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练气初识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140 2019.10.10 11:53

  虽然抱怨这本《狂道天魔》有些吓人,但是顾灵笼还是没有摆脱真香定律,用了一晚上就看完了。

  如果算上前晚找顾云栖,她已经两晚没好好睡过觉了。

  即便是武修,她也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可是今天剑院还有功课要完成,于是大清早吃了早饭后,她就启程回剑院了,连招呼也没给睡懒觉的二哥打。

  事实上,顾云栖还早她一步出门。

  在天刚蒙蒙亮,晨雾还在弥漫的时候,顾云栖已经来到了王玄铁家门前,扔进去了一片约定好的厚树叶。

  半盏茶的功夫后,王玄铁从门内探了颗脑袋出来,疑惑道:“今天这么早?”

  顾云栖说道:“今天得多来一百下。”

  “得加钱。”王玄铁一副掉进钱眼样子。

  顾云栖想着今天就可以练气了,哪里还管钱不钱的问题,说道:“赶紧,今天可是你最后一单生意了,明天我就不来了。”

  王玄铁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突然有些悲伤道:“你就不需要我了?”

  顾云栖有些惊恐道:“玄铁,你再怎么说也是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能不能别摆出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我瘆得慌。”

  王玄铁没有搭话,往外走去,走了几步后,还是叹息道:“老实说,明天你要是不来了,我可能还真有点不适应。”

  面对这最后一次举高高,王玄铁有些悲伤,因为没钱赚了,顾云栖则很兴奋,因为他离解锁练气越来越近了。

  今天,就在今天!

  顾云栖今天举得很卖力,频率也比往常快了不少,一炷香时间不到,就完成了两百下。

  清晨无人的巷弄里,一个铁塔一般的汉子被一个看起来挺斯文的少年举着高高,汉子斜45度看着天空,神情迷茫忧伤,而那少年则一脸狂热,仿佛要到达某个不可言说的境地。

  “三百九十三,三百九十四......三百九十九,四百!”

  当这最后一下举到最高处时,顾云栖突然愣在了那里。

  晨光刚好跃过小巷的院墙,投射在王玄铁的脸上,让他的脑袋看起来就像是金子铸的一般。

  这一刻,顾云栖这手举王玄铁的模样,还真有一种手捧大力神杯的感觉。

  天翻地覆的变化正在他体内悄然生成。

  [完成对一百八十斤以上的人类举高高10000次,完成成就‘练气初识’

  成就奖励:气感渐生,滋养身躯]

  那颗‘练气初识’的星辰在一瞬间被点亮,顾云栖只觉得一股暖流从丹田涌出,在体内循环起来,滋润着他的五脏六腑,筋骨肌肉,很是舒服。

  本来已经举得气喘吁吁的他疲惫感一扫而空,只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气息绵长。

  很快的,静止的画面再次动了起来,顾云栖再次对王玄铁举起了高高,速度极快。

  一时间,王玄铁只觉得眼前的画面都有些模糊了,身体上举下沉的瞬间,头发都根根竖立。

  他不由得有些恐慌道:“顾云栖,你今天吃错药了?这么猛!”

  顾云栖没有搭话,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中。

  王玄铁有些慌了,说道:“这超过多少下了,得加钱!”

  顾云栖大气不喘一口,多举了一百多下,听见“得加钱!”三个字后,如梦初醒,手一滑,对方那铁塔一般的身体就唰的一声往上飞去,跃过了院墙,落了下去。

  一声哎呦声在墙的另一面响起,顾云栖身体不由得一抖。

  很快的,墙那边就响起了一声中年妇人的吼声——“王玄铁,你这兔崽子偷偷来我家干嘛?我家闺女都嫁人了,你还不死心?”

  紧接着,就是王玄铁的声音颤抖着响起——“李大娘,这真的只是个意外。”

  “意外?”

  “我走错门了!”

  “看见你翻墙你还撒谎,看老娘今天不收拾死你这兔崽子!”

  李大娘的声音很是尖锐刺耳,听得人毛骨悚然。

  很快的,墙壁上沿就露出了王玄铁的脸。

  他挣扎着想要翻出来,却一直没有成功。

  照理说他一直在习武,不应该这么笨重,很快的,一墙之隔的那句“还想跑!”证明了不是他笨重,而是他被李大娘拉住了。

  紧接着,就是一阵闷哼声响起,王玄铁黝黑的脸在一瞬间胀红了。

  他看着顾云栖,脸上是一副苦闷至极的表情,眼神可怜至极。

  几个回合后,王玄铁终于挣脱了束缚,从墙那头翻了过来,咚的一声落在地上。

  他抬头看着顾云栖,咬着牙吐出了“记得加钱!”这几个字后,捂着屁股蹒跚站了起来,跑了......

  顾云栖看得很清楚,他的裤子连着屁股都被抓破了。

  哎,这地方的女人貌似都凶得很?

  感受到自己体内渐生的气感,顾云栖很是兴奋,眼中再次被狂喜的情绪所覆盖。

  成了!

  “我们背对背洗jio,洗完jio敷张面膜,感情的喜乐,不如大宝剑的快乐......”

  顾云栖开心得哼着歌,出了巷子,只觉得今天阳光明媚。

  ......

  吃过了午饭,顾云栖看着自家那匹曾经差点把自己踢飞的马,若有所思。

  马是白马,既不太瘦也不太壮,只是有些脏。

  于是乎,顾云栖想试着完成之前没完成的夙愿,将这匹马扛在肩上洗澡。

  “练气初识”之后,他最直观的变化就是体力好了,力气也变大了不少。

  家里石桌之类的重物,他以往想都不敢想,如今都能轻松举起了,所以此刻他才将目标放在了这匹马身上。

  顾云栖牵着马出了门,来到了镇子边缘的一条沟渠旁。

  这沟渠约莫两人宽,引的是山泉水,很是清澈。

  只是沟渠有一个向下的阶梯,他家的马很是讨厌走这阶梯,所以每次洗澡时都很费劲。

  这种工作以往都是交给妹妹顾灵笼的,不过最近她在剑院有些忙,所以这白马才这么脏。

  发现这马又不想下水后,顾云栖微微吐出一口气,不断循环的那口真气变得越发明显。

  紧接着,他双手猛然发力,然后整只马都被他举了起来,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嘶鸣。

  白马四肢对着天空乱蹬着,神色惶恐,有些弄不清状况。

  顾云栖也有些懵,他本以为举马会是一个缓缓的过程,结果没想到一下子就举起来了。

  这时,他虽然觉得双臂有些沉,但清楚自己仍有余力。

  于是他举着自家的马,缓步赴清渠。

  肩头那张长长的马脸上,是一副吓呆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