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最重要的事 (二合一)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5297 2019.11.15 11:52

  听见那婢女的话后,顾云栖将那叠纸扔进了箱子里,然后一脚将箱子踢回了床下,往屋外冲去。

  鱼泉剑院的马厩里,顾云栖看都没看自家白马一眼,指着那匹最为高大的烈焰驹说道:“我要它了。”

  这是剑院出现死马事件之后,剩下的最后两匹烈焰驹之一。

  管马的少女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焦急道:“不行,不行,这不是普通弟子能骑的马。”

  顾云栖已经打开了马厩的门,说道:“我哥顾寒石征用了。”

  那少女见状,都要哭出来,说道:“这是承剑堂墨堂主的爱驹,顾长老也不能骑。”

  顾云栖笑了笑,道:“就当借了。”

  说着,就将身上仅有的八百两银票全部塞给了少女,吓了少女一跳。

  这时,那烈焰驹面露凶状,浑身的腱子肉已经绷紧。

  这种马不仅耐力和速度是极品,性格也是烈得很,发现不是自己主人后,已经准备给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个教训。

  血的教训!

  顾家的小白马在旁边一脸懵逼嚼着干草,仿佛在对这大肥马说:“大兄弟,别冲动啊。”

  顾云栖眼看这马不服自己,牵着缰绳,眼神阴冷道:“怎么,墨堂主骑得你,老子骑不得?信不信我宰了你。”

  他面无表情,却比所有表情都可怕。

  一个呼吸后,烈焰驹露出了一个惶恐的表情,乖巧蹲了下来,一副任由顾云栖骑的模样。

  因为刚刚那一刻,顾云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杀气实在是太过吓人,让它仿佛置身在人头堆里一般。

  其实顾云栖杀人不算多,只是之前那段时间为了刷成就太过密集,不知不觉养起了一股杀气。

  马这种动物,对杀气这类的感知要比人敏锐得多,所以怂得很快。

  于是很快的,顾云栖骑着这片烈马冲了出去,留下那少女握着银票在风中凌乱。

  她只想对方能快点把这马还回来,因为这马表面是墨堂主的,实际上院长李长寿骑得更多些。

  不管是墨堂主,还是院长李长寿,她想起他们阴沉着脸的模样,都吓得要死。

  烈焰驹鬃毛如火,跑起来就是流火,它飞速穿过了鱼泉城,很是惹眼。

  再次踏上回家的道路,马蹄如疾风,顾云栖却再也没有任何春风得意之感。

  不仅因为垂柳的叶子已经枯黄,风也不再温柔,还因为他心急如焚。

  记得上一次三兄妹一起回家时,还让大哥将小白扛在肩头一起赛跑,那时候风也凛冽,但却是春风得意。

  “春风得意”这个词语,春风从来都不是主角。

  马蹄带出的哒哒声干净有力,四周的景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模糊,顾云栖阴沉着脸,不断用腿挤压着马身,让其不断加速。

  很快的,天地间只有看到一条扬起的尘龙,到了后面,连尘龙都消失了。

  ......

  即便是万中选一的良驹,这般高速奔驰下,已然有种身体被抽空的感觉。

  但是烈焰驹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它根本不敢慢,怕一慢就会被对方宰了。

  当它冲进云霞镇时,双腿已经发软,而到达顾家大门前时,已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直抽抽。

  院墙外,同样有另外一匹黑色骏马停在外面。

  大哥果然回来了?

  顾云栖拍了拍马脑袋,立马转身向院门所在跑去。

  吱呀一声,院门没有上锁,一下就被推开来。

  这时,院落内突然响起了一道闷响声,然后剧烈的狗吠声和顾老爹慌张的吼叫声接连响起。

  顾云栖冲了过去,然后很快放缓了脚步,停了下来。

  前方,那个高大的身影也停下了脚步。

  顾寒石背着剑,一柄剑锋看起来犹若鲨齿的剑,很厚。

  这是顾云栖第一次看见大哥带剑,没想到这剑是这种古怪造型。

  顾灵笼持剑倒在院落里,嘴巴溢血,旁边是焦急的父母和小梨,以及一脸惊恐又故意装出很凶样子的小黄。

  顾灵笼身后,那根柱子碎裂开来,看起来像是扭曲的麻花一般,顾云栖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顾灵笼哇的喷出一口血,用剑杵着身体再次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咬牙将父母护在身后。

  她早就对大哥心有戒备,发现对方今天不声不响回来,还背着武器后,立马谨慎起来。

  谁能想到,自家大哥真的向她出手了,只一剑对砍,她就被震成了内伤。

  顾老爹看见自家小儿子回来后,立马惶恐道:“老二你小心,你大哥发疯了。”

  看见家里人都没大事后,顾云栖松了口气,冷冷道:“大哥不是发疯,是失心疯,大哥,你说我说得对吗?”

  顾寒石扭过头来,一脸冷漠,说道:“没想到你也赶了回来,一家人确实该整整齐齐的。”

  顾云栖抽出了背后的逆鳞剑,说道:“灵笼,你先带爹娘小梨走。”

  顾灵笼捂着心口,神色痛苦道:“可是,二哥......”

  顾云栖道:“不用管,这是我们两兄弟之间的事情。”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左袖一撩,啪啪啪啪射出五发子弹。

  顾寒石右手一晃,那柄很厚的鲨齿刃化作了一道银屏横在身前,火星飞溅。

  四颗子弹滚落在地,剩下一颗击中了他肩头,带出了一点血水。

  是的,一点血水,比顾云栖想象中要少不少。

  只见顾寒石右肩肌肉一鼓动,一颗漆黑的桦木子弹就被挤压了出来,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他看着顾云栖,扭动了一下脖子,说道:“有点意思。”

  一时间,气氛凝固到了极点,连风都静止了。

  顾灵笼忍着剧痛带着父母往后退去,院落一下子就只剩下了这两兄弟。

  阴沉的天气下,是两兄弟阴沉的脸。

  下一瞬间,两声急促的靴底踩地的声音响起,顾云栖和顾寒石几乎同一时间冲了出去。

  嘭的一声炸响,两道剑光一个下斩,一个上撩,撞在了一起。

  顾寒石连退三步,站定。

  顾云栖身体如炮弹般飞出了十来步距离,右脚猛然踩在了墙根处,踩裂了墙壁才堪堪站定。

  这一交手,双方力量上谁强谁弱,答案不言而喻。

  看见顾云栖居然完好无损后,顾寒石提着鲨齿厚剑晃了晃,露出了一个淡漠的笑容,说道:“我的弟弟,你还真是让人意外,居然比我想象中还要强上一些。”

  顾云栖也笑了笑,说道:“彼此彼此。大哥如果愿意回头,我说不定会饶你一命。”

  顾寒石眉头渐渐垂了下来,眼神中多了一抹伤感的情绪,说道:“没有回头路了,我这种人是没有回头路的。”

  下一刹那,青石板地面上出现了两个清晰的脚印,他的身体再次如炮弹般冲了过来。

  顾云栖眉头一皱,翻身一跃,上了墙头。

  轰的一声,他刚刚所站位置身后的墙壁轰然崩裂,碎石飞溅。

  顾寒石一剑刚刚斩下,转眼往上一撩,又是一道狂暴的碎裂声响起。

  顾云栖一个空翻,再次站定。

  而他刚刚所站位置的墙头裂开了一道巨大口子,如怪物外翻的嘴巴。

  下一瞬间,他在墙头上灵动一滚,又是一道可怕的剑痕顺着墙壁撕裂而来。

  “跑个屁啊!”

  随着顾寒石一声怒吼,整面院墙崩裂开来,然后飞速崩塌,石尘翻滚。

  顾云栖失去了落脚点,轻灵往下跃去,迎面而来的烟尘像是要把他淹没。

  嗡的一声,一道暗沉的剑光穿过烟尘横扫而来,快若闪电。

  顾云栖落地的瞬间,全身真气凝结如网。

  嘭的一声炸响,宛若很多桶火药被同时点燃了一般,鲨齿剑和逆鳞剑撞在了一起,四周的尘土仿佛惧怕两人的存在,纷纷远离。

  顾云栖咬着牙,死死抵着这斩来的一剑,发现逆鳞剑的剑锋上已经出现了裂口。

  他猛然抬起左手,啪啪又是两枪。

  顾寒石反应极快,脑袋往旁边一偏,其中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带出了一条飞洒的血液。

  顾云栖还来不及开第三枪,只听见一阵雷音炸响声响起,一股大力迎面袭来,他双腿顿时脱离了地面。

  嘭!嘭!嘭!嘭!嘭!

  五根回廊的柱子轰然碎裂,其中还有两根石柱,半边回廊直接倒塌,碎瓦落了一地。

  那可怕的撞击还没有停止,直至咚的一声闷响,另一面石墙上出现了一个坑洞,墙面如蛛网般碎裂开来才停止。

  顾云栖就嵌在这坑洞里,满身尘土,脸上两道溢血的划痕不算太深,还是倚靠了“钢铁脸皮侠”成就的减伤效果。

  他的剑被那些鲨齿牢牢咬住了,他整个人也被死死抵在里面。

  一股腥甜的味道一下子涌上喉头,顾云栖啪的喷出一口鲜血,溅射在自家大哥脸上。

  双方脸上都挂了彩,双方手中的剑还在角力,从那墙壁上不断抖落的烟尘就可以看出。

  顾云栖体内凝固的气网还没散,他就还没有输。

  剑锋与剑锋在摩擦胶着,火花飞溅。

  顾寒石看着顾云栖染血的脸,冷笑道:“我的蠢弟弟啊,你不是一直对外面的那些东西感兴趣吗?你难道就不想走得远一点,永远离开这个像是囚笼的世界?”

  顾云栖神情痛苦,但却露出了一抹笑意,说道:“谁说我没有兴趣,只是我不会被某些东西蛊惑得干杀全家的蠢事。”

  顾寒石身上的雷音轰响急促了一点,压得顾云栖身体陷落得更深了些,他看着眼前这个亲弟弟,说道:“你错了,我不是被蛊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曾有一个好朋友,和我差不多强,想要走得更远,结果某一天突然就消失了。

  不是那种死掉在某个地方的消失,而是所有人都忘记了他的存在。”

  听到这里,顾云栖心念一动,真气不再如之前那般凝固,顾寒石咧嘴一笑,继续加力,嘭的一声,整面最为厚实的墙壁被彻底压穿,连着后面的磨盘墩子都飞了出去。

  顾云栖神情不禁变得更加痛苦。

  “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一切痕迹都被抹掉了,明明出发前才和我们一起吃过饭,我们还为他践过行,但是转眼间,所有人都把他忘记了,包括我。

  要不是他给过我一本需要用朱砂写字的黄叶书,恐怕我也不会记得他的存在,所以我就想去看看啊,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这样消失了。你说,这个操蛋的世界有不有趣啊?”顾寒石说着这些话,神情变得更加疯狂。

  “所以,吾弟,对不起,你只能去死了!”

  “不用!”

  就在顾寒石即将发动杀招的刹那,顾云栖低头从胸口衔出了一张黄纸,然后往前一吐。

  “敕!”

  啪的一声脆响,水符炸裂开来,顾寒石本能往后一闪,顾云栖的身形顿时拖出了数道残影,往旁边冲去。

  鲨齿厚剑慢了半拍,与他擦身而过,咚的一声插入了墙壁中,如切豆腐一般。

  在使出“天隙流光”窜出的同时,顾云栖反手甩出一剑,剑弧呼啸,直切顾寒石后颈。

  铛的一声炸响,鲨齿剑如长着眼睛般飞速回护,将逆鳞剑径直荡开。

  而这个时候,顾云栖已经甩出了五道水符。

  “敕啦!”

  黏稠的符水炸裂开来,直扑顾寒石面门。

  顾寒石嘿嘿一笑,叫了声“还给你!”,左手袖子一甩,那些符水顿时如小箭般反射了出去。

  顾云栖见状,不退反进,黏稠的符水拍在他脸上,刺痛无比,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咬牙射出了最后五发子弹。

  啪!啪!啪!啪!啪!

  五发子弹角度都很刁钻,但是顾寒石却很冷静,除了荡开眼部附近的两颗子弹外,身体肌肉一鼓,硬受了其余三枪。

  与之同时,顾云栖身体再次化作了一道流光,带着逆鳞剑刺了过来。

  顾寒石腹部与腿部中枪,反应速度受到了一点影响,而自家弟弟速度的突然爆发,刚好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逆鳞剑如闪电一般袭来,他提剑准备一挡,可这那闪电般的一剑突然跟着顾云栖一个转向,转眼来到了他背部。

  他正准备回身格挡,而迎接他的却不是剑,而是一张水符。

  啪的一声,水符炸裂的瞬间,顾云栖身形在动,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也就是顾寒石的身前,然后一剑猛然刺出。

  这样的变化实在是很突兀,佯装进攻、快速转向,看似要发动背刺,转眼又回到了对方身前,将佯装的进攻直接变成了真正的进攻,可以说心机得让人防不胜防。

  这是顾云栖靠着催动“天隙流光”抓到的唯一机会,所以这一剑可以说是义无反顾!

  嗡的一声闷响,仿佛菜刀砧入肉体的声音,逆鳞剑精准刺入顾寒石的心脏,然后猛然往前一窜。

  “死吧!”

  哇的一声,顾寒石吐出一口鲜血,被贯穿了心脏的身体被钉在了回廊仅剩的一根柱子上。

  顾云栖站在那里,满脸是血,神色很是复杂。

  自家大哥的血滴落在自己脸上,眉头上,甚至滑落在他眼睛里,他都没有眨一下眼睛。

  他真的很想看清眼前这个人。

  那把可怕的鲨齿剑静静贴在了他的脖颈处,没有斩下来。

  可是他看得很清楚,那握剑的手依旧有力。

  顾寒石看着他,笑了笑,神情也变得温和起来,说道:“云栖,是你赢了。”

  嗡的一声,顾寒石右手一晃,那柄宽厚的鲨齿厚剑就嘭的一声扎入了旁边的地上。

  “这么多年了,我到现在才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

  这一瞬间,顾云栖眼眶已经红了,说道:“为什么?”

  啪的一声,顾寒石带血的手掌拍在了他肩头,说道:“只怪这世界太操蛋,只怪我们太贪心,我的弟弟,咳咳,你一定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一定。”

  说着,他的手就缓缓从顾云栖肩头滑落,眼瞳也开始涣散。

  最后,他挣扎着吐出了最后一句话——“有很多你想知道的事......都在李长寿那间石屋子里。”

  说完这话后,他就闭上了眼睛......

  顾云栖茫然站在那里,然后用手抹了抹发红的眼睛。

  几乎同一时间,丹田内第三颗星辰亮了起来。

  [触发成就:最重要的事

  完成条件:气随意转,最忌意气难平,完成最重要、最渴望、最念念不忘的三件事。

  1.诛灭赤火寨

  2.探索石屋子的秘密

  3.去到更远的世界。

  成就奖励:未知]

  顾云栖知道,这三件最重要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里面有他自己想做的,更有大哥念念不忘的。

  之后,阴沉的天气化作了一场淅沥沥的雨,淋湿了这个看似糟糕的世界,也淋湿了这两兄弟。

  最后,那屋前的葡萄架终于不堪重负,垮了下来。

  从此,葡萄架下的秉烛夜谈,可能再也没有这个人了。

  ......

  ......

举报

作者感言

剑飞春风上

剑飞春风上

自己写法是有问题,被喷得比较多,稍微提一点,大哥死得突兀,干脆,本来就不算正常情况,前面写过,他身体都长眼睛了,战斗从头到尾却没有妖魔化的特征出现过,所以,一切都可以......   我错了,立正挨打,以后没类似剧情了。   感谢离花葬1000点打赏,云翳啊500点打赏,清爽柠檬味气水、书友20190911010316680打赏

2019-11-15 11: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