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终极隐秘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194 2019.10.22 11:46

  是的,箱子上站的是一名青袍女道人。

  女道人一头华发如雪,手持着一柄拂尘,有些消瘦,站在那里,宛若一只翩然而至的仙鹤。

  窝在草丛中,顾云栖看不清对方的具体面貌,缘于对方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

  但是他知道对方年岁已经不小,不仅是因为对方的身手,还因为船边的两女一男已经低头叫她“师叔。”。

  一个不小心,就有两个同门灰飞烟灭,这些青衣人都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那雪发女道姑拂动了一下拂尘,说道:“归墟这种地方,就算是我死了都是寻常之事,你们虽然是门中精锐,但到了这里,就要明白生命的脆弱,这就是探究终极隐秘的代价。你们两个一起,把箱子送上去。”

  她说话的语气和她的脸一样,仿佛带着一层迷雾,迷离且又冰冷,仿佛刚刚死掉的那两个门人不过是路边被踩死的蚂蚁,不值得一提。

  顾云栖后背全是冷汗,因为他知道,一旦被这种人发现他们在窥视的话,肯定会死得极惨。

  那口鲜艳的箱子很快被送上了大船。

  紧接着,离奇的画面出现了。

  大船船首响起了一阵仿佛婴儿般的尖锐啼哭声响,然后一张硕大无比的脸庞从船首表面浮了出来。

  这张脸近乎占据了船首全部面积,呈灰白色,脸上布满了黑红相见的符文。

  它的眼睛像是被生生挖了下来,只剩下了两个漆黑的空洞,看起来就像是没底的井口,很是恐怖。

  只看了这庞然大物一眼,顾云栖就近乎无法呼吸。

  缘于这张脸带着格外古老的气息,仿佛受尽了岁月的侵染,连四周的树林都跟着苍老了不少。

  就在这时,一名青衣男子突然看向了这一人一猫藏身的所在。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背上的剑已经到了手上,散发出了森寒的冷光。

  同样的,顾云栖右手也按在了剑柄上,手心冒汗。

  这些人绝对是“外乡人”,而且手段了得,完全不知深浅,所以他已经在盘算如何装腔作势,或者直接开溜了。

  大意了,没想到躲得这么隐蔽都能被发现。

  随着对方不断靠近,他已经能看见对方青色长袍上绣着的图案。

  那是三只仙鹤,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环状。

  “喵!”

  眼看青衣人逼近,雪灵从草丛中钻了出来。

  那个青衣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道:“原来是只猫。”

  片刻之后,一个青衣女子赶了过来,说道:“罗师弟,上船了。这里不比外面,我们的境界都被压制了,千万不要节外生枝,你知道这次我们不明不白死了多少人。”

  这青衣人脸上浮现了一抹狠劲,不过很快笑了起来,笑得很温和,说道:“师姐说得是,我这就上船。”

  看着两个青衣人离开的身影,顾云栖长长松了口气,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要不是雪灵机灵,他恐怕已经暴露了。

  当所有的青衣人上了船后,那大船的白帆连着船身上就长出了无数细长的毛发。

  这些毛发和那张巨脸一样,呈灰白色,像是裹过石灰一般,一簇一簇的。

  紧接着,那种古怪的哭声又出现了。

  在顾云栖耳中,这声音仿佛无数婴儿和妇人的哭泣声被扭到了一起,说不出的别扭难听。

  与之同时,那张巨脸上的符文如火般燃烧起来,以至于巨脸上布满了痛苦的情绪。

  然后,整艘大船移动起来,往上一斜,贴着树梢滑行了出去。

  从高空俯瞰,这片无穷无尽的森林就像是海,而这艘大船就在这“碧海”上航行起来。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顾云栖只能用“震撼”两字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这世界果然有外面,这世界居然有这种古怪的大船。

  那条诡异的船消失了近两柱香时间后,顾云栖才从草丛中爬了起来。

  雪灵站在不远处,兴师问罪道:“喵,顾小栖,我就说你作死吧!哼哼,这次该怎么感谢本小姐?”

  顾云栖思索了一下,说道:“十条红烧鱼。”

  “二十条。”

  “十二条,不能再多了。”

  “十五条!”

  “成交!”

  片刻之后,雪灵才反应过来,叫嚣道:“顾小栖,你的一条命原来就值十五条红烧鱼啊?”

  顾云栖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我这人命贱。”

  反复确认没人后,这一人一猫才溜到了刚刚大船停靠的地方。

  然后他们发现,这空地除了刚刚那箱子砸出的坑洞以及一些脚印外,并没有其余的线索留下。

  让这一人一猫诧异的是,之前那些深深的脚印居然消失了。

  是的,消失了。

  发现这一点后,雪灵浑身毛发都竖立了起来,有些惊恐道:“顾小栖,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总感觉这山是活的。”

  听到这个说法后,顾云栖全身汗毛也跟着竖立了起来。

  那消失的脚印像不像一个活物在愈合伤口?

  特别是看到那个被箱子砸出的坑洞在当着他们的面不断收缩后,这种感觉就变得越发强烈。

  于是乎,这一人一猫决定马上离开。

  他们必须尽快回到镇子,中途要是再出现一点变故,耽误了时间的话,那他们估计得交待在这里。

  他们可没有那种古怪的大船,这里的天黑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承受的存在。

  返回的路上,这一人一猫都有些急,万幸的是,一切顺利。

  当他们风急火燎回到家时,不过下午时分,离黄昏还有不少时间。

  只不过今天的经历实在是有些丰富,以至于他们觉得这半天时间有些漫长。

  人就是这样,对于时间的感知是由对世界的新鲜程度决定的。

  小时候觉得一天很长,那是对世界还不够熟悉,世界很新鲜,长大后,平凡的一天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溜走了,都是因为重复。

  顾云栖坐在屋里,决定好好理一理今天的线索。

  他首先画出了那青衣人衣衫上的图案,三只首尾相连成环装的仙鹤。

  紧接着,他又写下了“归墟”两字。

  他从那个银发道姑口中听到了这两个字。

  原来这里叫做“归墟”?

  他不知道这两个字该不该这么写,但是至少发音是这样的。

  那群青衣人是为了那诡秘森林中的某样东西而来,而那东西极有可能就装在箱子里。

  想到那两个转瞬就被蒸发掉的青衣人,他不由得对那箱子里的事物生出了巨大的恐惧感。

  这地方是实在有太多的秘密,而且这些秘密一定很惊人,以至于那个银发女道人称其为“终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