绵甜甘冽,幽柔绵长,空杯留香不散,爽适而久馨。

  不像我蜀地的酒,浓馨艳郁,嗅之芳香扑鼻,饮之满口生香。

  也不像西北的酒,顽劲刚烈,辛辣刺侯,所饮之人豪情四起,杀意雄雄。是战场之酒,是杀敌之酒。”

  江鸿慢慢地说道,边说还边喝酒,喝完就自然的从身边的酒桌上握住一盏酒壶,自酌自饮。

  “白好酒,就像爱自己的生命一般,身上所需银两皆用来换取酒喝。宁愿天地为被露宿荒野,也不可一日无酒。

  同福客栈的老板也是爱酒之人,与吾是同道中人。白经常去客栈厚颜讨酒喝,老板幼儿习剑法,白见状教之,主人投白以桃,白当报之以李。”

  “不久之前,白还认为诸位只是胸无点墨、趋炎附势之人,但是,一切只是一场误会,这场酒会上,诸君都是喝酒的汉子,都是爱酒的同道,都是我大唐的好子民。本次宴会,有感而发,既然大家都希望白赋诗一首,那白则顺水推舟,献丑一番。”

  江鸿走到中央,环顾四周,喝问。

  “可摆字桌?”

  只见隔桌宾客站起,一人将桌上宴菜尽当除去,将其摆到江鸿身前。

  “此桌可用!”

  “可备笔墨?”

  主办方立马派人摆上笔墨。

  “何人可为白磨墨?”

  “小女子愿意为公子磨墨!”

  紫轩阁萧月从宴席中款款走向江鸿,眼眸带笑,微微施礼后便开始磨起墨来。

  红袖添香!

  江鸿杯中倒满美酒,高举。

  “何人可与李白共饮此杯?”

  “我!!!”

  “在下扬州风子兴,愿与太白兄共饮此杯!”

  “本人黄天冲,家父乃扬州司马,敬白兄一杯。”

  “说得好,这才是我大唐的子民!”

  “此杯过后,白兄之前对扬州文人的蔑视之词,我不再追究!”

  “与白兄冰释前嫌,共享大唐盛世!”

  “……”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